第 159 章 皓月願當空·譚皎二十(1)

  ————譚皎視角————

  那天之後的一切記憶,於我而言,混亂匆忙。鄔遇終於再次昏倒在我懷裡,我眼睜睜看著馮嫣燒成一團火人,看著死去的陳如瑛面容恬靜,我也不知為什麼,一直在流淚,那感覺彷彿與鄔遇始終置身在荒野中。直至警察把我們拽離火場。

  等我再次醒來,已是一天一夜之後。我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病床上,外頭陽光很燦爛,壯魚坐在床邊打盹兒。

  「魚……」我開口,才發現嗓音像破碎的紗線。

  她猛地抬起頭,露出深而靜的笑,說:「總算醒了。放心,醫生說你只是皮外傷,只是精神受了強烈刺激,躺一天就能活蹦亂跳。」

  我說:「鄔遇呢?」

  壯魚靜了一下,說:「他的情況沒有那麼美妙。雖然他命大,兩刀沒有刺中要害,但是失血過多、救治太不及時……」

  我的心簡直要跌進谷底。

  「……搶救了幾十個小時,總算脫離了危險。」壯魚不緊不慢把話說完,「不過還昏迷著。」

  我心頭一塊大石卸下,掙紮著起身,壯魚一把攔住我:「喂,別給我演什麼狗血劇,躺好,醫生都還沒看過你呢。」她按下床頭呼喚鈴。

  我說:「有什麼看的?不是說我沒事嗎?我要去看看他。」

  壯魚堅持:「躺下,等醫生看完再說。」說話的空檔,護士已經來了,而後轉身去叫醫生,我只好勉強躺下。

  壯魚打量著我的神色,說:「不是說他不是你男人嗎?現在緊張成這個樣子?」

  我答:「現在是了。」

  壯魚吹了聲口哨:「你倆好了?患難見真情,乾柴燒烈火了?」旁邊的醫生和護士都忍著笑。

  我答:「還沒有。但是我以後想跟他結婚。」

  壯魚:「……」

  我說的是真心話,這就是我醒來後,真真切切所想的念頭。我從未如此強烈地想和一個人在一起,想跟他過一輩子,以後永遠在一起不分開。

  就是和他,鄔遇。

  我抬手擦掉眼淚。壯魚原本一臉震驚好笑,而後神色慢慢變了,她嘆了口氣,又搖搖頭:「媽呀……」

  但是,在扶我下床時,壯魚低聲在我耳邊說:「恭喜你,遇到了他。」

  我說:「嗯,你也加油。」

  壯魚的神色忽然有點不自然,嘀咕道:「我加個屁油,老娘年紀還小。」

  我:「……」

  站在重症病房的玻璃窗外,我看著鄔遇的容顏,覺得跟平時有點不一樣。他戴著氧氣面罩,還在輸血。身上也被包成了個粽子。可我卻覺得他的面容看起來比平日更清秀些,並不像個硬漢,而像我的大男孩。

  我很想找支筆在玻璃上寫幾句話,等他一醒來就能看到。但是醫生護士來來往往,只好打消這個念頭。我對護士說:「他一醒,你就要告訴我。謝謝了。」護士答應了,還笑著說:「你男朋友可真帥啊。」我笑笑說:「一般吧。」壯魚在旁邊冷笑。

  我確實感到自己還有些虛弱,在鄔遇病房外站了好一會兒,戀戀不捨磨磨蹭蹭地跟壯魚回了病房。

  「還是不告訴你爸媽?」壯魚問。

  我想了一會兒,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