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2 章 皓月願當空·鄔遇二十(1)

  ————鄔遇視角————

  依然,是很重複很混亂的夢境。夾雜著灼燙、疼痛和汗水。朦朧我中睜開眼,看到病房和醫生。繼而陷入昏睡。

  我的深夢,彷彿一年來從未改變。

  不,它還是在改變。

  某個瞬間,我站在懸崖前,大風吹過,卻聽到有人在呼喚我的名字:阿遇,阿遇。

  從那一刻起,心忽然變得溫暖。那溫暖漸漸蔓延,像有光輝,穿透我的身體。

  阿遇,阿遇。她在我耳邊不斷輕輕地喊。

  皎皎。

  我於一片混沌中,找到了她的名字。

  「皎皎!」我一腳踏空,墜落懸崖,驚呼出她的名。

  ……

  悚然睜眼,發現這是一間昏暗的病房,光線正在往西墜落。譚皎連椅子都沒用,坐在床邊地上,一身纖弱的病號服。我的一隻手被她輕輕抓著,觸著她的臉。

  我的手慢慢用力,真正撫住她的臉。她渾身一顫,卻又不動了,抓著我的指尖。我感覺有濕意慢慢淌進掌心。

  「阿遇……」她撲進我懷裡。

  房間已徹底暗下來,她摟著我的脖子,將我的臉貼在她心口。我的手還是麻的,盡我所能抱著她。過了好一會兒,我倆都沒說話。

  然後她慢慢抬起頭,黑暗中離我很近。我甚至能感覺到她的氣息,與我唇齒相依。我用插著輸血管的那隻手,按住她的後腦。這房間裡,只有我和她短促的呼吸聲。我吻了下去。

  我們從未吻得如此激烈過。像彼此爭鬥,又像烈火重生。她的雙手抵在我胸口。我只能躺著,幾乎將她整個人都帶到床上來。傷口又痛了,但我根本已無暇顧及。我只想吻她。什麼都不想管,只想吻得她全身顫抖。

  她的確已經全身顫抖,我找到她的舌頭,用力纏繞,挑逗。她的呼吸漸漸變得更急,臉很燙。她開始掙扎,想要推開我,我抱得更緊,不許她動。

  「你放開我……」她無力地抗議。

  回答她的,是我更凶的啃咬。我把她的話完全堵在嘴裡。

  「嗚嗚……」她一把推在我腰上,我吃痛,不得不鬆開。幸好,房間裡現在是黑的,她看不到我的臉。她卻跌坐在地上。

  「有沒有摔疼?」我說話,才發現自己嗓子啞得跟被車碾過一樣。

  「沒有!」她低吼道,「你什麼意思?鄔遇,你什麼意思?」

  我說不出話。剛才一醒來就看到她,看到她安靜柔弱的依賴,再思及我們在陳家的生死相隨,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

  我想要她,太想要她。忍了太久,所以失控。

  她忽然打開房間的燈,白亮的光令我眼睛瞇起,抬手擋住。同時聽到她淡淡地說:「我先找醫生來。鄔遇,等會兒我有話對你說。」

  我這時才清晰瞧見她的容顏。臉色比平日更憔悴,雙頰卻是通紅。嘴唇上是被我吻過的紅潤水光。在等醫生來的過程中,她本來在椅子裡坐下,非常沉靜地盯著我。可在對視了一會兒後,她卻又移開視線,似有些難為情。

  「皎皎。」我說,「坐到我身邊來。」我聽到自己的嗓音很穩,可卻有什麼在細微滾燙的顫抖著:「我有話對你說。」

  譚皎卻不動,咬了咬唇,說:「不管你要說什麼,我都暫時不想聽。」

  我怔了一下。有些話對我來說太重,一直沒有辦法輕易說出口。可我現在終於想說了,她卻不想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