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3 章 月歸雲深處·譚皎三十三(5)

A- A+

  如果說我以前對陳如瑛的感覺,是不喜,還有偶爾的憐憫。現在,卻變成了強烈的厭惡。

  因為她自以為是地說:鄔遇也該傷傷心了。

  她憑什麼讓他傷心?

  我咬緊牙關,全身緊繃,慢慢後退。曾經在陳家,陳如瑛露出的可怖一幕,閃現在眼前。她又笑了,說:「譚皎姐,你試試,我的新本事……」話音未落,一條銀絲從她被長髮遮蔽的臉龐中伸出來,一下子變得好長,朝我的臉噴過來。我又噁心又害怕,整個身體撞向牆壁,終於避過了。她的絲並不會轉彎,一擊不中,又收了回去。

  她「哼」了一聲,說:「你以為今天,真的能跑出去?」我的心一沉,只覺不詳。轉眼間同時有兩根絲,朝我的腿襲來。

  我轉身就往旁邊的洞中跑去。

  她也在跑,那兩條絲就像有觸角,有眼睛,有生命,一直緊跟著我。我的整個後背都是麻的,彷彿一不留神它就會纏上來。好在陳如瑛跑得沒我快,但那兩條絲卻始終甩不掉。偶爾它們差點追上我,一下子打在我的手臂上、背上,竟十分有力,我差點被打跌倒,跌跌撞撞咬牙往前飛奔。

  終於,在一個隱蔽的拐角處,我一個加速,似乎暫時甩掉了它們。心臟還早胸腔中狂跳,全身痠痛不已。我想到鄔遇這兩個字,心中一陣刺痛。希望他不要也遇到危險,不要被陳如瑛或者那個人阻住。我幾乎一刻不停,憑著記憶,朝鄔遇指的方向繼續跑去。

  「譚皎?」一個聲音突然響起,我全身一陣冷汗,便見言遠和朱季蕊站在斜前方的一條小路裡。他倆滿臉驚詫和不滿,言遠說:「你和鄔遇為什麼突然跑了?到底怎麼回事?現在我們其他人也走散了,一塌糊塗。」

  我想起這一路走來,他倆一直通情達理,並無惡意,而後來言遠也並未傷及不相關的人。但我也想起鄔遇的囑託,便說:「後面有危險,你倆最好快走。」他倆一愣,結果就聽到「嘶嘶」的聲音,兩條銀絲已從拐角處冒出,陳如瑛追了上來。

  我轉身就跑,言遠失聲道:「這是什麼鬼東西?陳如瑛?!你怎麼變成……」

  「快跑!」我喊道。

  可朱季蕊跑得慢,一下子被一根絲纏住了,嚇得尖聲驚叫。我回頭望去,言遠發了狠,他隨身有刀,拔出狠狠斬斷了絲,陳如瑛嘴裡緊繃的力量一下子斷了,人也摔在地上。言遠罵道:「怪物!」扶起朱季蕊,也跟著我跑過來。

  陳如瑛幾乎很快又追上來,還「咯咯咯」低笑著,吐出新的絲,完全像個不人不鬼的怪物了。言遠把朱季蕊推給我,我拉著她跑,結果這一路,全賴言遠揮刀和陳如瑛纏鬥。他本來身手就好,陳如瑛雖然有了異能,卻也佔不到半點便宜。

  終於,在跑了大概有十多分鐘後,又把陳如瑛甩掉了。我們三人都精疲力盡,靠在巖壁上大口大口喘氣。他倆還好點,我都快要走不動了,可想起鄔遇,想到鄔遇,我攥著拳頭,說:「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