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凡音之起(3)

A- A+

  鄭氏看到這一幕,失笑出聲,心中本有的那點擔心懷疑頓時一掃而空。「罷了,我真是想多了。」

  子見南子是什麼意思,謝長晏在到了書房後,當面問了風小雅。

  風小雅挑眉道:「這是三個問題中的?」

  「不是,這是額外的。」

  「那不答。」

  謝長晏瞪眼。但見風小雅一臉冷淡,她也不敢糾纏,只好將拆得七零八落的和尚撞鐘擺件往他面前一放。

  「我看出了,這個跟水運渾象儀差不多,是利用漏壺,通過齒輪傳動,令和尚準點擺臂敲鐘。但是一,它用的沙漏不是沙子,而是這種奇怪的小珠子,這是什麼?」

  謝長晏指的是一種像沙子一樣細小的金屬顆粒物,份量沉甸甸的,托在手心上,不停滾動。

  「鑌。」

  謝長晏「啊」了一聲,很是意外:「這就是程國的不傳之秘足鑌嗎?據說用這種材料打製的兵器比鐵器堅固百倍!」

  唯方大地,燕璧宜程四分天下。

  其中,燕佔其強,國勢最盛;璧佔其廣;宜佔其富;唯獨程國,乃小小一島國,卻因為有強兵利器而得以與三國抗衡。

  而足鑌,便是程國最著名的一種冶鐵材料,它是如何提煉萃取的,至今仍是個謎。

  「不僅堅固,還很光滑。以它作漏,不會堵塞。」風小雅補充道。

  謝長晏端詳著手中小小一抔鑌珠,感慨萬千:「如此好物,卻只有程國有,還被他們單單用在兵刃上,暴殄天物啊。」

  風小雅的眼神變了變,似有觸動,他微微垂下眼看著自己的右手衣袖,然後,慢慢地將左手蓋在右袖上。「不錯。」

  謝長晏卻沒注意到他的這番變化,繼續興致勃勃道:「對了,還有,我在和尚的左腳腳心上看到了『公輸蛙』的署名。這個公輸蛙是誰?」

  「魯班之後,現居玉京。」

  謝長晏大喜:「魯班的後人?難怪做得如此惟妙惟肖。這些都是他做的?」

  「是他們。」風小雅糾正道,「一群人。陛下為鼓勵發明,開學設班,賜名求魯館。公輸蛙是裡面的老師,帶著眾弟子做了這些精巧玩意。」

  「我能去看看嗎?」

  「可以,明日我命……」

  謝長晏接話:「命人帶我去,對不對?你又要忙?」

  風小雅點點頭。

  「那我要換個人。孟不離太悶了,昨天一天就說了八個字。能換個話多點的嗎?」

  風小雅很爽快地答應了。「還有一個問題。」

  「第三個問題……」謝長晏卻將擺件收起,坐直身體,凝視著他,一字一字道,「師兄對我昨日之舉可滿意?」

  風小雅愣了愣,回望著她。兩人的目光彼此交織,書房內一片安靜。

  許久後,風小雅才開口:「我並非試探,你多想了。」

  「是嗎?」

  風小雅拂袖起身,走到西窗前。從這扇窗望出去,可以遠遠看見主屋院前拴著的時飲。他的眼神中有很多變化,但因為背對著謝長晏,所以謝長晏看不到。

  不過,就算看到了,她也不會明白。

  「我說過,既是技藝,就不要荒廢。正好陛下有一匹適合你的好馬,而萬毓林又是離此最近的跑馬佳所。你會在那兒遇見薈蔚,是巧合。」

  謝長晏敏銳地抓住了一點:「你跟郡主很熟?為何直呼其名?」

  風小雅愣了一下,輕嘆著回頭:「你真是想太多。」

  謝長晏輕哼了一聲:「是巧合就好。你是我的師兄,若要考我,但請直言,也好讓我有所準備。我若出糗,於你臉上也沒什麼光彩。」

  「是。」風小雅應了一聲。

  他如此好說話,謝長晏反而有些意外。此人真是性格古怪,令人捉摸不定。

  謝長晏忍不住歪著腦袋睨了他半天。

  風小雅想了想,道:「不過,你還是應該跟薈蔚……呃,郡主,討教一番的。她的騎術真的很好,堪稱京城最佳。」

  「她好,還是師兄好?」

  風小雅挑了挑眉。

  「或者說,她在女子中是拔尖的,那麼,若跟男子比呢?」

  風小雅眯起了眼睛,悠悠道:「你……野心不小啊。」

  「師兄讓我跟薈蔚郡主討教,若目的是想讓我騎術精進,那我何不直接找更厲害的男騎手學?」謝長晏步步緊逼,「除非,師兄是另有居心。」

  風小雅抬手投降:「罷了,當我沒說。」

  謝長晏抿唇一笑,隨即卻又嘆了口氣:「不過,我得罪了薈蔚郡主,今後怕是會被那幫千金小姐排擠。」

  風小雅沉吟半晌,道:「明日,你再見一個人。」

  「誰?」

  「一個能帶你去玉京貴胄圈玩的人。」風小雅說這句話時,唇角扯出了一個弧度,笑得有些神秘,還莫名有點詭異。

  謝長晏第二天就明白他為何會那麼笑了。

  第二天,取代孟不離來知止居接她的人,竟是如意。

  如意坐在車轅上,一臉不情願,見到謝長晏後更是不滿道:「是你點名要我陪你去求魯館的?」

  謝長晏「撲哧」笑了。

  「你笑什麼?奴役我,你很得意?」

  「我跟師兄說的是找個話多的,沒想到他竟能勞動公公您的大駕。」

  「話多?」如意氣得瞪大了眼睛,「我哪裡話多了?好,我從現在開始就不說話了!你趕緊把孟不離換回來,我忙得很,可沒空陪你到處走。而且陛下那邊也少不了我的……」

  謝長晏提醒他:「不是說不說話了嗎?」

  「你!」如意氣結,鼓起了腮幫子真的不說話了。

  他長得實在太可愛,如此生氣,反而顯得格外靈動。因此,謝長晏對他也討厭不起來,當即笑著打開車門準備上車。

  結果卻嚇了一跳——車內竟然有人!

  如意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沒想到吧?我就說你會吃驚的!」

  「賤妾不利於行,故而未能下車見禮,還望謝姑娘勿怪。」車內人坐著行了一個拜禮,然後抬起頭,對著謝長晏微微一笑。

  此人約莫二十出頭年紀,梳著高髻,容貌端正,雖不甚美,但氣度高華。

  如意擠眉弄眼道:「快叫師嫂呀。」

  「唉?」

  「她是鶴公的第三個妾室,姓商,名青雀,乃前朝商太傅之女。」

  謝長晏於此刻回想起風小雅昨日的那個笑容,終於明白詭異感由何而來了。原來,他說的那個能帶她去貴胄圈玩的人,是他的妾啊!

  商家乃燕國世家。太上皇時,商青雀之父商廉更是位居太傅。隨著太上皇退隱,商廉告老致仕。但商氏一族中還有許多旁支留在朝中為官,不容小覷。

  商青雀身為嫡女,本是風光無限的,可惜,她的命運跟鄭氏一樣多舛,甚至更差。她嫁給了龐家的二子,婚後不久丈夫因一場意外去世,襁褓中的兒子也不幸夭折。夫家更是隨著燕王登基而被打壓流放。商青雀只好回到娘家,從此閉門不出。誰料某個冬日在屋前摔了一跤,把左腳給摔跛了。運氣差成這樣,也真真讓人感慨。

  但興許是否極泰來,商青雀去廟中進香時偶遇了風小雅。三日後,風小雅派人上門提親,幾番周折,她就嫁給他做了第三個妾。

  謝懷庸在對謝長晏講述這段逸事時自然是不講風小雅的,只輕描淡寫地說了句「商家嫡女跛足後再嫁為妾」。

  如今,謝長晏注視著車中美婦,只覺人生玄妙,當年聽說的名字,如今一個個地出現在了眼前。

  商青雀親暱地伸手,將她拉上馬車:「外頭熱,快上車來。時候不早,咱們出發吧。」

  如意從懷中取出一盒香膏抹在白白軟軟的小手上,又重新戴上了金絲手套,這才拿起馬鞭開始驅車。

  謝長晏從車簾看到這一幕,唇角不禁上揚。師兄到底在想什麼,竟派如意為她驅車,又讓妾室陪她遊玩。

  她忍不住偷偷看向商青雀,商青雀捕捉到她的目光,一笑道:「玉京乾熱,你來了可還習慣?」

  「挺好的,早上起來打開窗戶沒有霧,一眼看過去那麼透亮,真令人心情舒暢。而且知止居裡那麼多樹,並不覺得熱。」

  「知止居是陛下做太子時的外府,自是用心佈置的。」

  謝長晏微驚——也就是說,她現在住在彰華住過的地方?陛下看過的書、用過的筆、睡過的榻……啊呀打住!別想了!

  商青雀見她臉頰微紅,笑得越發深意起來:「陛下對姑娘很是用心,姑娘慢慢就都知道了。」

  「啊,我們來說說師兄吧!」不知為何,謝長晏一點都不想談論彰華的事情,連忙轉移話題,「師兄真的那麼忙嗎?」

  商青雀的表情微變,有些不自然起來。

  「他一介白衣,又不當官又不辦差的,忙什麼呢?」

  商青雀沉吟了一會兒,才道:「夫君近日娶了個新妹妹。」

  謝長晏一噎,瞬間尷尬了起來。

  馬車前行「吱呀吱呀」,車簾上的流蘇搖搖擺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