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6 章 舉目見蒼穹·鄔遇二十四(2)

  壯魚笑了,看著沈時雁,那目光笑盈盈的。別說譚皎,我跟壯魚也算熟人了,也從未見過她這麼溫柔不粗魯的樣子。

  然而他們倆人,會在我們倒退的時光中,不斷遺忘彼此。相較之下,我和譚皎,更加幸運。

  沈時雁卻低頭喝了口茶,說:「但是,我的加入,並非是無條件的。」

  兩個女人都是一怔,我靜靜抽菸。他是個有原則的警察,是個爺們兒,我早料到會這樣。

  沈時雁抬頭看著我們,目光堅定:「鄔遇,譚皎,你們確實提供了嫌疑人作案的可靠視頻資料,但是我把周曉漁對我說的所有細節,都仔細過了幾遍。我實在找不出任何理由,解釋你們為什麼能提前得知兇手的作案時間、地點、對像、細節。從這個角度來說,你們倆身上的嫌疑,和視頻中的人一樣大。恐怕你們倆必須跟我去趟蘇州警局,跟他們解釋清楚。這就是我這次過來的主要原因。」

  他一席話說話,桌上全都沉默了。

  譚皎說:「沈時雁你怎麼能這樣?我們是信任你,才請你幫忙。因為我知道,你跟別的警察不一樣,你願意相信朋友,我們就是因為得不到別的幫助……」

  「大珠,別說了。」壯魚打斷她,抬頭看著沈時雁,語氣清冷,「所以你答應來,一直打定的是這個主意?他們是我最好的朋友,就是因為常人理解不了,才把性命託付給我們,你居然要先送他們進警局?那要多少天才能出來,抓人、救鄔遇的妹妹,還有什麼希望?」

  沈時雁立刻說:「曉漁我不是這個意思,但是真相……必須弄清楚!任何事、任何案件細節,都應該有客觀合理的解釋。我只是就事論事……」

  壯魚卻笑了笑,說:「你別說了。」

  沈時雁的臉色微紅。

  壯魚抬頭看一眼我們,說:「對不起啊,我這個剛認識十來天的朋友,沒想到不靠譜。沒關係,我來幫你們抓人,大不了老娘花錢雇他媽十個壯漢來!時……沈時雁,你現在就坐飛機回大離吧,這事兒跟你沒關係了。」

  我和譚皎都沒說話。我本想由自己來說服沈時雁,但沒想到壯魚這麼快就炸了,一時間也不好插進去開口。

  沈時雁表情尷尬,卻沒動。

  壯魚說:「你怎麼還不走?等我送啊?」

  沈時雁的表情忽然平靜下來,說:「曉漁,我理解你的感受。但是有些事,我不可能隨著你的性子來。這件事既然被我知道,我是個警察,就必須弄清楚,這才是對那些受害者負責。我不會走。」

  壯魚呆了一下,幾乎是氣急:「你、你……」

  譚皎看著我,明顯沒轍了,用眼神問我怎麼辦。我捻滅菸頭,說:「沈警官,別讓女人難堪,我再出去抽支菸,我們聊聊。」

  譚皎立刻握住我的手,我笑笑,示意她沒事。

  沈時雁說:「好。」起身時看一眼壯魚,壯魚臉色冰冷,沒有理他。我突然覺得這哥們兒,其實比我慘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