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8 章 獨清獨醒(4)

A- A+

  「他是你哥哥?」孫典史立刻扭頭看她。他的眼睛又大又亮,像兩顆水汪汪的黑葡萄,卻生在那樣一張老臉上,看上去著實格格不入。

  但謝長晏此刻有些怕了這雙眼睛,不敢與他對視,只好硬著頭皮道:「他是五伯伯的長子,是我堂哥。」

  「你們長得……」孫典史在她和彰華之間轉了個來回,謝長晏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卻聽他來了一句,「是有點像。」

  唉?怎麼可能?她跟彰華哪裡相像了?!

  「你們兩個身上,都有種……唔,類似的勁兒。你們肯定同一個老師,受過同樣的教育,在一起生活過一段時間。」

  謝長晏心中歎服。真是高手在民間,這麼個小地方區區一個連品級都沒有的典史,竟生有如此一雙毒眼!

  彰華則有些茫然又有些好奇地看著謝長晏,看得謝長晏狠狠瞪了他一眼。

  然後彰華便笑了,露出了潔白的牙齒。

  算了,謝長晏想,有生之年能看到陛下如此坦然的笑容,其他瑕疵就忍忍吧。

  而這時,孫典史做了總結:「你們來到柳芽村小半個月了,其間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什麼也沒做,也不好定罪收監。既自稱是燕國人,遣送回燕吧。」

  謝長晏大喜,誰知張主簿卻皺眉道:「不行呀,知縣大人說,程王新立,看似關係有所緩和,實則更要提防有細作潛入。這兩人既然來自程國,就該核實確是燕國人後才能放。」

  「我們真的只是去程國玩的……」

  「是不是,很快就知道了!」端午一揮手,叫來幾個兄弟,「押走!」

  彰華第一個聽話地走人,走了幾步,又轉回到孫典史面前:「那個……靴子……」

  孫典史端詳著手裡的靴子,衝他詭異一笑:「八寸的鞋啊?歸我了。把那隻也脫下來。」

  彰華一愣:「你說什麼?」

  孫典史挖了挖耳朵,看向謝長晏:「你哥不懂事。你懂不懂?」

  「我懂我懂!」謝長晏忙走到彰華面前,把他另一隻靴也脫了下來,彰華想說什麼,被她用眼神堵了回去,「別說話!」

  孫典史得了靴子,高高興興地哼著小調走了。

  張主簿搖頭嘆氣,卻什麼也沒說,呷著茶慢悠悠地離開了。

  彰華怒道:「他們這是盤剝疑犯!」

  「誰說的?是我們主動孝敬的。」

  「那就是受賄!」彰華看向一旁面無表情的端午,「你們的知縣在哪裡?我要舉報……」

  話未說完,謝長晏跳上前一把摀住他的嘴巴:「少說幾句吧哥哥!差役大哥,您帶路,勞煩費心了……」

  彰華雖會武功,能輕易就甩脫她,但不知是不是因為顧忌她是自己的妹妹,最終乖乖地跟著她走了。

  四人被關進同一間牢房。

  大概因為她說出來的身份很特殊,再加上沒犯什麼大罪,因此給了個最僻靜的單間,打掃得也還算乾淨。

  謝長晏對人世間的不平事見識已久,雖淪落至此,卻新鮮感大於憤怒感,尤其彰華醒了,她心情放鬆,當即安慰柳溪父女道:「伯父,溪溪,給你們添麻煩了……」

  柳棟忙道:「不麻煩不麻煩……」然而目光躲避,挪得離他們遠了些。

  謝長晏知道他的想法,之前他雖看出他們身份不凡,但出於善良,還是收留了二人。如今聽說她竟是燕國前准皇后,那身份在小老百姓眼中實在太高不可攀,因此就生了敬畏之心,再也不能平常心待她了。

  謝長晏心中若有所失,一回頭,對上彰華的視線。彰華正在很認真地打量她,然後得出一個結論:「我覺得我們並不像兄妹。」

  「那像什麼?」謝長晏來了興趣。她很想知道,在失去記憶,恢復純真本性後的彰華眼裡,自己會是什麼樣子的。

  彰華想了半天,正色道:「你給我的感覺很熟悉,很親切……就像、就像……我的女兒。」

  「謝謝抬愛。」謝長晏一笑,然後抓起一把稻草撒在了他頭上。

  一夜無事。

  第二天一早,柳芽村的村長柳富滿臉堆笑地跟著端午進來了。

  「多謝端午哥,小小心意,哥幾個打酒喝。」柳富塞了個荷包到端午的袖子裡。

  端午依舊一張棺材臉,卻沒有拒絕,瞥了身旁的兩個衙役一眼,衙役們當即打開門鎖將柳溪和柳棟提了出去。

  柳溪不解道:「爹,咱們能走了?」

  柳富訓她:「不走等著在這兒吃午飯啊?」

  「那阿燕呢?」

  「她又不是我們柳芽村的,我才不管。光撈你們兩個就夠費勁的了……快走快走!」柳富推著二人離開。柳溪回頭似要說些什麼,但被柳棟按了回去。

  如此一來,牢中就剩下謝長晏和彰華二人。

  兩人互相對視了一會兒。彰華開口道:「他們果然貪污受賄!」

  「我還在這裡!」端午敲了敲鐵欄。

  「我要舉報你們!你們知縣……」話未說完,謝長晏又撲上去摀住了他的嘴巴,回頭沖端午諂媚道:「他腦子撞壞了,差大哥見諒!我覺得你們這種風俗特別好!真的!其實吧,我真的是謝長晏,所以呢,我其實也挺有錢的……」

  「你想說什麼?」

  謝長晏豪氣衝天道:「只要你放了我,等我回到家,要多少錢,隨便說!」

  端午冷冷一笑,轉身走了。

  「差大哥!我說真的啊!他腳上那種靴子,我送你一百雙,噢不,一千雙、一萬雙都行啊!」謝長晏趴著鐵欄大叫,也沒把他叫回來。

  彰華好奇道:「咱們家這麼有錢?」

  謝長晏將頭抵在欄杆上,懶洋洋道:「富可敵國。」

  彰華面色頓變,卻是露出了不悅之色,兩道英武的眉也皺了起來:「我們家是貪官,惡霸,還是奸商?」

  謝長晏不由得樂了,饒有興趣地看著他:「要是,你打算如何?」

  彰華一身正氣:「當然是依法治罪、依律判刑!」

  謝長晏走向他,在距離他極近的地方才停下。彰華有些不自然地後退了半步,目光閃爍道:「你看什麼?」

  「我在想……一個失憶了都不忘本心,堅持律法公正的皇帝,果然是個好皇帝啊。」

  彰華皺眉:「你說什麼?」

  「我說,你不是我哥,你是燕國的帝王彰華,今年二十二歲,是我曾經的未婚夫。」

  謝長晏在一步遠的距離裡,凝視著彰華,一個字一個字地如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