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楔子

  我有旨酒,嘉賓式燕以敖。——《小雅·鹿鳴》

  ---

  謝長晏永遠記得最後一次見三堂姐時,初夏薄霧氤氳,天空飛滿楊絮。

  她一邊打著噴嚏一邊跑進「謝橋小築」。

  管事的齊娘指揮下人們收整行裝。儘管院子裡都是人,卻絲毫不雜亂,每個人都有條不紊地忙碌著。

  二哥哥謝知幸帶著他精緻的鷹眼面具,獨自一人坐在遊廊下吹笙。笙聲清越悠揚,似有離愁,卻又隱含歡喜。

  謝長晏衝他吐了吐舌頭,捂著鼻子飛快穿過庭院,跑上台階,推門而入的瞬間,就見暖金色的紗帳和光影搖曳著,勾勒出一位絕世的少女。

  她站在與人等高的銅鏡前,伸出雙臂,兩名婢女展開大紅色的孔雀袍為她套上,拖曳的裙襬極大極長,被風一吹,水般層層拂動。

  ——謝繁漪,謝長晏的三堂姐,百年世族培育出的最完美的閨秀,在及笄後的第二天,就要帶著百名隨從前往帝都玉京,嫁給燕國的太子彰華。

  她是當今天子欽點的兒媳,是謝氏精心供養出的明珠,擁有一名皇后所應具備的一切優點:美麗、優雅、博學、謙和、善良、正直……她會成為燕國有史以來最完美的皇后!所有人都對此深信不疑。

  謝長晏當然也是這麼想的。

  彼時九歲的她,站在門口,望著銅鏡前的美人,心中滿是崇拜。

  這是關於女子最極致的目標。

  也是關於未來最明亮的演繹。

  她想不出天底下還有比謝繁漪更得意的女子。

  要是長大了也能像三堂姐一樣就好了……謝長晏憧憬地想。這大概也是當時謝家所有女孩兒的夢想。

  而三堂姐謝繁漪,穿著太子妃的盛裝,看著鏡子裡的倒影,眼眸沉沉,眉睫靜靜,不喜、不悲,沒有表情。

  三日後,海上傳來噩耗。

  乘載了百名陪嫁和一百八十抬嫁妝,被譽為燕國最萬眾矚目的婚船遇到了無情的暴風雨,翻了。

  無人倖免。

  她的三堂姐謝繁漪,十五年華,絕世的好女子,謝氏一族的驕傲,燕國的太子妃,就那樣在出嫁途中香消玉殞了。

  彼時的太子彰華也是十五歲。

  兩年後,天子出家當了道士,彰華繼位登基,沒有大婚,孑然一人。

  又一年後,一個錦盒自皇宮送入謝家族長謝懷庸手中,裡面是一條碧玉竹牘,上面刻了幾行字。

  謝懷庸看後臉色古怪。

  當晚母親鄭氏抱著謝長晏又哭又笑,輕泣道:「晚晚,你要當皇后了。」

  皇后……

  遙遠的記憶在這一瞬打開,暖金色的光搖搖晃晃,映出了穿著紅袍站在鏡前的少女,那才是謝長晏腦海裡「皇后」二字的鮮明定義。

  要是我長大了也能像三堂姐一樣就好了。

  ——一語成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