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5 章 舉目見蒼穹·譚皎二十二(4)

  壯魚白我一眼,看向鄔遇,頓時臉上浮現每一次初次遇見他的表情——狹促、曖昧、驚艷、八卦、假裝淡定……我忍著笑,拉著鄔遇的手,實現了一年後那些壯魚的期待:「魚啊,這是我男朋友。」

  壯魚愣了足足有幾秒鐘,最後吐出兩個字:「我靠!」

  傍晚的餘光籠罩著咖啡館,我們靠窗坐著,鄔遇在我身旁,壯魚心情絕對激動表面不動聲色地坐在我們對面。而我一低頭,可以看到綠植在窗戶底下蔓延。

  講真前幾次我還可以對壯魚娓娓道來,告訴她所有時光倒流彎折和健忘的原委。可時至如今,似乎也已沒有了傾訴的必要。因為她會和其他人一樣,都會再次忘記我們。而我會再次成為她記憶中的一道模糊存在的影子。

  所以我即使此刻坐在她對面,也特別想她。於是我說:「壯魚,隨便點,隨便吃,我們請客。因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鄔遇聞言,只是輕輕握住我的手。

  壯魚沉默了一會兒,抬眸掃一眼我倆交握的手,說:「我當然會隨便點隨便吃。秀恩愛不是這麼秀的……你們欺負單身狗。」

  我:「……」

  我把鄔遇帶來的那個急救箱提出來,又把我們的需求告訴她:「北京的清大有個教授叫陳良傑,老家就在大離瀝縣……魚,我們要拜託你,在明年1月之前,一定要想辦法,把這個箱子弄到陳家的閣樓上去,並且不被他們發現。」

  這次換壯魚:「……」

  鄔遇說:「壯魚,拜託了。」

  壯魚瞟他一眼,一副我看起來和你很熟的樣子嗎?又盯著我,似乎想問什麼,可欲言又止。最後她一口吃掉面前剩下的乳酪蛋糕,說:「非常重要?」

  我點頭:「非常重要。如果做不到,我和鄔遇就活不了。」

  壯魚瞪大眼,又沉默了一會兒,說:「好,我一定為你做到。君子一言,快馬一鞭。否則單身狗一輩子!」

  我和鄔遇都笑了。

  我不知道壯魚後來想了什麼辦法,但此刻的我們,確確實實知道,她做到了。雖然衛星電話後來不知什麼原因損壞了。我真心祝福她不會單身狗一輩子。

  吃完東西,我挽著壯魚的手,在校園裡散步,鄔遇跟在我們身後。壯魚約莫是個名人,一路上有不少人看我們,也有人看鄔遇。

  壯魚小聲對我說:「喂,老實交代,你這個男朋友,什麼時候交的?上個月去遊船前,明明還是單身狗。」

  我心中一動,慢悠悠地說:「這可是個很長的故事了,要聽嗎?」

  壯魚:「老子就看不慣你這副明明忍不住想講還要賣關子的樣子。」

  我噗嗤笑了。

  我問她:「他帥嗎?」

  壯魚答:「客觀的說,是個帥得任何女人都合不攏腿的男人。不過離我的審美還有偏差,你知道的,我喜歡聽話的小狼狗那種感覺。」

  聽話的小狼狗……我心想,難道沈時雁是這種類型?

  抬頭望著漆黑的天空,還有校園裡一盞盞的路燈,靜謐無比。我說:「魚啊,其實我遇到他時,不是這樣的。比現在帥多了,有男人味多了,八塊腹肌,拿個扳手,穿個背心臥槽你能想像那畫面嗎。但現在,唉……」

  身後的鄔遇忽然開口:「皎皎,我能聽見。」

  ……

  是在校園裡轉了三圈,也和壯魚說了三圈時,我的手機響了。

  起初我沒太在意,拿起手機一看,還有點沒反應過來。

  發信人:沈時雁。

  「譚皎你好,以前你說過想要的寫作參考資料,我已經申請到了。方便時拿給你。祝好。」

  我:「……」

  用詞乾淨利落,絕不曖昧糾纏。

  想起來這正是我相親後甩了沈時雁不久,沒想到他並不記仇,還記得我拜託過他的事。

  我抬頭斜瞥一眼旁邊無所事事的壯魚。

  時光,還真是如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