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蘿卜排隊

A- A+

在路上顛簸了兩個多月了,好不容易來到茅山腳下,歇息了一晚,便向山上進發。無奈怎麼走,都上不了主峰大茅峰。明明就在眼前了,可是上上下下的又回到原地。

莫非又遇上鬼打牆了?她本就是個路癡,不管指路的人跟她說的有多詳細,就算把地圖畫給她,她也還是總會迷路。再加上晚上不能趕夜路,白天又老遇鬼打牆,所以走了那麼久才到茅山。

可是在山上繞來繞去好些天了,從二茅峰到三茅峰,從這個頂到那個洞,明明頂峰就在跟前了,她就是上不去。

花千骨舉目遠眺,崇山峻嶺之間皆是一片蒼翠之色,渺無人煙。高高聳立的茅山之巔似綠色蒼龍之首,漂浮在茫茫雲海間。

唉,神仙啊,你們到底都藏在哪裡啊?花千骨抬起頭望望剛剛還陽光明媚卻突然變陰暗的天空,伸出手去,發現竟下起濛濛細雨來。周圍除了樹還是樹,突然又有些分不清哪邊是北了。

花千骨穿著改小了的父親的青色袍子,頭髮高束裝扮成男孩的樣子,還戴著斗笠,左手提著包袱,右手杵著樹枝臨時砍成的拐杖,身上披得依然是她那件形影不離的狗皮大衣。腰間,還別了一把破舊的鐮刀。

雨逐漸大了起來,地上的泥漿裹在腳上,走得更加艱難了。不行,好累,花千骨就地坐在一棵大樹下避雨休息。她一般白天趕路,晚上盡量找寺廟、農家或者旅店的馬棚落腳。要是碰到荒郊野地,也只好找些破廟,或者爬到樹上睡覺。

雖然好幾次見鬼還有鬼壓床,但還好有佛珠還有在廟裡求的符什麼的守護都沒有出什麼事。而且她知道父親的魂靈也一定在默默守護著她。只是最近遇上的鬼魅越來越厲害了,果然是自己那小山村所比不上的。幸好茅山是靈氣之地,她雖然在這轉悠好幾天了,不過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都沒有遇上什麼麻煩。

掏出饅頭大口的吃著,從來都只聽眾人口中傳說什麼茅山道士捉鬼降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又真的如傳說中的這麼厲害。自己身上沒多少銀子,交不起多少學費,不知道那些道士們,會不會收一個女娃兒做徒弟呢?

雨慢慢收住了,花千骨繼續往前走。剛下過雨,林子裡有一陣綠葉青草混合著泥土的味道。天開始放晴,路邊花朵上的露珠一顆顆都亮晶晶的。花千骨心曠神怡的停下來,蹲下身子睜大眼睛看著,努力回憶著這種花的名字。她從小愛花成癡,無奈過手的花兒都瞬間凋殘,化作飛灰。所以她只能看不能碰,郁悶得不得了。

每次看到花朵心裡總是軟軟的,多想用手戳戳那白色的瓣兒,嘟起嘴巴在花蕊上親幾口啊!低下頭去,用鼻子嗅了嗅,只覺得自己唇齒之間,都是花朵的清香,心情一陣大好。

猛的站起身來,卻不防下雨地滑,不小心從路邊的斜坡上摔了下去。反射性的伸手抓住地上的植物,鋒利的鋸齒形草邊在手上劃開了一道道口子,鮮血滴進土裡,四周的一大片花地瞬間全部焦黑。花千骨看著自己做的壞事一陣心堵。

下面雖不是很高,跌進灌木叢裡肯定還是要弄一身傷的。她努力攀著枝枝草草往上爬。腳下一滑,本就鬆軟的泥土全部塌了下去,花千骨手忙腳亂的剛好踩到似乎是從斜坡上突出來一個什麼東西。然後用力一蹬,爬了上去。

拍拍身上的泥回過頭去一看,自己踩的那個哪兒是石頭,分明是一塊白森森的大腿脛骨。還有部分的骨頭隨著塌下的泥土散落到灌木叢裡去了。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花千骨心裡涼嗖嗖的,這屍骨或許是誰在這荒山野嶺中被賊人所加害隨意扔棄,然後被野獸吃掉的吧。雖然有點膽寒,但還是慢慢的順著斜坡滑下,把屍骨一點點的搜集籠來用一件衣物包住。然後挖了個不深不淺的坑給埋了,再砍了跟木頭插在墳上。

「你叫什麼名字呢?就寫做無名氏好了。呃……我能力有限,也沒有薄棺,只能勉強合衣葬你,好歹有個墓穴你也不用做孤魂野鬼。你在天有靈,不要怪罪晚輩今天踩到你屍骨之上,我是不小心的。咯,這個饅頭孝敬給你吃,你吃飽了就早點去投胎吧……」

花千骨用小刀歪歪扭扭在木頭上刻了幾個字,然後拜了拜,轉身繼續找上山的路。

只是一直到天快要黑了,依然沒有找到,她只好又回到前兩天休息的那個洞裡。燒一堆火,啃著硬邦邦的乾糧。心裡不免一陣灰心氣磊,這山上真的有道士和神仙什麼的麼?為什麼自己都找不到呢!連首峰也上不去!唉……

用樹枝灌木什麼的堵住洞口,夜裡仍然還是睡得不踏實。一有點風吹草動的又驚醒了。一直到後半夜,困得實在不行了。迷迷糊糊中見有人進來,站在自己床邊,卻是個道士打扮的高冠少年。

「啊,終於找見了!請道長收我為徒!」花千骨連忙跪到地上。

少年搖頭:「快快起來,我今天來是特意向你致謝的。若不是你我還不知道要在這山上飄蕩多久。」

花千骨臉色煞白的反應過來:「你……你是白天的那個,那個……」

少年微笑點頭:「你不要害怕,我是來謝你的,另外還想拜托你幫我個忙。」

「幫,幫什麼忙?」

「我想讓你給我師傅浮屠道長帶句話。」

「他是茅山上的道士麼?」

「不是,我不是茅山弟子,是嶗山派門下。我叫林隨意,本來一個月前師傅讓我來給茅山清虛道長送個東西,可是中途被大魔頭春秋不敗截住,不但搶走了東西還用法力毀了我的靈體。我希望你如果能見到清虛道長的話,把這件事告訴給他,請他轉告我師傅,他老人家現在一定還著急的等我回去呢!」

「哦,哦……」花千骨連連點頭,「可,可是我要怎麼才見得到清虛道長?我來這已經好多天了,找不到上山的路。」

「你是來茅山拜師的麼?」

「是的。」

「你一個女孩家也想斬妖除魔麼?我沒聽說過茅山還收女弟子。」

「我也不是想要斬妖除魔啦,只要那些東西離我遠點,別來纏著我我就阿彌陀佛了。」

「你的氣味的確很奇怪,只是我法力尚淺,還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你可以跟我說上山的路怎麼走麼?」

「的確很麻煩,你身上一點法力都沒有,開不了密徑。而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各個門派都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茅山黃光照頂,守備森嚴,到處都是符咒,所以我在這周邊游蕩了快一個月了都半點不能靠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猜師傅讓我帶的東西可能有關,可是他什麼都沒跟我說。我現在也沒辦法幫你上山。」

「就沒有人從山上下來麼?」

「一般情況下會有的,可就我最近一個也沒看見。不知道九霄萬福宮發生了什麼,可能道長們都盾地飛身,騰雲御劍直接從山上走的。」

「那我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去嶗山吧,直接跟我師傅說,也可以求求他,讓他收你為徒,他心很軟的,愛吃臭豆腐,你只要不停求他再拿酒和臭豆腐賄賂他,不怕他不答應。」

「哇,你好強啊!」

「呵呵,我愛偷懶,總挨罰,每次都這樣蒙混過關,所以也沒學到多少東西。早知道自己多用功一些,或許也不用在春秋不敗手下死得那麼慘……」

「你,你別傷心啊,我會盡力幫你的。可是我還是比較想上茅山,這是我爹臨死前囑咐我的。就沒有什麼別的辦法了麼?」

「有吧,聽說,在離這不遠的瑤歌城裡,有個叫異朽閣的地方。相傳每一任的異朽君都精通秘術,只要你能夠付出一定的代價,就可以知道任何你想知道的事情。你去找異朽君,他一定知道怎樣上山的。你在這無頭蒼蠅一樣亂轉也不是辦法。」

「真的麼?那好,我明天就下山去找他。」

「好,那就拜托你了……」

「恩,你放心的去吧……」花千骨一面抹汗一邊跟他揮手。

少年轉瞬不見,花千骨深呼一口氣,倒了下去繼續蒙頭大睡。

兩天之後花千骨站在瑤歌城中心的主大街上,目瞪口呆的望著「之」字型的隊伍排滿了整條長街。什麼樣的人都有,上到達官顯貴下到乞丐走卒,每個人手裡都拎著一籃子蘿卜。

花千骨無語加好奇的拉住一個歪嘴大叔詢問異朽閣怎麼走,歪嘴大叔斜眼瞅著她。

「一看你就是來找異朽君解決問題的吧?你順著這個隊伍一直走,到前面再拐個彎,隊伍盡頭的那個樓閣便是了。」

花千骨下巴差點沒掉下來:「這麼多人都是來向異朽君問問題的麼?」

「那是當然,這世上多少人會遇到麻煩需要幫助啊!你以為只你一個?」

「那為什麼每個人都拿一籃蘿卜啊?」

「異朽君你以為是誰相見都能見的麼?那豈不是要忙死。不光問他問題需要付出代價,見他一面也需要付出代價。而這籃蘿卜就是啦!我跟你說啊!這個每次要見他需要的東西都不一樣,上次是大白菜,最近這異朽君迷上了吃蘿卜,結果這附近方圓百裡的蘿卜幾乎都快賣脫銷了!可是能讓異朽君滿意的蘿卜寥寥無幾,見著他的人就更少啦!那些有錢人大老遠的從各地帶著最好的蘿卜特意趕來,沒見著又只好灰溜溜的回去了。」

「就沒人綁了他或者潛進去見他麼?」

「你這傻孩子,你以為這異朽閣是這麼好闖的啊,就是皇帝老子來了也只能乖乖的帶著蘿卜站在這排隊!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反正全天下不管各門各派,所有的人似乎都很忌憚異朽閣。」

「哦,那我現在得去找蘿卜然後來排隊是吧?」花千骨一轉頭發現他們身後已經排了很多人了,隊伍移動倒也挺快的。

「對,可是這附近的好蘿卜基本上都賣光了。百姓家裡自己種的應該也被收購完了。你去城裡最大的專門賣水果蔬菜的怡和堂去看看應該還有賣的,不過剩下的應該都不會很好而且價格很貴,你買了也是白買。」

「這樣啊,這附近哪座山上有野生的蘿卜麼?」

「你要自己挖啊?你年紀這麼小可別老往山上跑,這附近山上野獸挺多的。」

「沒事,我三根骨頭二兩肉,老虎見了還不一定吃我呢!」

「你往城西走,那邊的山上或許有。」

「哦,好,謝謝大叔啊。」花千骨走了兩步又轉過頭來忍不住問道,「大叔你又是想問異朽君什麼問題呢?」

「我?我就是想問問是哪個殺千刀的把我家唯一的一頭牛給偷走了!被我知道了,我要他好看!!」

呃,花千骨抹抹汗水乾巴巴的笑了兩聲,然後轉身離開,貌似這個應該去找官老爺吧?這個異朽君還真是可憐,每天這樣忙得過來嘛。人怕出名,豬怕壯,這話真是一點不錯啊!

在西山東轉西轉,總算找到了幾棵蘿卜,花千骨小心翼翼的挖出來,因為是野生的所以個頭小點,但是白白嫩嫩的,隨便在褲子上擦了兩下泥土放進嘴裡,又脆又甜的。最可笑的是,她還挖出了一小株人參。咬了一口以為是蘿卜,呸呸呸,一點也不好吃,隨手便扔了。

在小溪裡洗了洗,沒籃子便用衣服包了起來又跑去排隊,這時候天色已晚,幾乎沒幾個人了。

花千骨看到坐在門口的一名綠衣女子一個個檢查,翻著眾人筐裡的蘿卜。然後又不耐煩的揮揮手,示意不合格,下次再來。

輪到花千骨時,緊張得她滿手心都是汗。小心的拎住衣角兜著蘿卜,給那人看。

那女子倒是沒看蘿卜,盯著花千骨打量良久,然後低聲對身旁的紅衣女子說了什麼,那女子匆忙的跑進去了。

「這蘿卜可以麼?」花千骨怯怯的問,這綠衣女子五大三粗的,比一般男人還長的高,一雙大腳快要有她兩個那麼長。長得倒也不醜,就是樣子有點凶。

「怎麼這麼小?這是蘿卜呢還是蒜頭?」

花千骨連忙辯解:「可是很甜啊!」

綠衣女子拿了一個嘗了一口:「你自己挖的?」

「對啊,就在西邊那座山上。」

「你也真厲害,跑到亂葬崗上去挖蘿卜,不過這死人血肉滋養長起來的蘿卜味道的確挺不錯,你進去吧!」

啊?花千骨嚇得差點沒把蘿卜全掉地上。突然有種想吐的感覺。

渾渾噩噩不計較身後一串想殺她的目光的往前走著。她本以為這樣一個充滿神秘的異朽閣應該生得破破爛爛在某個山林湖畔,桃源深處高高聳立著。

沒想到不但在鬧市正中,而且修得如此富麗堂皇。屏風,庭院,山石,長廊,處處幽美雅致,雕花的欄桿,盛艷的荷塘,花千骨從來沒到過這麼好看的地方,不由得慢下了步子,不停的四處張望。前面帶路的女子面色匆匆也沒留意她是否跟上。等花千骨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迷路了。

完了,怎麼那麼大,自己轉到哪裡了?花千骨在九曲回廊上忐忑不安的到處找剛剛給自己帶路的那個人。發現這麼大一個宅子裡,竟然一副一個人都沒有的樣子。所有房間裡都漆黑一片。

她開始害怕起來。繞啊繞繞到一個歪歪扭扭的像塔一樣的閣樓面前,發現只有二樓的門是半掩著的,裡面有微弱的光。

「有人麼?有人在麼?」她大聲喊著,可是半點回音都沒有。

慢慢向那個閣樓走了過去,突然整個身子向被閃電擊中一般一陣麻痺,差點就站不穩。低下頭看見四周地上熒光閃閃,竟然是一副巨大的五行八卦的圖樣。而自己似乎不小心剛好踏了進去。一隻腳在外面一隻腳在裡面的遲疑了片刻,發現身體接下來並沒有什麼不適。繼續往裡面走去。

莫非異朽君他,就在樓上?

硬著頭皮到了閣前,她小心的開始上樓梯,年久失修的閣樓,每走一步都發出咯吱咯吱好像馬上要塌掉的聲音,花千骨心怦怦直跳。

終於,到了那扇門的前面。花千骨咳嗽一聲,小聲問道:「有人在麼?」

依舊沒人回答。狠下心,推開門走了進去。然後發出了比見鬼還要可怕的一聲劃破夜空的刺耳尖叫。

她發現,房間裡到處是用紅色絲線懸掛著的人的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