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4 章 舉目見蒼穹·譚皎二十二(3)

  前面的字跡都很連貫,除了最後一句,字跡放緩,寫得更加認真工整。這說明,寫到這句話時,他的情緒有波動。

  因為他寫道:「譚皎,來找我。」

  我看著眼前新鮮的字跡,墨色清晰,最後一句話,與我記憶中的一絲不差。我突然感覺到一股泛酸的情緒,濃濃浸進心頭。

  「原來是這樣啊……」我輕聲說。

  原來,從一開始,就是你。

  是你,在追尋我。

  我的眼淚忽然冒出來,可又覺得這樣太軟弱了,拚命忍住。可是鄔遇,原來整個故事的開始,就是你在找我。我又想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脫口而出:「阿遇,我愛你。」

  車內忽然一片寂靜,說出口後,我才發現自己說了什麼。我的臉突然好像被陽光的熱度淹沒,口乾舌燥,我頓時說不出任何話來。他也安靜著,車一直平穩地開向城市裡。

  「我也愛你。」他說。

  我把臉轉過去,用手枕在車門上,不想面對,也不想說任何話。卻感覺到車漸漸停了下來,我偷偷從手臂縫中一瞄,停在了馬路邊。然後就是他脫掉安全帶的聲音,然後我的臉被他扳了過來。我連忙說:「喂,我剛才只是一時衝動。哪有那麼容易說愛……」

  他的臉背著光,低下頭,已經壓著吻下來。那比一年後光滑乾淨許多的手指,就按在我的下巴上。吻了好一會兒,他才放開我,可清亮的眼睛裡,有如暮雲般的笑意。

  「是啊……」他說,「哪有那麼容易說愛?」

  我按著自己的臉,不說話,也笑了。這個聰明又溫柔的臭男人啊……

  「那個救命的醫藥箱?」我問道。

  鄔遇道:「白天我在北京就已經想辦法準備好了,現在就在我的行李箱裡。」

  我心頭一鬆,想起在陳家那晚,他看到箱子裡的紙條時,那古怪的眼神。原來如此。他是那時理清了一切頭緒。

  「可是,我們怎麼才能把箱子送進陳家的閣樓,這樣半年後我們才能用到?」我又問。

  鄔遇說:「我們明天一早就得去蘇州,不能耽誤了。這個箱子……只能先託付給一個機警又可靠的人。」

  ——

  天漸漸黑了,我和鄔遇站在大學校門口。對於他把箱子託付給壯魚這個「機警又可靠的人」的決定,我覺得大體是正確的,但隱隱又有點沒安全感。

  不過,我們一時間也沒有別的選擇了。

  沒過多久,就看到一位少女戴著鴨舌帽,步伐生風地過來。算起來我和她認識有兩三年了,這個時候我倆感情已經很好。她抬頭看著我,露出有些蒼白恍惚的笑。我頓時福至心靈:「你在期末考?」

  壯魚點頭:「剛考完,對不起我的體力還沒恢復,見笑。」

  我真的笑了,可隱隱又有點心酸。的確從我看來,每次相遇,壯魚都在不斷的考試、考試、抄作業、憔悴……可其實在壯魚的世界裡,在正常人的世界裡,日子是一天天週而復始的過著。是我不正常。

  為什麼是我不正常?

  只有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