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0 章 皓月願當空·譚皎二十(2)

  我……不知道自己在這個時間點還會呆多久,也許對於爸媽而言,只是一段模糊平靜毫無異樣的記憶,可於我而言,卻是清晰的分離。我不想成為他們記憶中的一道影子,我怕自己會大哭不止。既然我不想做這麼脆弱的女人,乾脆等一切都結束,回歸原位,再去尋找爸爸媽媽的懷抱吧。

  而且,我現在跟鄔遇這個不清不楚的關係,也不太好跟他們解釋。

  回到房間,卻發現有一個人已經在等我們了。

  沈時雁一身警服,坐在窗前的陽光裡,看到我們進來,目光有些說不清的動容。而後打招呼:「譚皎,周小姐。」

  我早料到他會來,而且聽壯魚剛才說,那晚接到「熱心市民」的報警電話後,是他力排眾議,認為不是惡作劇,堅持發兵到現場。才讓我和鄔遇、陳教授、唐瀾瀾等人第一時間得到救治和幫助。

  也聽說他老早就跟當地派出所打過招呼,密切留意陳家。但因為派出所駐所離陳家很遠,又瀕臨過年,等那些警察趕到時,已經來不及了。

  我躺回床上,說:「沈木頭,謝謝你了啊。」

  壯魚忽然淡道:「這外號不錯。」

  沈時雁臉上閃過窘色,說:「譚皎,不要亂叫。還有你,周小姐。」

  沈時雁又說:「譚皎,你現在身體還可以嗎?我諮詢過醫生,想請你接受筆錄。」

  我說:「沒問題。」

  沈時雁看一眼壯魚:「能不能請你先迴避?」

  我和壯魚幾乎同時開口。

  「我想讓她在這裡陪我。」

  「不行。萬一你們嚴刑逼供怎麼辦?」

  這就有點尷尬了,沈時雁扶了一下帽簷,話卻是對壯魚說的:「周曉漁,我們警方從來秉公執法,怎麼可能嚴刑逼供。」

  壯魚眼裡閃過某種光澤,沒說話。我心中卻有些感慨,因為隱約記得言遠案時,沈時雁給壯魚打電話時說過的話:「……周小姐,我們怎麼可能嚴刑逼供,我們警方秉公執法……」那時他的眼角,是否有一點笑意。

  可這兩人,卻已重新相遇,而一點也不自知。

  沈時雁開始詢問我,我把那晚的情況詳盡跟他說了一遍,只略去了發現那個紙箱和陳如瑛的異常。聽我講完後,他倆的表情也變得格外沉默。後來沈時雁起身說:「我去看看那位男士的情況。」頓了頓問:「那位男士是你的……」

  我答:「男朋友。」

  沈時雁點了一下頭,走了。

  他走後,我和壯魚反而陷入沉默。壯魚用手撥了一會兒身旁的窗簾,忽然看向我,神色淡淡剛要開口,我已先開口:「你是不是要問我,跟沈時雁徹底不可能了?我的答案是,絕對沒有半點可能。我現在身心都屬於修理工了。」

  壯魚的表情變得有點複雜。

  我從床上坐起,抬手摸摸她的頭說:「魚啊,因為你半年後,也問過我相同的話。所以,放心大膽地去吧。你知不知道,我那時候看到他接你的電話,儘管那時你們才認識兩天,可是他臉上的笑容,很不一樣。就和現在,他看你的眼神一樣。跟看別人不一樣。而且你也不小了,34D小個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