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水鬼攔路

A- A+

天上沒有星子,更沒有月亮,漆黑得像一個大洞,讓人有些顛倒分不清上下,似乎一失腳就要墜進去。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一個莫約十二三歲的小孩孤零零一個人在路上急速的走著。右手握著一小串佛珠碎碎的念,左手提著個油皮燈籠。

與其說她是走不如說是在跑,因為那些東西一直在後面跟著她,只是因為佛珠的原因不敢太靠近。周圍漆黑一片,只看得見燈籠熒熒鬼火一般在半空中飄移著。四野寂靜得有些詭異,連流水聲,蟲鳴聲都聽不見。

馬上就要到村子裡了,進了村就好了,小孩不斷提醒自己,蒼白著臉,冷汗直往下掉。騰出右手把身上披的八隻黑狗皮拼制成的披風裹得更嚴實一點,妄圖不讓自己的氣味更多的散發出去。

可是走到村頭的小石拱橋上,小孩還是傻那裡了。一個打著紙傘的女人站在橋上正對著她,傘面上繡的是紅得耀眼的桃花,白色的衣裙上也是。傘打得很低,看不見臉。明明是炎熱酷悶得沒有一點風,可是那裙袂卻激蕩的上下翻飛著。

小孩嚇得停在那裡雙腿直打顫,完了,遇上鬼攔路了。

「南無阿彌陀佛……」她繼續低聲念著,側過身子想從橋另一邊過,低下頭裝作沒看見她。卻發現她眨眼間又站在了她的面前。精致的白色繡花鞋上沾滿了泥,腳邊是一灘的水,還有各種綠色的水藻和貝殼。這時她才看清,那裙擺上的哪是桃花,分明是濺染的鮮血。

突然,手中燈籠本應該溫柔的黃光開始詭異的從青色變成紅色,好像也被血染過了一樣。空氣裡滿是刺鼻的河裡的膻氣與血的腥臭。

「南無阿彌陀佛……」硬著頭皮把佛珠舉到前面,那女鬼退了兩步,小孩又前進兩步,那女鬼又退兩步。快到橋頭時,卻聽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響起。

光的一下,面前的女鬼散裂了開來,肢體斷作無數截,仿佛被硬生生砍碎一樣,一地都是血和蛆蟲。

小孩嚇得差點扔了手中的佛珠還有燈籠就往回跑,兩條腿抖個不行。

卻見有個圓圓的東西骨碌碌的從傘下滾了出來,滾纏著黑色的長髮,竟然是那個女人的頭。小孩渾身上下如被冰凍,半點都動不了了。一個聲音不停的在心底喊,快跑快跑,可就是移不動一點步子。

那頭皮球一般,S型的左右亂竄,撞到橋欄又反彈回來,一會兒就蹭到了小孩的腳邊,嚇得她差點沒整個癱軟的坐在地上。

靜止了片刻,小孩瞪著腳邊那個突然不動的頭,心都快從喉嚨裡跳出來。卻見突然,那個頭一下翻轉過來,小孩這才看到她的臉,臉上黑乎乎的兩個大洞,眼睛竟然被硬生生摳去。一只不知道到哪裡去了,另一只由一些血管、神經和組織牽連著半掛在臉上,晃來晃去,白慘慘的眼珠還飛快的轉著,向上直瞪著她。嘴唇似是被河裡的魚都咬爛了,殘缺不全得瑟瑟哆嗦似是要向她說些什麼,卻只發出風吹木頭門一樣嘎嘎的響聲。

小孩忍住嘔吐的沖動,跨過那個頭就往前跑,顧不得正踩在一地的殘肢上。突然間腿被抓住,是一只半截的右手,手指在水裡泡漲了,腐爛而發白,手臂肉端處可以看見森森的白骨。

驚恐當中,發現那個腦袋又飛快的像自己彈了過來,張開大嘴就咬到了自己的右腿小腿上,劇痛之中更加伴隨的是刺骨的陰冷,瞬間傳遍了四肢百骸。

小孩揮舞著佛珠向那頭上打去,然後聽見一陣仿佛生肉放在燒紅鐵板上的嘶嘶響聲,好一半天那個頭才鬆口脫落。小孩拔腿就跑,卻突然聽見什麼破裂的聲音,腳底下什麼東西硌著自己。抬起來一看,竟然是那女鬼的另一只眼球不小心被自己踩爆了,正流出滾滾的膿水和蛆蟲。

小孩一邊乾嘔一邊飛也似的逃下橋,發現那隻手竟然還抓在自己腿上,而那個腦袋還在橋上蹦呀蹦呀,上下牙齒互相敲打著,叫著「手,手,手……」聲音又淒慘又恐怖,只是下不了橋,無法追來。慘死在水上的人,靈魂只能永遠困在那裡。

小孩使勁把那殘臂從腿上扯了下來,用力的拋回橋上。然後轉身不要命的往前跑。臉上早嚇得半點血色都沒有了。

村子裡的人此時都睡了,安靜得連聲雞鳴狗叫都聽不到。小孩在一家藥店前瘋狂敲門,整村人卻仿佛都在睡夢中死去一樣,沒有半點反應,沒有一家燈亮。小孩拼著命的敲了好半天裡面才有了一點動靜。

「誰啊……」

「張大夫,張大夫,我是小骨!快救救我爹,他快死了!」叫小骨的孩子心急如焚的大聲叫道。

「哦哦,小骨啊,你別急,等我穿好衣服收拾好,馬上,馬上……」

不一會兒,一個半白頭髮的老男人提著藥箱出來了,和她一塊匆匆往回趕去。

「你怎麼晚上一個人出來了啊!沒遇上什麼吧?」

「剛剛在橋上有……沒辦法,爹突然病得很重……」小骨拉住張大夫的衣服,躲在他身後,一瘸一拐的走著,身子依然不停的發抖。慢慢的走近小橋時偷偷探出頭來,卻發現剛剛那一地的殘屍還有自己踩碎的眼球全都不見了。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她的八字太輕,陰氣太重,天煞孤星,百年難遇。出生時即伴隨著母親的難產而死,滿城異香,明明盛春時景,卻瞬間百花凋殘,於是取名叫花千骨。

父親是個屢次落第的秀才,因為命硬,倒也一直撫養她到如今。但是因為花千骨體質太易招惹鬼怪,給村裡惹下不少麻煩,只好單獨領她住在村郊小河邊隨意搭建的木屋裡。

花秀才請了游方的高僧來給花千骨驅鬼改命格,和尚也只是搖頭,給了花千骨一串隨身攜帶多年的佛珠,還有讓用八隻黑狗的皮做披風掩住花千骨身上普通人聞不見只有鬼怪能聞到的異香。並囑咐太陽落山後便不要讓她出門,這才安然活到了十二歲。

張大夫憐惜她小小年紀就受如此多的驚恐和磨難。一向對他父女倆多加照顧。他是醫生,手上握過太多人的命宿,沾染過太多人的生死,身上陽氣和煞氣都比較重,一般小鬼不敢來招惹。牽著花千骨的手回到他們住的地方,一路倒也沒遇上什麼麻煩。

只是花秀才病得很厲害,和花千骨長期生活在一起,總是難免有各種的邪氣纏身,不到四十的年紀卻蒼老衰弱的像五六十。張大夫一個勁的搖頭歎息,怕是熬不過今晚了。

花千骨跑進跑出的燒水,煎藥,給花秀才抹身,擦汗。不敢讓自己閒下來,心裡隱約知道,所以一直擔驚受怕。這是她世上,唯一一個親人了。

花秀才終於還是沒能挨到天亮,彌留之際,擔心的仍是自己死後花千骨一個人該怎麼辦。張大夫安慰他說會收養照顧千骨,花秀才卻一不想牽連他,二也怕他保護不了千骨多久。於是交代花千骨等他死後去傳說中的茅山拜師學藝。等學有所成,就再不怕妖魔纏身了。

花千骨握著父親逐漸冰涼的手,心裡淒蕪荒涼一片,連父親都走了,自己孤孤單單一個人留在這世上又有什麼意義?努力的逼迫自己不要哭不要哭,從小到大,父親唯一對她嚴厲的時候就是不准她哭。她知道一是因為她一流淚必定天有異相,二是知道自己不能一直陪著她,逼著她努力的學會獨立和堅強。

張大夫幫她把腿上的傷處理了一下,擠出發黑的濃血,灑上些許香灰,又塗了點藥膏,包扎好。只是一點屍毒,倒也並不嚴重。

第二天張大夫和村裡幾個熱心人幫著她把喪事簡單的辦了。張大夫認為她年紀還太小,不能一個人便外出去闖蕩,希望先收養她,最起碼先把腿上的傷養好。她卻下定決心立馬啟程,聽從父命上茅山去學道。張大夫拗不過她,只好幫她把家裡值錢的東西都變賣了,然後又資助了她些許銀兩。

第二日晚花千骨裹著狗皮披風,聽著屋外的大風還有鬼哭狼嚎,在空蕩蕩的木屋中光光的床板上睜著雙眼躺了一整夜。腦中蓄滿了悲傷和對未來路途的迷惘。翌日大清早,便告別村裡人向著茅山進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