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得遇桃源(3)

A- A+

  「您……不尷尬嗎?」在說破心事之後,面對你,我尷尬得無以復加。可是為什麼,你還能如此坦然呢?

  風小雅沉默了一會兒,轉身走到床頭的《齊物論》前,緩緩道:「人的一生,會遇到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事。尷尬者、憤恨者、厭惡者、羞惱者,比比皆是。並不是躲開就可以的。尤其是——」他回眸一瞥,神色滄桑,「皇后。」

  謝長晏的睫毛一顫。

  「你高坐鳳椅,看所有人跪拜你。那些人中,有心存愛慕卻不能親近的,有惡跡斑斑卻不能擅動的,有笑裡藏刀對你處心積慮的,有卑微懦弱讓你都懶得看一眼的……你的生活,被這些紛雜的人物包圍著,逃不了,也不能逃。」

  謝長晏不禁咬住了下唇。

  「你要習慣,克制,戰勝。」說到這裡,風小雅走過來,輕輕拉住了她的手。

  謝長晏一抖,但明白了他的意思,因此沒有掙脫。

  「你受了傷後,才會知道怎麼治療;你吃過苦後,才會知道怎樣避免;你失去東西后,才會珍惜此刻擁有;你愛過人後,才會知道怎樣才是真正的愛……你要經歷很多很多事,變得越來越豐富,直至——柔滑圓潤,無堅不摧。」

  風小雅的手緩緩上移,最終摸了摸她的頭,一字一字道:「傷方知愈;歷方知避;失方知得;愛方知心。你既承了鳳命,當遭此劫。」

  謝長晏忽然頓悟。

  風小雅的動作、神情、口吻,看似親暱,卻不是她所錯覺的旖旎。因為,這本是一個長者的姿態。

  像師父對徒弟。

  像兄長對妹妹。

  像種花人對花。

  像雕刻師對玉。

  含著期待,含著憐惜,含著小心翼翼的呵護——卻不是情人的方式。

  這個頓悟讓謝長晏整個人一輕,莫名地就解脫了。

  謝長晏定定地凝望著風小雅,眼神從狼狽漸漸轉為清明。正想說點什麼,風小雅朝她比了個手勢,伸手入懷,取出一物。

  謝長晏看到那個熟悉的匣子,不禁驚呼出聲:「舞水蝶?!」

  「對。」風小雅走到幾旁,將匣子打開,裡面果然是那隻舞水蝶。

  「這個不是在薈蔚郡主那兒嗎?」

  「是在她那兒,屋榻時她及時逃離,所以匣子並未損壞。」風小雅說著又掏出一把小夾子,將蝴蝶翻了個面,「過來。」

  謝長晏當即聽話地走過去。待得近了,看見蝴蝶的胸腹,不禁一驚:「這是?」

  只見舞水蝶的胸腹已被剖開,血腔中的汁液已經流乾了,只剩下乾枯的體壁。

  「蝴蝶所有的內臟都浸潤在血腔之中,這是它的心。」風小雅用小夾子指著其背部一長條形物體,一邊講解一邊指出各部位道,「口吻負責吸食花蜜,體壁收縮進入此處。這一瓣膜則用來防止食物回流。」

  謝長晏立刻敏銳地指出:「這顏色不正常吧?」

  陽光下,從瓣膜一路蔓延到尾部,整個剖開的體壁都呈現出一種詭異的青紫色。

  風小雅讚許點頭:「聰明。所以我將它的體液吸出來,分別餵給了其他三隻蝴蝶。」

  謝長晏的眼睛亮了起來:「結果如何?」

  「每隻都呈現亢奮狀,飛舞個不停。然後在六、十二、十九個時辰後,分別死去。」風小雅說到這兒,用一塊絲帕擦乾淨了自己的手,「也因此,我拖到現在才來。」

  「這、這說明?」

  「這只蝴蝶生前被餵了毒藥。該毒能令它保持亢奮,活著交到方宛手中。但時間一到,就會死掉。」

  謝長晏大喜,「我就知道不是我害的!它的翅膀如此完整,粉末都沒怎麼掉,怎麼可能是撞死的?」

  風小雅笑盈盈地看著她:「恭喜你,不用折騰去程國抓蝴蝶了。」

  謝長晏歡喜過後,卻又詫異:「師兄你怎麼……也對蝴蝶如此精通呢?」

  風小雅僵了一下,隨即答道:「楚王好細腰,臣子只能趨之……不過毒藥就非我所長了,沒查出是什麼毒,你知道的,公輸蛙現在很忙。」

  「忙著管陛下要錢嗎?」

  「是啊。所以陛下把群臣們彈劾他的奏書都轉送給他了。他現在正忙著登門一個個罵回去。」

  謝長晏不由得被逗笑了。之前那種壓迫全身的尷尬於此刻已經蕩然無存。她想,她真的是很喜歡跟此人相處。「不管如何,鑿山的難題解決了,運河想必就能快些竣工了吧?」

  談及此事,風小雅的笑意就減了許多:「還是有些慢了。明年開春若還如此乾旱,禾稼缺水,到時候收成銳減,怕是會引發饑荒。」

  「那……現在屯糧來得及嗎?」

  「國無三年之蓄。」風小雅說到這兒,嘲弄一笑,「士卻有千窖之豐。」

  謝長晏心中震撼,越發明白燕王為何一定要打壓世家了。

  「百年士族,累世公卿,國盛,族興;國死,族猶存。於他們而言,無論朝堂如何更替,君王換誰來當,都沒關係。所以,國是君之國,民之國,而非士之國。災是君之災,民之災,而非士之災。」風小雅冷笑道,「如此之士,何以為臣?如此之族,要來何用?」

  謝長晏第一次見到風小雅露出怒容,不由得後退了一小步。

  風小雅見她臉色微白,當即收起情緒道:「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既已知根源所在,慢慢解決就是。你要對陛下有信心。」

  謝長晏低聲應了一句「是」,心中卻有一顆懷疑的種子,偷偷發出了芽。

  風小雅看了眼日光的斜度:「時候不早,我要走了。」

  謝長晏剛要送,卻見他走到窗邊,竟是掀開窗子怎麼來的,又怎麼出去了。

  等等,為什麼好好的門不走非要跳窗啊?

  風小雅朝她揮了揮手,隨即窗戶就又落下了。另有叩門聲極有規律地響起。

  「請進。」謝長晏應道。但那人不進來,依舊在叩門。

  謝長晏皺了皺眉,走過去打開房門,就看見孟不離背著荊條直挺挺地跪在門外,那隻寸步不離的黃狸則圍繞著荊條打轉,時不時撲上去啃咬一番。

  如此一動一靜,倒也相得益彰。

  「孟君,你這是做什麼?」

  孟不離的目光垂落於地,地上有一張紙。

  謝長晏撿起來,發現是一封請罪書。此人惜言如金,寫字風格亦很簡潔。上書:「查,伏兔系後廚丁大所為。未早察,請罪。」

  謝長晏揚了揚眉:「丁大在哪兒?」

  長公主府——

  方宛跟在薈蔚郡主身後,二人說說笑笑地走向花廳。

  薈蔚郡主道:「我的蝴蝶前天剛交上去,今天宮裡就派人來了,肯定是陛下表哥要給你個說法。快走!」

  二人來到花廳,看見如意正跪坐在榻上喝茶。

  薈蔚郡主眼中閃過一絲厭惡之色,小聲嘀咕:「怎麼派他來呀?」走進門內,大大咧咧就朝長公主去了,「娘!」

  方宛有些豔羨,但她隱藏得很好,低眉斂目地走進去。

  如意盯了她兩眼,放下茶杯,起身道:「傳陛下口諭。」

  殿內眾人全都神色一正,紛紛屈身跪下。

  「已查實舞水蝶系毒發而死。」

  此言一出,方宛面色頓白。長公主一驚,薈蔚郡主則是叫了起來:「什麼?毒?」

  「就是這個。」如意說著,將一個小瓶子丟向方宛。方宛沒敢動,那瓶子就砸中了她的額頭。

  「你做什麼呀!」薈蔚郡主急了。

  如意冷瞥了她一眼:「陛下吩咐這麼做。」

  方宛整個人重重一抖。

  「此事與謝長晏無關,勿再尋釁滋事。說完了,就這樣。」如意轉身就走。長公主親自相送。

  薈蔚郡主撇嘴道:「什麼人呀,區區一個閹奴,居然給我們臉色看!」

  轉頭,見方宛依舊跪在原地,臉白如紙,便伸手扶她起來:「宛宛,你別怕。賣蝴蝶給你的人是誰?我讓人把他抓起來,居然敢這樣糊弄我們,給陛下的壽禮都敢玩花樣,找死!」

  正說著,長公主回來了,聞言目光閃了幾下。

  方宛輕泣道:「是、是宜國的一個商人,壽宴後我想再找他買一隻,就已找不到了……」

  「可惡,果然宜國多奸商!」薈蔚郡主想了想,嘆了口氣,「便宜謝長晏了。陛下表哥還真是護著她!」

  長公主忽然淡淡道:「薈蔚,給綿綿的鐵掌送來了,去看看吧。」綿綿是薈蔚的愛馬。薈蔚一聽,果然歡喜地跳了起來:「這麼快?好,我這就去看!」

  薈蔚郡主興致勃勃地離開了。方宛看出長公主是有意留自己說話,神色越發不安。

  長公主走到一旁開始插花。一時間,花廳裡只能聽到銀剪「咔嚓咔嚓」的聲音。

  方宛聽著這一聲聲的「咔嚓」,額頭冒出了細細的冷汗,最終,她承受不住,磕起頭來:「殿下!我錯了!殿下!我真沒想到那蝴蝶竟是被毒死的……」

  長公主輕笑了一聲。

  方宛的聲音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