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成人

一陣悅耳的鳥鳴聲從窗外傳來。是門鈴聲。誰來了?我疑惑的看向趙沂軒。

「應該是醫生來了。」他拉了拉我身上的被子,確定我沒有一絲肌膚裸露在外面,才起身去開門。

很快他又回到了我的房間,身後跟著一位西裝革履的老先生。他看起來並不想醫生,反而像個學富五車的學者。不過我相信能成為趙家的家庭醫生,一定是個在醫學上頗有建樹的人。

「他是徐醫生,我們的家庭醫生。」趙沂軒向我介紹他的身份,卻並沒有說明我的身份。他應該就是這幾天幫我看病的醫生。想到他看見過我身上難以啟齒的傷痕,一股強烈的羞慚從我心底升起,讓我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

「石小姐醒了啊?今天看起來有精神多了。」徐醫生走進床邊,笑著對我說,臉上的神色十分自然,似乎沒有看到我臉上的難堪。

都是他害的!害我在別人臉前丟人!我恨恨的瞪了一眼趙沂軒。為什麼明明是他做了見不得人的事,可是感到丟人羞愧的卻是我?

似乎感受到我正在用目光砍他,趙沂軒把目光轉向我,在看到我臉上混合著羞愧和憤怒表情時,他輕輕的笑了起來,從他的目光中我覺得他似乎把我當成了一個正在無理取鬧的小孩子。

這個猜測頓時讓我怒火上升,我忘記了剛才的羞愧和正準備給我檢查身體的醫生,以更加凶狠的目光看向他。

「石小姐,請你張開嘴。」徐醫生出聲打斷了我對趙沂軒的瞪視。

「你……你出去……」我張開嘴,從喉嚨裡擠出破碎的聲音,命令趙沂軒從我的房間滾出去。我現在不想看見他。

聽到我的話,他收起臉上的笑容,皺起了眉頭。「別說話,你的喉嚨有傷,而且聲音難聽的像烏鴉叫。」

你才是烏鴉!我感覺怒火燃燒的更加旺盛。

「出……出去……」我咬牙。每發出一點聲音,都讓我覺得喉嚨深處傳來刀割般的疼痛,但我仍然迫使自己發出聲音。他要是再在我眼前出現,我寧願痛死。

「別再說話了。」似乎知道我心裡的想法,他終於妥協了。「我到門口去。」說完他轉身走了出去,在經過徐醫生身邊的時候,他警告性的看了他一眼。

「呵呵~~我還是頭一回看見二少爺這麼聽話呢。」徐醫生有趣的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笑呵呵的說道。

你認識他們很久了嗎?我以眼神詢問。

「從老太爺還在的時候,我就是趙家的家庭醫生。兩個少爺可以說是我看著他們長大的呢。」徐醫生一邊說一邊從隨身帶著的醫藥葙裡取出工具為我檢查。

我乖乖的任他擺佈,他的動作十分小心,完全沒有弄痛我。

「已經沒有發燒了,再吃一天的藥鞏固一下就可以了。」經過一番檢查後,他告訴我我的情況已經好多了。

這就結束了嗎?我身上其它的傷痕呢?不用檢查了嗎?

「小姐,不是我偷工減料,你身上其他的傷痕我沒辦法幫你檢查,少爺們威脅我說如果我偷看你的身體,就讓我好看。」他看著我笑著解釋,「不過第一天你昏迷的時候我有幫你做過檢查,你身上只是稍微有些軟組織挫傷的情況,並不嚴重,臥床靜養幾天應該就沒事了。」

「那天我接到大少爺打來的電話後,飛車趕來為昏迷的你做檢查的的時候,少爺他們臉上的表情我真是從來都沒有看見過。他們小的時候是和老太爺一起住在大宅裡的,老太爺的菁英教育讓他們從小就顯得很穩重老成,常常讓大家忘記他們其實還只是未成年的孩子,有時候他們的一些表現甚至讓成年人覺得緊張害怕,不過那天他們臉上驚惶失措又顯得十分害怕的表情卻很符合他們的年齡。我想要是當時我宣佈你不治身亡了,他們估機會當場殺了我,然後再自殺。」回憶起當天的情況,徐醫生似乎覺得十分有趣,輕輕笑了起來。

不過我卻覺得一點都不好笑,在聽過他的話後,一股陌生的感情從我心底升起。它不是憐惜、同情,也不是憎恨、憤怒。它是那麼陌生而深刻。

「好了,石小姐,今天的檢查就到這裡吧,我也得趕快出去了,不然二少爺會認為我在你的房間內做什麼壞事了。」徐醫生幽默的對我眨眨眼後就拎著醫藥葙離開了。

我沉浸再他的話所帶給我的震撼中,根本沒有注意到他的離開。

一雙才滿16歲的孩子懂得什麼是愛情嗎?他們會有這麼這麼強烈真摯的感情嗎?我不知道……

我這些天一直認為他們所作的一切只是源於男孩子在青春期的一種衝動,有一天他們會長大,會忘記現在所有的他們認為是愛的感覺,會為曾經做過的事感到後悔他們,會還給我平靜的生活和自由,我們將成為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

但是現在我卻不那麼肯定了。

我們未來究竟會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