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7 章 獨清獨醒(3)

  端午當即拿了鐐銬將他鎖了。

  柳溪拉了拉謝長晏的袖子道:「不會吧?你男人真的傻啦?」

  謝長晏嘆了口氣,眼看端午的目光朝這邊轉來,連忙也識時務地伸出雙手。

  就這樣,謝長晏、柳溪,柳溪她爹柳棟,和左顧右盼對一切都似乎感到很好奇的彰華一起被押上囚車,送往縣衙。

  此事驚動了整個柳芽村的人,村子一共三百多人,同姓柳,全沾著親。見柳溪家出事了,大夥兒全跟著囚車紛紛求情。然而端午不為所動,連柳婷婷她爹——柳芽村的村長柳富來都不管用。

  最後柳富只好焦頭爛額地衝柳棟喊道:「二哥你放心,我明早就去贖你們回來……」

  柳溪靠著謝長晏,卻半點都不害怕,反而很興奮地說道:「天啊,沒想到我還有進府衙的一天啊。」

  謝長晏內疚:「是我連累了你們。」她不該出那風頭的,要是五伯伯在,肯定要氣得罵她朽木不可雕。寧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明知柳婷婷品性不端,卻非要當眾揭穿令她下不了台。結果好,被告發了吧,連累柳溪父女不說,陛下也跟著遭殃。

  「沒事。今晚我真覺得特別痛快!柳婷婷弄虛作假,偷雞摸狗,還睚眥必報,是她的錯。咱們可沒錯!」柳溪昂首。

  一旁的彰華聽到這兒,好奇地問道:「誰能給講講發生了什麼事?」

  趕車的端午板著臉回頭道:「不許講話!」

  彰華乖乖地「噢」了一聲。

  謝長晏一個趔趄,跪在了木籠子裡。一旁的柳溪嚇一跳,忙扶她坐好:「怎麼了?」

  「發現新世界了。」

  「唉?」

  銀月彎彎,照著彰華的臉。謝長晏心中卻覺得暖洋洋的。人說禍兮福之所倚,果然誠不我欺。若不是今夜冒失替柳溪出頭,怎會招來這幫人,若沒有這幫人,彰華又怎會意外醒來?雖然他失憶了,雖然他不認得自己了,雖然他們進了府衙會有一連串麻煩事,但是……好奇怪,只要這個人醒過來了,她就什麼都不害怕了。

  她只覺得開心。

  開心得像是重新獲得了全世界一樣。

  錦繡縣雖只是個小縣城,卻經濟富裕,交通便利,駐紮著宜國很厲害的一支地方軍——繡旗軍,在屢次對抗程寇中豎立了赫赫威望。因此,府衙半點不小不說,衙役還個個厲害,一看就是刀上沾過血的。

  四人被押入府後,進了一個黑暗幽深沒有窗的小屋。不多時,端午領著一個白面青袍書生模樣的年輕男子進來:「張主簿,中間兩個就是從柳芽村抓回來的身份不明之人。」

  彰華問道:「這麼晚了,你們還處理公務?」

  端午冷冷道:「維護治安,不分早晚!」

  彰華讚賞道:「當真是官吏之典範!」

  冷面衙役卻被他那個讚賞的眼神給噁心到了,作勢嘔了幾聲。

  而那位姓張的主簿隨身攜帶茶壺,對著壺嘴灌了一肚子茶後,才耷拉眼皮看向四人:「說吧,怎麼回事啊?」

  「我不喜歡你的官腔。」彰華道。

  一旁的柳棟急忙拉了他一下:「少說兩句吧大爺!」

  彰華詫異道:「咦?你為何叫我大爺?你認識我?你是誰?我又是誰?」

  端午當即拔刀:「別再廢話!好好回答大人的話!」

  彰華乖乖「噢」了一聲,然後一攤手:「我什麼也不知道。」眼神誠懇至極,令一旁的謝長晏「撲哧」笑了出來。

  張主簿嘆了口氣:「有能說事的明白人嗎?」他看向柳溪,柳溪連忙躲到了謝長晏身後。他又看向柳棟,柳棟的嘴唇動了動,剛要開口,謝長晏搶在他前道:「我姓謝,名長晏,燕國隱洲人氏。謝懷庸是我五伯伯。」九哥曾自傲說,天底下的讀書人,可能不知道皇帝是誰,但沒有不知道謝懷庸的。

  張主簿果然一挑眉毛,一改之前的懶散之態:「三才先生是你伯父?」

  「三才先生是誰?」彰華問道。

  「你閉嘴!」端午吼他。

  謝長晏忍俊不禁。

  張主簿呻吟:「還能不能審下去了?」

  「是。」謝長晏一指彰華,「這位是我的二哥——謝知幸。」

  柳溪驚訝道:「什麼?你哥哥?他不是你的男人嗎?」

  「男人?」彰華震驚,看了謝長晏幾眼,「我覺得還是兄妹比較好。」

  「這能隨便你選嗎?」端午氣得又想拔刀。

  張主簿連忙對謝長晏道:「快細說啊!」

  謝長晏心中得知既入官府,沒有僥倖可能,與其編造身份,不如坦白直言。但彰華的身份實在太特殊了,如今又失了憶,雖說看似跟宜王交好,可誰知宜王有沒有稱霸之心。事態未明前還是再藏一藏吧。幸好二哥一向行蹤成謎,又因為面有殘疾的緣故,從小戴面具,除了特別親近之人無人知道他的真實長相。

  「我們去程國遊玩時遭遇海難,隨著箱子漂到宜境,幸得這對父女相救。但我二哥病重,昏迷沒醒。我們所有的東西都丟了,沒法證明自己的身份。想要寫信回家,又沒有郵資,就這樣混到了今天……民女所言句句屬實。」

  張主簿忽然起身,繞著謝長晏走了幾個圈:「你說你是……謝長晏?謝家的十九娘?」

  謝長晏沒有迴避他的目光:「是。」

  張主簿嗤笑,笑到一半覺得不好,收了表情,對端午道:「叫孫典史來。」

  端午遲疑了一下:「老孫頭這會兒恐已入睡了。」

  「睡什麼睡?難得有個案子,犯人還自稱是燕國前皇后,多大事啊,快叫起來。」

  端午聞言一驚,連忙去了。

  柳溪父女也都震驚地看向謝長晏。

  彰華更震驚:「我的妹妹是皇后?!」

  謝長晏心中無語,表面還要一本正經地糾正他道:「那個,不是皇后,我退婚了。」

  張主簿又想嗤笑,抓起茶壺「咕嚕咕嚕」灌了一通,才道:「那更了不得了,唯方大地千百年來唯一一個敢退皇帝婚約的謝十九娘。你說你冒充誰不好,非冒充她?」

  「為何大人不信我就是謝十九?」

  「謝十九風華絕代美絕人寰才華橫溢高貴優雅,跟她三姐謝繁漪並稱謝家的並蒂蘭。你看看自己,從頭到腳哪點符合啊?」

  彰華附和道:「確實……」

  謝長晏聽得嘴角一抽,轉頭問柳溪:「溪溪,你也不信嗎?」

  「我、我、我不知道……不過,我覺得你也挺好看的,真的,很好看!就是、就是……你的手上那個,全是繭子,還有你腿上,好多疤,還那個、那個不修邊幅……不像千金小姐。」柳溪的聲音越說越小。

  謝長晏嘆了口氣,對上柳棟的視線,柳棟沒說話,用一種別有深意的眼神打量她。

  ——這個人相信。還是老人家見多識廣啊。

  謝長晏衝他一笑。柳棟慌忙垂下頭,避過她的目光。

  這時一連串腳步聲從遠而近,門被撞開,兩人夾帶著風一起刮了進來。

  「在哪裡?在哪裡?謝長晏在哪裡?」走在前頭的是個眉髮皆白的駝背老頭,身形極為瘦小,臉上全是褶子,唯獨一雙眼睛又大又亮。

  他帶著滿臉興奮,衝到眾人面前,從柳溪臉上掃過,移向謝長晏,然後便定住了。

  謝長晏剛要說話,被他伸手阻止。孫典史的目光移向她的衣服和鞋子:「從蘆灣來?」

  「是。」

  「蘆灣今年流行駝色,一個個整得跟和尚尼姑似的。你這身布料,一看就是蘆灣染的;還有這鞋,輕薄防水,為程境內行人常穿。」

  謝長晏鼓掌道:「典史大人好眼力!」

  端午冷冷道:「少拍馬屁。你從程來,但不代表你就是謝長晏!」

  張主簿則笑眯眯地問:「老孫頭,你看她可有隱洲謝氏的芝蘭之風?」

  孫典史皺起眉頭,繼續打量謝長晏,半晌後,搖頭道:「實是看不出來。」

  謝長晏心想鼓掌鼓早了。

  孫典史又去看彰華,一看之下神色驟變:「這位是?」

  「此人在我們緝捕時突然醒轉,然後自稱什麼都不記得了。據此女交代說是她的兄長,叫什麼、什麼來著?」端午還在回憶,孫典史已一拍膝蓋道:「此子不凡啊!」

  「典史大人會看相?」謝長晏驚訝。

  「看相不會,但會看人。你看他穿的這件外衫,看似平常,其實是稀罕物。挺括不說,不易起皺,遇水立乾,還輕軟舒適,此乃燕國貢緞——雲霓!還有他的靴子……」孫典史說著對彰華道,「脫鞋。」

  彰華愣了愣,溫順地脫了一隻靴子。

  孫典史捧起他的靴子,摸了幾下道:「是用最好的胎牛皮所制,內襯極軟綿羊皮。一雙值十金啊……」

  謝長晏忙笑道:「我的這位二哥,確實喜愛享受……」

  彰華卻皺了皺眉道:「我覺得我不是這種人。」

  謝長晏扶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