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8 章 舉目見蒼穹·鄔遇二十一(1)

  ————鄔遇視角————

  當我再次醒來,發現周圍的景色已完全改變。病房消失得無影無蹤,我躺在一個像是山洞一樣的地方。一睜眼,就看到嶙峋暗黑的巖壁,周圍空間非常大,簡直像另一個世界。

  巖壁上還折射著熒熒磷光,因此我得以看清周圍環境。周圍似乎還躺著幾個人,而我全身衣服都濕漉漉地貼在身上,一時間一切都顯得那麼不真實。

  可它們是真實的。真切的就在我周圍。當我呼吸時,呼吸聲清晰可聞。

  我一下子坐起,發現在陳家受的傷根本沒出現在這具軀體上——我還是一年前的我。只是全身痛得要命,到處是青紫傷痕,手指也呈現被水久泡後的泛白色。

  我立刻想起之前發生了什麼,自己又在哪裡。

  在陳家那一夜前,我們在湖邊陷落,被洪流捲進了地底不知何處。而我最後的記憶,是抱緊了譚皎。現在回想起來,竟像是上輩子發生的事那麼久遠。

  譚皎呢?

  「阿遇!」有個驚喜的耳熟的聲音喊道,卻不是譚皎。我抬起頭,看到陳如瑛和她母親馮嫣,正在不遠處的一一小潭黑漆漆的水前,在洗臉和手臂上的泥。

  看到重新「復活」的她們,我的心中百味雜陳。略略一點頭,我發現了譚皎。

  她就躺在離我不遠的地上。

  原來我不曾鬆手。

  蒼白的小臉,埋在濕漉漉的黑髮裡,纖細身形像只流浪的小動物。我探身過去,輕輕將她抱起。她嚶嚀兩聲,睜開眼睛,看到我,迷迷糊糊地嘟囔:「又來?再睡會兒啦……」

  我忍不住笑了,拍拍她的臉,耳語:「醒醒,我們回到一年前了。」

  她眨了眨眼,猛地睜開,不可思議地看著周圍,而後打了個響亮的噴嚏。不少人回頭看向她。我將她抱得更緊,令她的臉貼在我胸口,她抬眸看著我,嘀咕道:「傷好了啊?」

  我答:「好得不能再好了。」

  她低頭笑了。

  這是從未有過的感受,即使陷落在前途未卜的地底,我的心情竟也是輕鬆的,一切彷彿充滿希望。只因為懷裡多了一個她。

  不遠處,有人燃了個小火堆,火光映著的,正是言遠和朱季蕊。看到我們醒來,言遠點頭,溫和地衝我們笑了笑,眉宇間也有無奈苦澀之意。我也禮貌地點了點頭。

  譚皎明顯看到了我們之間的互動,也看到了不遠處的陳如瑛母女,抓住我的衣服,小聲說:「還真刺激啊……」

  我拍拍她的頭:「既來之,則安之。他們還是一年前的他們,正常應對就好。」

  譚皎說:「那你先放我下來。」

  我說:「不想放。」

  她瞪大眼看著我。

  我失笑,終於還是鬆開她,只是依然牢牢牽著她的手。她身上這麼冷,我牽著她走到火堆旁,但沒有離言遠他們太近。

  我一直能感覺到,一雙眼停在背後。我知道那是誰,但是沒有理會。

  「很糟糕不是嗎?」言遠說,「不知道救援的人什麼時候會來。」

  我沒說話。記憶中,我們被洪流直接捲入塌陷的地下,能進入這個溶洞簡直是不幸中的萬幸。我估計地面上的人,都以為我們失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