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得遇桃源(4)

  「還不打算說實話嗎?」長公主說著,將一朵開放正豔的菊花整朵剪了下來。

  方宛嚇得一個哆嗦,低下頭去:「我、我……其實,我知道蝴蝶餵了藥。那商人跟我說過,舞水蝶離程即死,餵藥能延長幾天壽命。我心想著,只要活著送到陛下手中就可以了。若事後再死,便是宮中人飼養不當造成的,與我無關。沒想到半途殺出謝長晏……而且那蝴蝶竟提前死了。我、我沒辦法,只好說是她害死的……」

  長公主悠悠道:「看來,你還是不知道錯在哪裡。」

  方宛一愣。

  「給蝴蝶餵藥也好,見機不妙嫁禍給謝長晏也好,都是手段。既要爭皇后之位,自然要用手段。」

  方宛咬了咬嘴唇:「那、那可是我用的手段……太、太拙劣了嗎?」

  長公主似笑非笑地看著她,看得她心中拔涼。

  「手段不算拙劣,但人,太自以為是。」

  方宛再次一抖。

  「既要栽贓,就要做得嚴嚴實實,令謝長晏絕無翻身的可能才對。餵藥之事為何不提前說?事後又為何不補救?蝴蝶本在薈蔚手中,你應該毀屍滅跡,怎能任她交到陛下手上?你是覺得宮中無人,查不出那蝴蝶被餵過藥嗎?」

  長公主每說一句,方宛的臉就越白一分:「我、我……我不敢。我若真毀屍滅跡,陛下問薈蔚討要蝴蝶,而她拿不出來……我擔心陛下因此遷怒於她……」

  長公主聽到這句話,表情微緩,放下了手中的銀剪:「你倒還算有點良心。」

  方宛連忙磕頭:「自殿下上次叮囑過後,方宛凡事都先想著郡主,不敢令她受到任何牽連。可是郡主俠肝義膽,見我受委屈,主動挺身為我出頭。所以,我、我……」

  長公主盯著方宛,似乎在打量她,又似乎在懷疑她。

  「殿下,現在怎麼辦?」方宛跪著移動到她裙邊,抓住她的裙襬,滿臉是淚,「陛下既已知真相,又令如意公公來責備,必定是生我的氣了,我、我、我可還有機會?」

  長公主輕踢了她一腳:「下次再敢有所隱瞞……」

  「宛宛絕不再犯此錯。必定事無鉅細,全告於殿下知曉!」方宛立刻對天發誓。

  長公主這才作罷,點頭悠然道:「機會,自然是還有的。謝長晏越受陛下喜愛,五大世家就越坐立不安。等著吧……」

  丁大死了。

  自殺。用割肉刀自刎了,血從榻上源源不斷地滴淌下來。

  謝長晏認得他的臉,記得有次在庭院中見他殺狗,捏著狗的嘴巴將一壺酒灌下去,等狗醉倒後,他一邊哭一邊割斷了狗的脖子。

  那是謝長晏第一次目睹屠狗,因此記得異常清楚。當時他用的,就是這把割肉刀。

  謝長晏扭身奔出小屋吐了起來。「下次再、再有這種,不必……」說到一半,想起了風小雅說的歷事論,「罷了,還是看看吧。」也算是見識過畏罪自殺的場景了。

  孟不離依舊背著龜殼般的大籐條,帶著貓,靜靜地立在一旁。

  「主使者是誰?」

  孟不離搖頭。

  謝長晏扶著柳樹,擦了擦什麼也沒吐出來的嘴巴,思緒萬千。

  伏兔之事,本不算大事,只是有人想拖延她進宮。但現在殺人滅口了,就一下子嚴重了。也就是說,對方並不忌諱殺人,必要時刻什麼都幹得出來。

  如此一來,事件並未就此結束,反而越發危機四伏。

  一個廚子,能在車上割一刀,自然也能在飯菜中加點毒。

  謝長晏想到這兒,面色微白,剛要說什麼,就見一隊僕婢愁眉苦臉地走過。

  一名小婢看見她,當即跪下了:「姑娘,恕罪!求姑娘不要趕我走!」

  其他僕婢紛紛效仿,當即跪了一片:「是啊,求不要趕我們走……」

  謝長晏詫異:「這是做什麼?」

  負責看押她們的一名老嫗道:「陛下得知丁大一事,命將知止居內的僕婢全部更換。」說完,又扭頭罵那些僕婢道,「哭什麼哭?早幹嗎去了?這麼多雙眼睛,都沒看見丁大在馬車上做手腳,還有臉求情?」

  僕婢們無比委屈,謝長晏也替她們委屈,本想求情,但在看見鄭氏後,又打住了。知止居內不止有她,還有娘親。她遇點危險也就罷了,若連累了娘親怎麼辦,更有甚者,利用娘親來要挾她怎麼辦?此地必須絕對安全才行。

  謝長晏揮了揮手,老嫗便繼續押著那幫人走了。

  鄭氏走過來,目送著那幫人哭哭啼啼地離開,面色凝重:「到底是誰這般處心積慮地害吾兒?」

  「我死了能得利的人。」謝長晏的眼瞳由淺轉濃。她忽然想到了辦法。當即朝孟不離招手,示意他跟自己去書房。

  到了書房後,謝長晏立刻拿起筆開始畫畫。畫幾筆,沉思一會兒,再畫幾筆,看看孟不離。

  孟不離被她的眼神看得心裡直發毛。

  如此過了一炷香時間,謝長晏終於畫完了,示意他過去看。

  孟不離一看,畫紙上是一個中年男子,分明平凡無奇的相貌卻硬生生被畫出了特點——

  左眼較右眼大,耳垂肥厚,頭髮稀疏,身形消瘦猶如一株微微彎折的竹竿。

  旁邊還標上了備註:「此人身高約五尺五分,體重一百二十左右,下巴異常光潔,少須或者無須,疑是太監。」

  孟不離驚訝地看著謝長晏。

  「認得?」

  孟不離點點頭。

  謝長晏不指望他說話,便自行分析了起來:「此人就是那天推著一車橘子監視我們的人。丁大被滅口了,但他應該還活著。只要能找到他,同樣能順藤摸瓜,揪出幕後黑手。陛下清肅了知止居,等於拔掉了對方在我身邊的眼線。這個時候,與其大海撈針地找,不如我為魚餌,讓他們看到機會,再有動作。所以,接下去的一段時間,我要你做兩件事。一,派人護衛我娘安全;二,配合我外出,引蛇出洞。」

  孟不離一怔。

  「你如果做不了,就讓師兄換能做的人過來。」

  孟不離面色一肅,彷彿受到了侮辱。

  謝長晏看著他,一笑:「那麼,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