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9 章 月歸雲深處·鄔遇三十三(3)

  她居然笑了,很傻很委屈的笑,周圍那麼多人,我卻清晰地聽到她說:「阿遇,我怎麼可能看著你一個人死?我做不到啊。你說過的,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我不想一人,不想一個人活下去。」

  我心口巨痛無比,淚水模糊的我的雙眼。我聽到了周維的冷笑,他說:「鄔遇,看著,睜眼看著。」譚皎的雙手雙腳都被言遠朱宇童抓住,周維揪著她的頭髮,把她拽到了那個水潭邊。譚皎竟然一聲不吭,只是轉過臉來,看著我。可到了水潭邊,她忽然轉過臉去,不讓我再看到她的容顏。

  「撲通——」周維把她的頭,按進水裡,我聽到她痛苦嗆水的聲音,我的整個身體如同在被人凌遲,我聽到自己在歇斯底里的大吼:「皎皎——皎皎——」陳如瑛的銀絲忽然緊緊纏住了我,令我半點動彈不了,連爬向她都不能夠。

  她一次次被他們按進水裡,一次次發出痛苦的聲音。那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聽不清。他們的面目也變得冷酷平靜,我只覺得眼前的世界忽然寂靜一片,空白一片。什麼也看不清了。時間彷彿在我和譚皎的世界裡停止了,我忽然想起了我們在汽車店的相遇,她穿著那麼好看的T恤,站在車前,偷偷打量我。她驅車離去時,那目光沉默直視著我。

  還有在那片雪地裡,她固執地問:「阿遇,你是否無論如何都不會忘記我。」

  我說,死都不會忘記。

  此後是什麼,是時光荏苒,是我們相依相偎。她說,阿遇,為什麼只有我的存在,在所有人的記憶裡,是一道影子。她說,阿遇,是否明天,終於是明天。

  我說:皎皎,從今開始,每一天,都是明天。

  原來,是沒有你的明天。

  我痛哭出聲,整個洞穴裡,只有我的嘶吼聲。我看著他們最後一次將譚皎丟進了那個水潭裡,譚皎再也沒有動了。她臉上保持安靜的表情,那皎潔清秀的小臉,被一團黑髮包圍。她慢慢沉入了水中。

  水面漸漸恢復寂靜一片。

  我趴在地上,閉上了眼睛。我想很好,我即將死去,馬上就可以去陪譚皎。我們在死後相見,在地獄相見。這也很好。只要能陪著她,只要不讓我的姑娘,我的妻子,她一個人。一個人在那冰冷、孤獨的水裡。她有時候膽子那麼大,有時候膽子那麼小。我得陪著她。皎皎,我馬上就來。這一切結束也好,什麼我也顧不上了,什麼也不想管了。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這輩子,只想和你在一起。

  他們也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也沒說話。頭頂再次傳來隱約的輪船駛過的聲響,還有冰雪破裂的聲音,那是岩層終於抵抗不住受力崩塌,水如瀑布轟然落下。他們開始驚呼,開始在水中飄零,開始拚命往湖底游去。水也沖在我身上,我已沒有任何感覺,只想游到譚皎所在的位置去。

  可逐漸上漲的水面,卻令我離她越來越遠。所有人彷彿都遭受到某種吸力,往那破裂的洞頂,那束光所在的位置,飄去。

  而譚皎所在的那個水潭,已經渾濁不可見,已經被倒灌進來的湖水吞沒。她一個人留在了地底。

  我拚命掙扎,我想要下去,卻不能夠。淚水,湖水,模糊了我的雙眼。恍惚間,我彷彿看到自己已經去那裡了,看到一個人跳進那個洞穴裡,和她一起沉沒。我知道,那是我的靈魂,我的生命,和她在一起,我要和她在一起。

  水還在上漲,我眼前那模糊的意象也消失了。我的眼前漸漸沉入一片黑暗。無邊無際的黑暗。我的世界忽然寧靜一片,從此再無痛苦,也再無失去。我像是去了一個很安好的地方,我分明聽見,譚皎那溫柔清脆的聲音,就在耳邊在對我說:

  「阿遇,我可是你的太陽神君。我會一直照耀著你。一直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