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A- A+

混亂的思緒讓我病弱的身體覺得更加疲倦,混混沉沉中我再次陷入了黑暗。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我慢慢醒來,天已經全黑了,房間裡靜悄悄的,燈沒有打開,讓我覺得有些害怕。趙沂軒呢?他還在嗎?

我用力眨眨眼睛,想看清房間內的情況。一會兒後,我的眼睛漸漸適應了黑暗,接著從窗中透過的月光,我看見一個人影趴臥在我的床沿。

是趙沂軒,他還在。

看見他,我的心似乎安定多了。

我睡了多久?現在幾點了?

小腹傳來的脹意讓我無法忍受,我費力的抬起手,輕輕拍了一下趴臥在床邊熟睡的趙沂軒。

「你醒了。」他立刻直起身子,帶著濃濃睡意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

打開燈,他關心的看著我。「口渴嗎?想喝水嗎?」

拜託,不要在一個急於想上廁所的人面前提到水,這會讓我覺得更加難以忍受。

「我要……上……廁所……」我費勁的從喉嚨裡擠出破碎的聲音。

聽到我的要求,他卻默默的轉身走進我房中的衛生間內。我傻傻的看著他的背影,疑惑著他究竟有沒有聽清我的話。我是說我要上廁所,不是讓他去上廁所,他睡傻了是不是?

幾秒後,他從衛生間裡出來了,手上拿著一個形狀奇怪的容器。看著這個我曾經在醫院裡見過的容器,我覺得頭皮有點發麻。

他停在我的床邊,掀起蓋在我身上的被子,然後作勢欲托起我的腰……

我顧不得身體的疼痛,急忙用力的抓住他扶在我腰上的大手。

「怎麼了?我弄痛你了嗎?」他停住了動作,不敢再動。

「我——不——要——用——便——盆——」我又羞又氣、一字一頓、咬牙切齒的說。他到底有沒有把我當成女人看待啊,居然讓我當著一個異性的面大喇喇的在床上噓噓。雖然已經和他上過床,身體也讓他看遍了,我還是做不到,我寧願憋死算了。

「你無法移動。何況,這幾天你一直是這麼解決的。」他笑意濃濃的告訴我這個悲慘的消息。

我不活了!

我閉上眼睛,把臉用力的埋進柔軟的枕頭裡,憋住呼吸。老天啊,你大發慈悲來到閃電劈死我房裡這個不知羞恥的人吧,或者劈死我這個沒臉繼續活下去的人吧。

但是窗外還是靜悄悄的,我所期待的閃電並沒有降臨。我就知道老天一向不眷顧我,否則我也不會淪落到如此悲慘的境地。

我感覺身體被輕輕抱起,我連忙睜眼。他眼中還帶著濃濃的笑意,輕手輕腳把我抱在懷中,朝衛生間走去。

他把我輕輕的放在衛生間的馬桶上,自己則靠在洗手台前注視著我。

滾出去啦!我用眼神命令。腹下強烈的感覺讓我恨不得立即釋放,但他的視線卻讓我無法痛快的解決生理需求。

他沒說什麼,默默的走了出去,並為我關上了門。他臉上的表情讓我恨的牙癢癢的。沒羞沒恥的人,只有他才會大大方方的當著其他人的面上廁所。

我很快解決了自己的生理需求。

我抬頭時無意間看到了洗手台上的鏡子,鏡子中我顯得狼狽極了,渾身上下佈滿了青青紫紫的淤血,脖子上一圈黑色的手印顯得尤為恐怖,短短幾天的時間我的臉就瘦了一圈……

看到鏡子中的影像,我彷彿又回到了悲慘的那一天……

痛苦恐怖的記憶讓我低低的哭了起來。

「你怎麼了?」不知什麼時候,他又走進了衛生間,蹲跪在我的面前,臉上佈滿驚慌、緊張和心疼。

「都是你們……你們把我害的那麼慘……你們怎麼那麼壞……我好可憐……哇……」我揚起酸痛的雙手用力的捶打著他,虛軟的雙腿也用力踢著他。

「乖,別哭了,你的喉嚨會痛,眼睛哭腫了就不漂亮了,乖。」他沒有抵擋我胡亂的攻擊,只是心疼的擦拭著我的淚珠,輕輕的把我抱在懷裡,一邊朝臥室走去,一邊輕聲哄著我。

我埋在他的懷裡放聲大哭,宣洩著這些天所收到的委屈。

就這樣哭很久,我心中的鬱悶委屈似乎終於得到了宣洩,情緒也稍稍平靜了下來。我漸漸的止住了哭泣,但仍不住的抽噎著。

「寶貝,只要你不再想逃離我們,不再把我們當成孩子看待,我們永遠不會在這樣對待你。看到你身上的傷痕我們一樣會覺得痛。」他認真的向我保證。

我瞪了他一眼。限制別人的自由還不准別人反抗,反抗就要被殘忍的懲罰,他以為他們是皇帝嗎?就算他們是皇帝,我也不是他們統治下的臣民。

不過,我並不想跟他討論這個,因為他根本不會聽。

「我肚子餓了。」我沒好氣的轉移話題。

「晚餐你想吃點什麼?」

「什麼的可以?」我挑釁的問,我的心裡突然浮現出一個無聊幼稚的壞主意。

「當然。」他縱容了我的挑釁。

「我想吃成都川菜的老皮嫩肉、辣子雞丁,歐風料理的德國豬腳、蒜味烤田螺、奶油什錦海鮮通心粉,吉阪大陸的日式烤肉串,老船王的墨西哥卷餅,唐御王朝的蝦肉蒸餃、豆沙包、元盅雞湯,點心要京兆尹的果仁奶酪和麻布茶房的燒蕃薯霜淇淋。」我一口氣點出一串菜譜。

其實這些東西我一樣都沒有吃過,它們的價錢都貴的驚人,我一個窮學生根本沒錢去奢侈一番,而且這些名店的招牌菜都是限量供應的,就算我豁出去大出血也不見得吃得到。我對食物一向不講究,可以吃飽就好,常常是用泡麵、麵包一類的東西打發日子,有時嘴饞時我回到超市裡去買點肉類、海鮮什麼的,回去自己料理,反正我也有一番好手藝。之所以會牢牢的記住,實在是因為它們太有名了。

「你只想吃這些?還有別的嗎?」

口氣夠大的。我就不相信在現在的這個時間他還能買的到這些食物。

「暫時要這些就可以了。」

他點點頭,轉身下樓去了。

呵呵呵~~~傻瓜!把這些分佈的極為分散的飯店都跑遍不累死你才怪。誰叫你對我那麼壞,活該受報應。

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