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3 章 舉目見蒼穹·譚皎二十四(3)

  上一次,我們低估了那個人的意志和應變力,他根本就像野獸一樣,即使面對多人追捕,也處變不驚。所以我們這次需要更加謹慎周全。不過,我們依然有優勢——因為他不可能知道,我們會準確地蹲在他下一次的犯案地點,攻其不備。

  而且,我們需要更強有力和專業的援助。

  提起電話想要打給沈時雁時,我心中還有些忐忑。畢竟雖然在陳家案子時,他僅憑我的幾句話,就去了瀝縣查探,而且果斷出警。但這次案子更大,而且我剛剛拒絕這個直男不久……

  我心中一動,那天不是派壯魚去取沈時雁給我的寫作資料嗎?來了蘇州好些天,都忘了問壯魚情況如何。於是我決定先不找沈時雁,轉而打給屢次都能吃定他的女神壯魚。

  壯魚那邊居然不是我屢次打電話聽到的遊戲廝殺聲,或者小飯館的嘈雜聲,聽起來很幽靜,但像是在外面,還有音樂。

  我說:「魚,在幹嘛?」

  壯魚的語氣淡漠極了:「沒幹嘛。」

  我一下子聽出了不對勁:「你……和誰在一起呢?」

  她的語氣還是淡淡的:「哦,我和時雁在一起。」

  時雁……這個稱呼在我腦海裡迴盪了幾圈,忽然有一頭黑線的感覺。

  「你們是在……」我又問。

  壯魚一字一句地說:「哦,我們在第四次相親。」

  緊接著那頭隱約就聽到「時雁」低沉平和的聲音:「曉漁,朋友的電話?」

  一時間,我忽然不知道該為壯魚高興,還是為她難過。因為那日在學校操場走了五六圈時,我幾乎已經把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又跟她說了一遍,但並沒有提她和沈時雁的糾葛。她震驚之餘,夾雜著擔憂和興奮,說還需要一段時間消化認識。基於我和她之間深厚的友誼,尚且需要一遍遍從頭開始解釋此後被她遺忘的種種。更何況她和沈時雁之間?

  然而再一次重新相遇,他們又糾纏在一起。而且這一次,似乎比之前,哦不,之後每一次,走得都更順利、正常、深入。

  「有什麼事?」壯魚問。

  「哦。」可是我又不得不開口,因為我認識的、厲害的、好心的警察,就只有沈時雁一個。而現在能說動沈時雁來幫忙的,大概也只有壯魚了。

  我把事情簡單跟壯魚說了一遍,而後說:「所以……我們想請沈時雁幫忙,因為沒辦法跟警察說,警察也不會信。但是我們一定要抓住他,不能再讓無辜女孩受害。魚,我說的事可能你會覺得匪夷所思,但是請你相信我。我拿……」我壓低聲音說:「拿自己的終身幸福擔保,如果說錯了,就做一輩子單身狗!」

  鄔遇看我一眼,明顯是聽到了,沒有說話。

  壯魚在那頭沉默著。於是我又聽到了「時雁」的聲音,我發誓從沒聽過他用這麼溫柔的聲音說話,反正跟我相親那會兒,聲音沒這麼豐富有磁性。他又問:「曉漁,怎麼了?什麼事?」

  壯魚輕咳一聲,說:「行,我知道了,等我消息。」

  我立刻說:「好,搞定那隻小狼狗。」

  壯魚笑了,低聲說:「還沒謝謝你,我的大神,把他介紹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