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4 章 皓月願當空·鄔遇二十(3)

  後來當我回想,受傷後在醫院呆的那幾天,竟是我半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儘管我躺在床上不能動,連擁抱都必須尋求得她的同意才能夠得到。但是那時沒有任何事的打擾,時間線還來不及輪迴折返,連環殺手、所有的罪犯離我們都還很遠。鄔妙的死也還沒來到我們面前……一切都還來不及去擔心面對,只有冬日的那一天天的陽光,照在病床上,而譚皎也坐在我身邊。

  那是我們「確定名份」的那個晚上。因為睡了太久,彼此一時都沒有睡意。在沈時雁的關照下,得了護士應允,譚皎也可以在房間裡陪我一會兒。

  壯魚放下給我倆打來的盒飯,就識趣地告退了。譚皎端了盆溫水過來,給我洗臉,漱口。我本來不想讓她幹,可又想多看她幾眼,於是沒吭聲。

  她拿著溫熱的毛巾,輕輕擦過我的臉。我盯著她說:「原來有女朋友了,是這麼好的待遇。」

  她兩頰微紅,顧盼生姿,說:「切,難道我還讓別的護士擦我男朋友的臉。」

  我低聲笑了。她給我擦乾淨了,又仔細端詳一會兒,說:「瘦了點,但還是這麼帥。」我已按耐了許久,那感覺就像是珍寶終於在我手中,卻遲遲不能觸碰。我說:「過來讓我看看,瘦了沒有?」

  她聽話地在床邊蹲下,和我平視著。我動了一下,發現夠不到,低聲說:「再過來一點。」她看著我,慢慢湊近,我攬著她的肩,吻了上去。她整個人都趴在床頭,像是化成一團水,柔順不動。她的唇很香,皮膚細膩微涼。以前我總是吻得太匆忙,從未能像今天這樣,能夠仔細而深入的品味。再也無需克制自己,也無需擔心她的抗拒離開。因為她現在,這個女孩,是我的了。

  我的手摸著她柔嫩的後頸,懷中全是清香襲人,我碾著她的唇,越碾越深。她的呼吸漸漸又急了,我的懷中卻像是被點燃了一團火,想要得到更多。

  「皎皎……皎皎……」我轉而含著她的耳朵低喃,她的兩頰已紅得像火,幾次想要推開我,卻又怕弄疼我,掙脫不了。我吻得也有些意亂情迷,腦袋很熱。我聽到自己也在低喘,僅僅只是一個吻,竟令我品嚐到從未有過的激動和快樂。我的手甚至不知何時探入她的病號服,摩挲著她的細腰,那麼軟那麼滑的女孩的皮膚。

  「鄔遇!停下……」她終於還是從我懷裡逃出去,我頓覺失落,看著她不說話。她卻低聲說:「你再親我就不過來了。」

  我說:「是你要今天就在一起的。」

  她翻了個白眼。

  我忍不住笑了。

  「哪想到你這麼……」她把後截話吞了下去。

  我追問:「什麼?」

  「無法無天!」她答道,但我知道,這明顯不是她本來要說的詞。這令我的心,也怦怦熱著。

  又哄了幾句,且下了保證不會再吻著她不肯放手,她才重新靠近,坐在床邊,餵我喝粥,同時拿出手機刷。

  我看見她的手機是微博頁面,想起這姑娘有點什麼事就喜歡發微博。也想起我離開她的那段時間,她不斷發微博,卻也無法對任何人明言。

  還有那句叫我心痛如刀割的:烏雲遇皎月,雲散月不知。

  「在發什麼?」我問。

  她立刻收起手機,看我一眼說:「什麼發什麼?哦,沒發什麼,跟朋友聊天呢。喂,不許偷窺我的隱私。」

  我便沒說話。

  沒多久,護士就來查房了,也要把她趕回自己病房了。我看到她站在那裡,因為護士在,有點猶豫的樣子,一雙眼卻靈波流轉地看著我,明顯不捨。我說:「皎皎,過來一下。」

  她立刻跑到我跟前。我拉起她的手,說:「低頭。」

  她看一眼護士,有點尷尬,但還是低頭。我探頭在她臉上一吻,用只有我倆能聽到的聲音說:「你想要的,我都想要。因為我們在一起了。」

  她看著我,似乎不再尷尬,也不在意護士的目光了。她摸了一下我的頭,說:「嗯,我知道了。明天我再來看你。」

  她們都離開後,房間恢復寂靜。我躺在床上,看著窗外黑夜瀰漫,今夜沒有再下雪,卻有一輪明月,皎皎升起。而我們還有兩天,就又會回到那條船上。然後再回來。

  下一次,我們會回到哪個時間點?

  我靜靜想了一會兒,摸出手機,打開微博,輸入譚皎的筆名,直接搜到了她。

  那些讓我心疼的微博,已統統消失不見。因為它們要半年後,我和譚皎相遇後,才會出現。我看到的,是她半小時前,最新發的一條微博。

  「烏雲遇皎月,雲深月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