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2 章 舉目見蒼穹·譚皎二十四(2)

  我接著說道:「從犯罪心理學分析,他也控制不住自己。而且,如果作為一個變態,許靜苗相當於一個失敗的未能到手的作品。警方現在肯定加強了對許靜苗的保護,他也不會冒這樣的風險。他一定會很快作案,尋找另一個目標,滿足自己。」

  「歷史上,他再次作案,是在三天後。」鄔遇說,「我們還有一次機會。」

  我點了點頭。

  我們的目標明確了。有了上一次的經驗,這次我們必將準備得更充分周全,讓他再無逃脫機會。

  「你分析得很在理。」鄔遇說。

  我說:「那是當然,沒見過豬跑,還沒吃過豬肉嗎?」

  或許是我的比喻略粗俗,鄔遇笑了,手按在我肩上,說:「你是我見過最聰明優秀的女孩。」

  雖說情人眼裡出西施,他這話卻叫我有些臉熱了。畢竟我是個三流大學的學渣。不過他既然色令智昏,難道我還要提醒他清醒?心裡到底美滋滋的,誰知他盯了我一會兒,問:「你當初……怎麼考去了後來的那所大學?」

  我:「……」

  學渣的世界,學霸真的不懂。我誠然有時候是有些小機靈,可是學霸難道以為,有點小機靈,就可以學好那些學科嗎?

  我悶了一會兒,說:「就是這麼考進去的。」

  他問:「盡全力了?」

  我感覺這苗頭有點不對了,把我當他妹那麼管教了嗎?我瞪他一眼,以示堅定抗拒的立場,說:「當然盡了!盡得不能再盡了!不行嗎?」

  他笑了,摟著我倒是不再問了。過了一會兒,他說:「以後……」

  我說:「以後什麼。」

  他說:「沒什麼。」

  我扯著他的衣領:「說啊!」

  他側過頭去,笑笑:「以後孩子的學習,還是我來管吧。」

  我的心裡忽然像有一股激流,撞了上來。說不清是什麼感受,只是他突然談及未來,似乎很尋常的話語,卻讓我的心滿滿的被什麼給填上了。

  「唔……我就管他寫作文一樣吧。」我淡淡地說。

  鄔遇說:「很好,文理結合。」

  他又低頭吻住我。這個吻兩人居然都十分貪戀熱烈,像是心裡都藏住了什麼新的期望。直至身後傳來門響,還有鄔妙刻意放大的咳嗽聲。鄔遇鬆開我,而陽光照在我們身後,我和他都站起來轉身,看著他母親和鄔妙笑呵呵地走進屋,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竟希望這段時光長一點,再長一點,最好永遠不要結束。

  ——

  我們能夠相遇的第二名受害者,也是本案的第四名受害者,名叫葉尋依。是個二十來歲剛工作的女孩。

  她喜歡流連酒吧,家住在本地一所大學的新校區,位置偏僻。根據鄔遇的記憶,她會在7月30日凌晨1點,從酒吧回家的路上失蹤。屍體在3日後,在距離學校不遠的一片建築荒地裡被發現。葉尋依同樣被斬成碎骨肉渣,與鄔妙的死狀已非常接近,難以想像生前遭受的恐懼和折磨。那個人的犯罪程度,從一開始的肢解到碎屍,也在不斷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