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8 章 月歸雲深處·鄔遇三十三(2)

  陳如瑛霍然回頭看著我,那面目如此可憎。我一把扇在她臉上,將她整個人都扇翻在地上。前方,言遠已拽著譚皎的胳膊,在往後拖。我三兩步衝過去,撿起地上一塊石頭,砸在他頭上。他低吼一聲,被迫鬆手,譚皎一個踉蹌,回頭望見了我。

  我用盡全力吼道:「爬!譚皎往上爬!去找人來救我!」我知道只有這樣說,她才肯離去。我們對視一眼,她的眼中分明藏著我渴望的整個世界。她跌跌撞撞地轉身,終於抓住了繩索,開始往上爬去。

  言遠爬起來,臉色陰沉地走向我,我和他纏鬥在一起。才幾秒鐘後,他就被我打倒,一臉不可思議,眼中竟有了幾分驚懼,我冷冷笑了,猛然間後腦一陣刺骨的痛,我一下子摔倒在地,看到周維和朱宇童已走過來,周維手裡的匕首滿是鮮血,朱宇童捂著胸口,匕首也已拔了出來。他們也已殺紅了眼,豁出性命。而他們身後,陳如瑛也正爬起來。

  我轉過頭,看到譚皎已爬到了繩索的一半,我笑了,腦子裡已昏昏沉沉,看著他們走近,卻又模模糊糊。我抓著手裡的石頭,一下子爬起,就擋在他們和繩索之間。

  我看到朱宇童的腦漿都被我砸出,同時有誰的匕首,插進了我的大腿;我抓起言遠的頭,狠狠撞向旁邊的巖壁,周維獰笑著,一拳頭打在我臉上。我慢慢睜開眼,看到朱季蕊扶著言遠在哭,拿過他手裡的刀,向我走來。我整個人軟在地上,頭被周維抓起,陳如瑛站在我面前,表情十分沉默。

  模糊的視線間,我看到譚皎已爬到很高的位置,很快就可以解開繩索。他們全都過不去,每一次想要繞過我過去,都被我攔住了。

  我閉上眼,慢慢笑了。

  「誰來動手?」周維喘著氣問,「最後送他一程。」

  沒有人說話。

  最後陳如瑛說:「我來吧。讓他死在我手裡。」

  我冷冷地說:「別讓我死在女人手裡。」

  周維的匕首忽然抵在我的脖子上,低聲說:「鄔遇,歷史改變了,我先殺了你。你們都完蛋了。」

  「不,是我先殺了你。還有你們所有人,都已經死了,死於自己所犯的罪。」我說,「你們真的確定,現在是過去?呵……在這個洞穴裡,時間,也許只是一種幻覺。時間,根本是不可信的。」

  他們都沒說話。

  周維忽然大吼一聲,我知道他的刀鋒瞬間即將落下。突然間我聽到一個聲音,什麼東西自上而下重重滑落的聲音。我猛地睜開眼,看到譚皎已鬆開繩索,跌落在地。剎那間我的心彷彿被一片黑暗吞沒。我看著她爬起來,看著她眼中綴滿的永恆的淚水,她撿起地上的石頭,朝我們衝過來。

  「譚皎——」我吼道。

  周維一腳將我踢倒在地,整張臉幾乎是猙獰地朝譚皎走去,然後還有言遠,還有陳如瑛,還有朱宇童。我全身已傷痕纍纍,完全沒有半點力氣,我拚命想要撐起,後背卻有一把匕首刺落,整個人重新軟倒在地,我回過頭,看到朱季蕊握著刀,滿臉淚水,跌坐在地。

  我再也爬不起來了。

  我抬起頭,拚命往前方爬,看著譚皎一石頭砸在周維身上,周維往後退了一步,卻抓住了她的雙手,陳如瑛吐絲將她緊緊纏繞住,言遠一把從後面揪住她的頭髮。她的臉都疼得扭曲了,卻轉頭看著地上的我,一直看著。

  「你下來幹什麼!」我吼道,痛苦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