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9 章 舉目見蒼穹·鄔遇二十一(2)

  還有鄔妙乘坐的那條船,雖然曾經目睹那條船陷入湖面的巨大漩渦中,令我的情緒瀕臨崩潰。但事後仔細回想,鄔妙是死在一個月後,蘇州。所以在船上的人,反而應該獲救了。

  現在最緊要的,是帶著譚皎,從這地底出去。如果我們的猜測沒錯,那個藏著一切秘密的地點,或許也在這地底。我必須加倍小心敏銳。

  我抬頭望去,下來的人除了馮嫣母女,言遠一對,還有兩個陌生男人和一個陌生女人,都是年輕人。他們看樣子也沒受什麼傷,正在洞穴四周尋找查看什麼。看來也是想盡辦法要出去。

  我問:「我們到這個洞穴多久了?」

  言遠答:「也就十幾分鐘吧。神奇吧,我們被捲到這個洞穴裡,水就退了。好像有很多個洞口,把水給漏掉了。」

  「阿遠,我害怕……」朱季蕊低聲說。言遠將她摟進懷裡,低聲安慰撫摸,神態不可謂不溫柔憐愛。我和譚皎對視一眼,沒有說話。

  「我們怎麼辦?」譚皎在我耳邊低語。

  我指了一下前方:「這裡有地下水,找到地下水的源頭,說不定能有出路。」

  譚皎面色一鬆,可那烏黑俏麗的眉毛依然緊皺,小聲說:「也不知道在這條路的盡頭,到底有什麼等著我們。」

  我靜默不語。

  手上一熱,是譚皎輕輕握住了我。被水浸泡過之後,她的面容顯得更加清秀雪白,黑髮一縷縷貼在臉上脖子上,更顯依戀姿態。我心頭一熱,低下頭去親吻她。她一動不動,只是嘀咕:「好多人……」我沒有理會。

  不過,不知是不是錯覺,一時間感覺到有不少目光落在我們身上。然而當我抬頭,卻發現沒人在看我們,連最近的言遠,都摟著朱季蕊,閉目靠在巖壁旁。

  某種說不清的異樣感覺,掠過心頭。

  譚皎卻扯著我的衣領,小聲說:「幹嘛突然親我?」

  我說:「忘了我昨天說過的話了?」

  她眼珠一轉:「什麼話?」

  「等我傷好了……」

  她轉過頭去:「胡說八道!」我瞧著她微微發紅的側臉,一股柔情湧上心頭。

  其他幾人,從地下河邊走了過來。馮嫣最為關切地望著我們,問:「阿遇,你們還好吧?」我鬆開譚皎,答:「我們沒事,師母,你們怎麼樣?」

  陳如瑛忽然說:「我媽腳受了傷,疼得要死。你只顧自己卿卿我我,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我愣了一下,所有人也都望著我們。我看著陳如瑛倔強負氣的臉,想起她在陳家冒死救了我一命,以及她最後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結局,到底靜下心來,看向馮嫣,果然發現她腳步踉蹌。我起身在馮嫣身邊蹲下,說:「師母,讓我看看。」

  馮嫣喝止了陳如瑛一句:「如瑛,不要任性。」而後朝我投來一個歉意的笑容,慢慢晚起褲腿。小腿上確實有道很深的傷口,血肉模糊,但是血已經沒有流了。應該是被洪流捲下時受的傷。我脫掉已經烘乾的T恤,撕成幾個長條,繫在馮嫣腿上,馮嫣忙退卻說不用了,我卻堅持。弄好之後,我說:「師母,這裡環境很惡劣,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出去。你和如瑛,就跟著我們。有什麼需要,隨時和我說。」

  馮嫣連忙道謝,陳如瑛看著我,到底沒說話。我沒有看她,回到譚皎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