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0 章 月歸雲深處·鄔遇二十九(3)

  譚皎接著說道:「而我在被他抓去時,和他交談過。他知道我是能夠理解他的,我知道他想要什麼,所以他會說這樣的話。在他實現自我的路上,我們倆……現在是我們四個,成了他最大的障礙。那麼現在,擊敗我們,成了他變態之路新的意義,取代了原本的意義。這也是我為什麼說,鄔妙一定不會馬上被輕易殺死的原因。因為折磨她,只是其次。現在更重要的是我們。想看我們哭,想看我們情緒失控,想看我們成為他變態行為的受害者!」

  壯魚小聲說:「臥槽,老娘瑟瑟發抖中!」

  沈時雁拍了一下她的頭,壯魚閉嘴了。

  譚皎認真起來,真的像是變了個人。恍惚間我回到了船上的初遇,那個女孩就是用犀利澄澈無比的眼睛看著我,看穿我的內心,看穿我的堅韌和懦弱。而這一次,她探究的,是最可怕的罪犯的心。她盯著信箋,說:「雖然他用的打印機,沒有暴露字跡。但用詞,也可以分析一個人的背景。他用了「彼此」、「日落」這樣的書面詞,說明至少是受過一定教育的。加之他能夠這麼自由的犯案,計畫縝密,而且跟陳星見這樣的富二代做朋友。我相信他的經濟條件一定不會差。」

  我們都點頭。

  「接下來就到最重頭的了。」譚皎說,「什麼是』她本應該在的地方?』」

  沈時雁站起來,說:「鄔妙本應該失蹤的地點,是在春夕路附近,屍體……是在距離鄔家3公里的一家汽車旅館的冰箱裡發現。我馬上通知老丁,加強對這兩個地方的監視巡邏,一旦發現可疑蹤跡,立刻追捕!」

  譚皎卻蹙眉,說:「雖說這就是鄔妙本應該在的地方,但他知道,我們也知道……如果直接把鄔妙帶去這兩個地方,豈不是自投羅網?」

  「或者是類似但是不同的地方。」我開口,「我家附近幾公里,汽車旅館有不少家。他把她帶去另一家,既能躲開警方視線,又能讓歷史重演。」

  譚皎點頭:「我也認為這是一種可能性。」

  沈時雁說:「明白了,我會通知老丁。」

  譚皎又說:「『應該』在的地方,這句話我琢磨了很久。什麼是應該在地方,要看你怎麼理解了。譬如說,他指的不是歷史上鄔妙應該在的地方,而是他現在能得到的唯一的這名受害者,應該死在的地方。那應該是哪裡呢?歷史上有的受害者在垃圾桶被發現,有的在家中,有的在荒地,有的在旅館……我想也許會有什麼共性。

  還有種可能,歷史上,鄔妙是第五名受害者,可現在,她是第幾個?」

  我心念一轉,答:「第二個。」

  譚皎點頭:「我是第一個,代替了陳檸朦。這句話的意思,又會不會是歷史上的第二個受害者,應該出現的地方呢?」

  歷史上的第二個受害者……叫劉小江,在距離她家不遠的垃圾桶中被發現,遭遇肢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