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2 章 月歸雲深處·譚皎三十三(4)

  他回頭看我一眼,目如冰雪。就這一眼的功夫,蜘蛛已從地上爬起來,纏向他的腿。鄔遇也發了狠,一拳擊向蜘蛛的背,順勢抓住它的大足,那一幕簡直令人心頭髮毛,我聽到了肢節被掰斷的聲音。

  眼見鄔遇佔了上風,我知道他說得沒錯,我在這裡確實拖後腿。我喊道:「你快點來,你不來我不走!」他答了聲「好」。我只得轉身先逃。

  「皎皎!」他忽然喊道。

  我回過頭,他又是一腳將蜘蛛踢得很遠,轉頭看著我,說:「不要相信任何人,不要停,一直跑。」

  「……好。」

  我只跑了一小會兒,鄔遇的聲音就聽不到了。眼前的洞穴忽然變得特別寂靜,只有熒熒的光閃動著,彷彿周圍一個人也沒有,什麼也沒發生過。我的眼淚忽然掉下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是因為目睹了又一個無辜女孩慘不忍睹的屍體,還是因為鄔遇正在身後,為了我們倆的未來搏命,他最後對我的囑咐。

  我要去那裡等他。這念頭無比堅定地出現在腦海裡,他一定會來。現在是我們相遇的一年前,所以我們一定能夠一起出去。

  可也有個念頭,如同這洞穴中生在陰暗裡的籐蔓,在偷偷地不受控制的滋生——

  歷史,不是已經改變了嗎?我們的未來,真的不會改變嗎?

  我閉了閉眼,壓下所有念頭。腦子裡只有鄔遇的那句話:皎皎,不要停,一直跑。

  如果我們走散了,就在修車店等。

  ……

  前方,那狹窄的洞穴裡,出現了個人影。

  纖瘦的,陰暗的人影。

  我一下子止住腳步。

  我不知道陳如瑛怎麼能走到這裡,又找到了我。但她正一步步從黑暗中走出來,黑髮垂落,幾乎遮住瘦小的臉,也完全遮住了嘴。但那雙眼中,閃動著陰冷、得意的光。

  我心頭一震,這一路她大多沉默,幾乎就像陰影,存在於眾人中。她會不會已經……

  「譚皎姐。」她輕輕開口,「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是不是跟阿遇走散了?」

  我下意識就往後退了兩步。現在和她狹路相逢,當真不太妙。無論時空怎麼變換,無論是否有記憶,我相信她對我的恨意,從來沒有變過。現在她又剛被蜘蛛螫傷,目睹我和阿遇情濃誼厚深受刺激,如果已經完成了變異……

  她大概察覺了我的退縮,「呵呵」笑了,說:「是啊,阿遇被我的蜘蛛纏住了。你也沒想到吧,阿遇千算萬算也沒料到,有了它與我的感知,我也可以找到迷宮的路。

  我問過自己千百遍,能不能接受你和阿遇在一起,能不能就此放棄。我不可以,譚皎,他已經成了我這輩子的執念,如果沒有對他的愛,我現在成了這樣,人生還要怎麼繼續?我不會再讓你走到他的面前去,不會再讓他看到你。我會去,譚皎,讓我去。他也許會傷心,知道你在這裡出事,他會傷心。可他,也該傷傷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