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4 章 月歸雲深處·譚皎三十三(6)

  「到底這是怎麼回事?」言遠吼道,「陳如瑛為什麼變成那個樣子?」

  我說:「解釋不清楚。」

  言遠一臉陰霾,朱季蕊又懼又憂。說到底,這個女人從頭到尾,都是無辜的。她應該出去。

  我對她說:「別怕,我們能出去。」她抱著言遠的手臂,沒有說話。言遠抱緊她。

  忽然,言遠抬頭,看向我身後的小路。我的後背再次升起涼意。

  因為背後,有人。

  又有人來了。

  忽然間,我有種奇怪的感覺。自己這一段逃亡的路,竟像是宿命。

  應該遇見的人,一個個在遇見。

  這是為了什麼?

  我往旁邊避了一步,才轉過身。一個人站在陰影中,不高不矮的個子,黑色衣褲,陰鬱的容顏,不是朱宇童是誰?

  如果說現在我最不想遇到的人,大概就是他了。因為他是我和鄔遇最懷疑的兩個人之一。而且從我之前遇襲的情況看,他的嫌疑更大。他一路也幾乎很少說話,沒人瞭解他真實性格。

  「你們為什麼在這裡?」朱宇童問。

  我沒說話,言遠卻說:「你呢?你為什麼在這裡?」

  朱宇童的臉還藏在陰影裡,說:「你們都跑了,我只能憑記憶找,好在找到你們了。」

  言遠一臉凝重地說:「人多就好。我們剛才遇到了陳如瑛,她……變成了怪物,會吐絲!還攻擊我們!」

  「什麼?」朱宇童似乎難以置信。

  「是真的。」朱季蕊說,「太可怕了!」

  朱宇童從黑暗中走出來,一直沒有看我,我卻慢慢挪動著,挪到離他最遠的角落。現在這樣子,他我只怕是甩不掉了。但幸好有言遠他們在,我想他如果真的是那個人,還不至於暴露自己發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走吧!」我說,率先往出口方向快步行動。

  他們跟在我身後。朱宇童落在最後。

  忽然,「嘶嘶」的聲音再度傳來,簡直如同噩夢,不,就如同那可怖的蜘蛛,一直盤踞在我們周圍。我下意識跑起來,言遠和朱季蕊也跟著,忽然我們聽到了笑聲,朱宇童說:「譚皎,你跑什麼,怕她,還是怕我?」

  我只覺得一股涼氣倒灌進胸膛裡,剎那間雙腿都移動不了,彷彿被這個聲音釘在原地。腦子裡倏的冒出個念頭:劉雙雙說有人在商量要殺我們,難道就是他和陳如瑛?他向來心思縝密奸猾,不會看不出陳如瑛對我們的恨意,聯手亦有可能。可他,竟然在這時公開發難,完全不符合他謀定而後動的性子,為什麼?

  他已,等不及了嗎?

  或者說,即使加上一個言遠和朱季蕊,他認為和陳如瑛聯手,也不放在眼裡?

  我又往後倒退了數步,轉身望著朱宇童。言遠和朱季蕊都是一臉詫異看著他,他卻已獰笑著說:「這事兒跟你倆沒關係,不想死讓開。」那模樣,那表情,就像完全變了個人。

  我往後慢慢退著,我看著他的樣子。所以,這就是他本來的面目嗎?不起眼的長相,看似溫和淳樸的性格。他一路都在扮演,一路都在偽裝。等著我們找到出口。直至現在,他偷襲我失手,被蜘蛛所阻後……對,是不是就是那時,他和陳如瑛達成了協議,而後又被劉雙雙聽到,殺死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