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人偶娃娃

  現在,展昭往端木草廬去的次數很勤。

  其實他每次去的時候,端木翠未必會在。端木翠不在的時候,展昭會在臨院的桌旁坐下,自己為自己斟一杯杜康。只此一杯,那小小的酒壺,斟出這一杯後,再倒不出半滴。

  有幾次酒到中途,端木翠恰好回來,嘻嘻笑道:「我也來喝一杯。」

  伸手倒時,那酒壺便又汩汩傾出美酒來。

  端木翠問:「那鎮活符可還管用?」

  展昭點頭:「管用。每次進來,這草廬中的精怪都成了尋常物事,不開口,不說話,不作怪。」

  端木翠接口:「只是你每次轉身離開,它們便擠眉弄眼,互通有無,說不定對你品頭論足,喋喋不休。」

  展昭脊背發涼,道:「別再說了。」

  端木翠偏不住口:「若你此時回頭,說不定能看見那架上的酒壺,長出兩隻綿軟的腳來,在架上行來走去……」

  話音未落,展昭已逃至數十丈外。

  端木翠笑彎了腰。

  數次之後,再嚇不到展昭。

  又有一次,展昭問端木翠:「經常聽說細花流的人在拿人,細花流的門人住在哪裡?」

  端木翠說:「當然是跟我住在一起。」

  展昭不信:「我來了這許多次,一個都沒見著。」

  端木翠指指內屋:「不信自己進去看。」

  第一次見端木翠時,那幻作翠玉的魑便是自內室出來,又歸寂於內室,是以展昭心中,對內室始終存了三分忐忑疑懼。

  端木翠眼眸輕轉:「你不敢?」

  展昭不答,大步過去,抬手掀開布簾。

  只是普通的狹長內室,甚至沒有家什。

  右首邊的牆上,每隔五六寸便有一層隔板,隔板上密密麻麻,立滿了各色各樣的人偶娃娃。

  有穿紅的、著綠的、年老的、年少的、男的、女的、美的、醜的、握刀的、持劍的、撫琴的、下棋的、垂釣的、酣眠的,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而左首邊的牆上,卻貼滿了大大小小的黃色符紙,硃砂畫就的符,展昭一個也不認識。

  展昭恍然:「根本就沒有什麼細花流門人,都是你所驅的精怪?」

  「是啊,」端木翠笑答,「各行各業,只有我想不到,沒有我做不到。」

  那以後,展昭再去尋端木翠,經常會給她帶去一兩個人偶娃娃。大都是巡街的時候看著喜歡,便買了。

  端木翠先還不說,後來就沉不住氣了。

  「展昭,你莫再買這些玉皇大帝、觀音菩薩、豬精猴怪,這些人上街拿人,豈不是要嚇死一大片?」

  展昭渾似沒聽見,下次再來,送來的還是妖魔鬼怪。

  端木翠長嘆一口氣,也就由他去了。

  那日張龍和趙虎緝拿人犯回來,帽子歪了,頭髮散了,衣服也撕破了,兩人互相推搡著進門,悻悻地來找展昭。

  張龍先開口:「展大人,那個叫端木翠的女人是不是很了不起?」

  展昭心裡咯噔一聲,抬起頭,目光在張龍的臉上停留了一回,又轉到趙虎的臉上。

  「也不是很了不起,但是在路上遇到她,能躲著走最好。」

  張龍似乎哆嗦了一下,趙虎也有點傻眼了。

  「那,如果我們不小心……我指的是不小心……」趙虎小心翼翼斟酌字眼的同時亦在小心翼翼斟酌著展昭的臉色,「砸了她的家……」

  趙虎沒有繼續說下去,恁誰看到展昭現在的臉色,都不會自討沒趣的。

  「你們兩個這麼大膽色,」展昭一字一頓地說,「怎麼沒想著去把龐太師的家給砸了呢?」

  趕往端木草廬的路上,展昭一直斟酌著該怎麼向端木翠賠禮道歉。

  據張龍、趙虎所言,兩人在西郊端木草廬附近追到了逃犯,經過一番激烈打鬥方才把逃犯制服,打鬥過程中難免殃及池魚。

  這「池魚」指的就是端木草廬。

  所以,張龍和趙虎是「公事公辦」,殃及端木草廬實屬「無心之過」,還望端木姑娘「大人大量」,千萬不要「放在心上」。

  端木翠俏生生立於端木橋頭,似笑非笑地看著疾步過來的展昭。

  展昭先去看端木草廬,還好,原以為端木草廬可能是被「夷為平地」那麼慘,現在看來,只是破了邊邊角角,摔了鍋鍋碗碗,不似想像中那麼慘不忍睹。

  「還好?」端木翠柳眉一挑,「展昭,你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說話間,手指輕佻,展昭懷中的「鎮活符」竟似有了活氣般,施施然飄將出來。端木翠再伸手從符上拂過,那符漸轉褶皺,有火苗自符中央燃起,轉瞬工夫,便只燃剩了灰燼。

  「自己看看聽聽,是不是還好?」

  院落中先還一片死寂,緊接著絮叨呻吟之聲絡繹不絕,那些個平常物事如同冬眠醒轉的活物,慢慢翻轉了身、伸展了四肢、支撐了軀體,茫茫然四下觀望。籬笆門弓下背來,原本稀疏錯落的籬笆條糾成一團,頗似一張痛楚的人臉,見展昭看它,忽地張口抱怨道:「張龍踹得我好狠。」

  展昭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後退兩步,卻聽腳下哎喲一聲,低頭看時,卻是一隻摔豁了口的青花瓷碗,圓睜了兩隻綠豆大的眼睛,先看一眼展昭,然後滴溜溜四處亂瞄,口中喃喃有聲:「門牙,摔了我的門牙。勞駕,讓個道。」

  一時間,草廬內外,儘是呻吟之聲埋怨之語,有閃了腰的、折了腿的、斷了胳膊的,那些個鍋碗瓢盆掃帚茶壺,果真如端木翠之前所說,「長出綿軟的腳來」,舉步蹣跚,一搖三晃,四下躑躅,偶爾撞在一起,更是嘮嘮叨叨沒完沒了。

  展昭先還覺得駭然,看到後來竟有些恍惚,覺得面前這牢騷滿腹的鍋鍋碗碗,像極了怨艾不滿的眾生萬相。

  端木翠道:「眾生皆是皮相。展昭,我倒覺得這些物事,比那些偽善卑劣之人有人味多了。」說著俯身撿起一片碎瓷,擲向那青花碗:「接住你的牙。」

  那青花碗東張西望,已行至籬笆門處,一聽此話,骨碌碌滾將回來,伸出兩隻火柴梗粗細的胳膊,滿心歡喜地將那門牙接過去,鄭重其事地安在豁口之上。

  展昭聽端木翠語氣中並無責怪之意,心中稍稍舒展,笑道:「這便沒事了吧?」

  「沒事?」端木翠依然是一副不痛不癢的調調,「事大了去了,你去內室看看。」

  說著雙手輕拍,院中嘈雜紛亂的物事立刻原路回轉各歸各位。掃帚規規矩矩地回立於牆角,鍋鍋碗碗列隊回歸灶房。那青花碗行在隊伍最末,不忘回頭跟端木翠說一句:「多謝啊……」豁口尚未長合,說話絲絲漏風,展昭險些便笑出聲來。

  內室看來並無異樣,那些個人偶娃娃,排排列於隔板之上,倒不似鍋碗瓢盆般缺胳膊少腿齜牙咧嘴。

  展昭狐疑地看端木翠,端木翠朝展昭努努嘴,示意他努力再看。

  於是再看,又再看,最後展昭雙手一攤:「展昭愚鈍,還請姑娘指點一二。」

  端木翠伸出食指,點了點二層隔板右首邊的一個空位:「喏,少了一個。」

  展昭氣結:「這些個人偶娃娃有的離得近些,有的離得遠些,我還以為本就是這麼排列的,哪能看出少了一個?」

  「我又沒說猜出有獎猜不出要罰,你這麼在意作甚?」端木翠乜了展昭一眼,倒似是展昭小肚雞腸。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古人誠不我欺,展昭腹誹。

  「少了個什麼?少了又怎樣?」展昭不解。

  「這就要問你們開封府了。」端木翠一副好戲開鑼的表情,「開封府的展護衛巴巴兒送了個豬妖來,張龍、趙虎兩校尉又把豬妖給縱了出去……」

  「豬妖?縱了出去?」展昭頓感不妙。

  「是呀,知道的是他們緝捕逃犯,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要開天闢地,左砍右劈大呼小叫,撞翻了人偶娃娃,弄壞了好些符紙。虧得只走脫了一個豬妖,要是你送的這些個妖魔鬼怪都跑了出去,就等著看開封群魔亂舞吧。」

  「豬妖……會四處作祟?」

  「要麼怎麼叫妖呢,不過這豬妖道行淺得很,三五人三五棍,就能送它升天。」

  「豬妖……會吃人嗎?」

  「就我的淺見,豬是不大愛吃人肉的,人倒是對豬肉的興趣更大。」端木翠一本正經。

  展昭有一種想揍人的衝動。

  終究是不敢。

  「還請端木姑娘指點一二,這豬妖會往何處去?」

  「這個嘛,就要看豬最喜歡往何處去了。」端木翠聳聳肩,儼然一副事不關己的架勢。

  豬,當然是最喜歡待在豬圈裡了。

  這是公孫先生給出的答案。

  「你覺得呢?」展昭問張龍。

  張龍點頭。

  「你認為呢?」展昭問趙虎。

  趙虎猛點頭。

  很好,張龍、趙虎即日起不用查案,也不用巡邏,各帶上一隊衙差,去查看開封城內外大大小小的豬舍豬圈,需要特別注意「表現異常」的豬。

  「為什麼呀,這是為什麼呀?」張龍很想買塊豆腐一頭撞死。

  趙虎的眼光更長遠一點:「展護衛,是否有什麼江湖重犯,很可能匿藏在豬圈裡?」

  嗯,似乎也可以這麼說,展昭點頭。

  果然江湖中什麼怪人怪癖好都有,趙虎心想。

  當然,有疑惑的不只是張龍和趙虎。

  你展護衛忽然抽調了這些人手去查看豬圈,不能不向包大人報備一下吧?

  「此事跟細花流有關,屬下也是無可奈何。」

  原來如此,一聽到細花流的名字,包拯連問都懶得再問,大手一揮:「展護衛自行安排便是。」

  第一天巡查下來,異常的豬沒有,張龍和趙虎倒是各自拎了好幾串豬肉歸來。

  「我有什麼辦法。」見展昭面有不悅之色,張龍振振有詞,「那些個農戶見我們人人帶刀,虎視眈眈盯著豬圈裡的豬,臉都嚇白了,生怕我們牽了豬就走,非得把豬肉塞給我們,不拿還不讓走……」說到這裡,忽地心念一動,「展大哥,你讓我們去查豬圈,不是因為自己想吃豬肉吧?」

  展昭喜怒不現於顏色:「明天再去,記得把肉錢付給人家,要雙倍的。」

  於是又有了第二日、第三日,開封內外依然與往常無異,並沒有聽說什麼豬嚇人嚇死人的案子。展昭心中疑惑,又跑了幾次端木草廬,端木翠這幾日倒未外出,對著一把生了鏽的菜刀苦思冥想。據說這是庖丁的解牛刀,如果能設法喚出刀中的精怪,展昭便有幸一睹昔日庖丁的解牛神技。

  「我現在對解牛真的沒有什麼興趣,我滿心都是怎麼抓豬妖。」

  「哦。」端木翠聳聳肩,奉送了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展昭忽然心生疑竇:「你怎麼如此漫不經心?莫非那豬妖並未逃出去,你只是藉機出口氣,折騰一下開封府?」

  「你要這麼想,我也沒辦法。」端木翠眼皮都沒抬一下,「那你就把張龍、趙虎他們召回來唄。」

  召回來?說得倒輕巧,問題是:我敢冒這個險嗎?

  展昭心中憤憤,又道:「如果抓到了豬妖,是不是要派人通知你去收伏?」

  「用不著派人這麼麻煩。」端木翠忽地想到什麼,從懷中掏出一張符紙,用手撕成蝴蝶形狀。

  「好看嗎?」

  撕出來的蝴蝶怎麼會好看?展昭正預備嗆她兩句,端木翠已將蝴蝶拈於指尖。說來也怪,那蝴蝶竟立於指尖不倒,驀地,蝶翅顫巍巍地一動。

  展昭以為自己看錯了,揉揉眼睛再看,原先糙黃的蝴蝶已隱現斑駁的色彩,觸鬚輕巧巧地顫著,羽翼扇了又扇,忽地振翅而起,在展昭面前翩然而舞。

  展昭一臉的不可置信,正要誇讚蝴蝶精巧,端木翠揚起手掌,啪的一聲,將蝴蝶拍扁在展昭右肩。

  「你你你……」眼見端木翠如此塗炭「生靈」,展昭險些跳起來。

  「我我我什麼,」端木翠瞪展昭,「這是信蝶,若發現了豬妖,輕拍三下,它自會喚我前去。」

  展昭低頭,右肩哪有什麼蝴蝶,再仔細看時,才發現紅色官服上透出一個暗紅色的蝴蝶輪廓。

  又兩日,包大人要審張龍、趙虎那日大鬧端木草廬時抓回來的逃犯。

  張龍、趙虎拿人不易,很想旁聽審案,剛往開封府大堂走了幾步,就聽到展護衛別有深意的咳嗽聲。

  算了,還是繼續查看豬圈去,張龍一張臉皺成了苦瓜。

  趙虎則是哈欠連天。昨兒晚上,留守豬圈的衙差火燒火燎地通知他發現一隻豬行止異常,待得趙虎趕到現場,才發現那隻舉止異常的豬隻不過是出於男大當婚的懵懂衝動。

  開封府的大堂。

  包拯正襟危坐於案台之後,驚堂木一拍:「帶人犯!」

  被帶進大堂的人犯,視死如歸者有之,兩股戰戰者有之,張揚跋扈者有之,含淚抱屈者有之,但像今次這位,被兩個衙差拎進堂來,屁股高撅、脖頸裡縮、眼神迷離、嘴巴嘟起、涎水橫流的,實屬平生僅見。

  包拯皺眉:「這是為何?」

  兩個衙差將人犯放下,其中一人愁眉苦臉:「大人,小的也不知其中緣由。這逃犯數日前逃獄,被張龍、趙虎兩位大人捉回之後,就性情大變。整天嚷嚷著餓,每餐要給他十幾個饅頭十幾碗麵糊飯,睡覺時趴縮至一團,近來愈發連人話都不會說了,有事沒事四處亂拱……」

  說話間,那人喉底呵呵有聲,又在那衙差腳踝處拱來拱去,嘴邊不斷流下涎水來。

  那衙差有心給他一腳,又怕在包大人面前放肆,只好不斷往邊上避讓。外人看來,竟似被那人犯拱開了好幾尺遠一般。

  包拯與公孫策面面相覷,良久,公孫策感喟:「這哪裡是個人,這分明是隻豬啊……」

  展昭硬著頭皮上前:「大人,依屬下看,怕是要請細花流的端木姑娘過府一敘了。」

  包拯恍然:「既是這樣,還不快請。」

  展昭退至門外,看看四下無人,輕拍右肩三下,那斑斕信蝶,翩翩然振翅而起,便逾牆而去。

  幸好這豬妖道行尚淺,不致興風作浪。幸好這豬妖附在人犯身上,一直被深鎖於開封大獄,不致在民間為怪。

  看著信蝶翩然遠去,展昭竟有點後怕起來。

  端木翠步出草廬,那信蝶在空中繞了幾圈,旋即回返而去。

  「他們終於知道那豬妖是附於人犯身上了嗎?」端木翠狡黠一笑,回顧廬內,「此番略施懲戒,可幫你們報了仇了。」說著打開門,自向城內而去。

  草廬內依然寂靜如初,只那籬笆門,忽地咧嘴一笑,怡然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