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舌頭開會

花千骨見過的鬼怪多多了,可是哪怕再怎麼血腥恐怖,也沒有眼前的這一幕來的詭異嚇人。

成千上萬條舌頭密密麻麻的從高空中用紅線垂掛下來,參差不齊,布滿頭頂,好像懸掛的屍體。而各種各樣的舌頭,有的大有的小,有的顏色深有的顏色淺,有的乾枯發黑,像枯萎的花朵。而有的還舌苔鮮紅,舌尖在微微顫動,仿佛不甘紅線的捆綁在拼命掙扎,截斷的那頭甚至還滴著新鮮的血液,就像剛剛從人嘴裡拔出來一樣。

花千骨一陣作嘔,只覺得渾身上下像有千百萬隻螞蟻在爬。

連忙轉身往回走,卻彭的撞在一個人身上,嚇得又是一陣驚聲尖叫。

三魂不見了七魄的睜大眼睛看著面前的也不知是人是鬼。一襲寬大的黑衣,猶如蝙蝠的翅膀,上面有奇怪的三角圖案與暗紋。臉上戴著一個極端猙獰又恐懼的餓鬼面具,突爆的眼球,還有伸出來的上面扎滿了釘子的長長的舌頭。

「阿彌陀佛,不要吃我,啊彌陀佛,不要吃我……」花千骨連連鞠躬,以前聽村裡說書的老人就講十八層地獄裡有一層叫拔舌地獄,那裡的小鬼專愛吃人的舌頭。

佛言:喜兩舌讒人、惡口、妄言、綺語、或貢高誹謗經道、嫉賢妒能、恃才傲物,入此地獄。

獄中鬼卒會用燒紅的鐵鉤直接勾斷人的舌頭,或者用鐵鉗夾住舌頭,硬生生拔下,而且不是一下拔下,而是慢慢拉長,拽細。然後再用燒紅的鐵刺刺穿人的咽喉,叫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不能言語,痛苦萬分,至千萬歲盡。一般再投胎為人者,也多患瘖啞不能言語。

嗚嗚嗚,莫非自己掉進了拔舌地獄啦?

「我吃你做什麼?」

卻突然聽到一個尖銳緩慢的說話,詭異得卻根本就不像是人的聲音,花千骨掉了滿地的雞皮疙瘩。

卻見那惡鬼模樣的家伙,低下頭來,慢慢貼近花千骨的脖子,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喉嚨裡發出咕嚕咕嚕的贊歎聲,像是聞到了好吃的東西。

「我不好吃的!渾身又髒又臭,你別吃我!我連著趕路已經好些日子沒洗澡了!!」

花千骨一面側身,一面想溜,無奈路被那人堵住了。

「你居然破了陣闖進這裡,被你看到了異朽閣最大的秘密,難道還想,就這樣離開麼?」

花千骨欲哭無淚,吊那麼多惡心的舌頭,誰想看啊!退了兩步,借著牆上微光,低下頭去看對面人地上的影子,還好還好,不是鬼,不是鬼。

「我不是故意的啊,我保證不會說出去,我很健忘的,我一出去就把今天發生的所有事全部都忘了!你相信我!」

「哦?我相信你,可是我憑什麼相信你呢?你要我相信你的代價是什麼?」

「我,我,我發誓!若有違背,我不得好死!」

面前的人突然抽出一把刀子遞到她面前。

「啊!不是吧,要殺人滅口麼?」

「留下你的一滴血。」

「啊?什麼?」

「留下你的一滴血。」

「只要一滴血啊,那好辦好辦。」花千骨咬緊牙關,狠下心去,終於在食指上割了一道口子,擠了一滴血出來。滴在了那人遞過來的一個亮亮的東西上。

「這下我可以走了吧?」太可怕了,位於那麼多舌頭的虎視眈眈之下,面前還有那麼恐怖的一個人。

「你不是來找我問問題的嘛,都還沒問,就這麼急著想離開?」

花千骨愕然:「你,你是異朽君?」

「是。」聲音拖得長長的,顯得陰陽怪氣。花千骨再怎麼想也沒想到傳說中的異朽君是這個樣子。不過倒也沒剛才那麼害怕了。

「你喜歡吃蘿卜啊?」突然很好奇的忍不住問道。

對面的人咳嗽兩聲,花千骨覺得他是在面具下失笑。

「這就是你要來向我請教的問題麼?」

「啊,不是不是,有比這更要緊的。我是想問問你我想去茅山拜師學藝,可是怎麼都上不去,有什麼辦法沒有?」

異朽君沉吟片刻。

「回答我也是需要付什麼代價麼?還要血麼?我多得是!」花千骨奮勇獻身的卷起了袖子。

「這個問題太簡單了,用不上付出你的血。你只需要告訴我你的生辰八字,還有姓名籍貫,總之越詳細越好。」

花千骨疑惑的皺眉,是查戶籍的麼?告訴他那些應該無所謂吧?他不會用巫術給自己下降頭吧?卻也只有老老實實的說了出來。

異朽君點了點頭把一個透亮的露珠一樣的掛墜遞給了她,花千骨拿到眼前細細端詳,清亮透徹的如同淚水一般閃閃發光,而裡面,竟然有一絲紅色的血暈,像花瓣凝結其中。竟自己剛剛流下的那滴血嗎?

「這個……?」

「這叫天水滴,鳳凰的眼淚凝結而成。你戴在身上,便上得了茅山了。」

「啊!真的!這麼簡單啊!太好了!謝謝你!」

「不用說什麼謝謝,這是應該的。這世間,沒有什麼不需要付出代價,那些蘿卜,是你見我的代價。而你想從我這裡知道的,無論是真相還是消息,代價的大小由其價值來決定。你已經付了報酬,我給你解答,可還公平?」

「恩恩,是不是我想知道什麼都可以?你可不可以幫我看看我能不能拜到師,可以活到多少歲啊?」

「我又不是算命的,未來在你自己手中,我也並不是像江湖傳言的那樣無所不能。我可以知道歷朝歷代發生的幾乎所有事,還有無數被歲月風塵掩埋的真相,可是,永遠把握不了人心。」

「哦……可是,你是怎麼知道那麼多事的呢?」

「你看到這滿閣樓懸掛著的舌頭了麼?」異朽君手一揚,花千骨低下頭不敢抬頭看。

「我的愛好,便是收集人的舌頭。」

花千骨面色蒼白。

「這裡的舌頭,有幾百年前我的祖先收集的,也有最近我才收集的。這些舌頭裡,有男人的舌頭,女人的舌頭,老人的舌頭,小孩的舌頭,皇帝的舌頭,也有乞丐的舌頭……你喜歡,哪一種?」

花千骨緊緊抿住雙唇使勁搖頭。

「你知道麼?這世上萬千生靈,不管是天上飛的,還是地上跑的,沒有一種沒有舌頭。可是舌頭之所以存在的最重要的意義,不是因為味覺而是因為言語。」

「言語?」

「你想知道什麼是真相麼?舌頭會告訴你。而收集來越多人的舌頭,你便知道了越多的消息。異朽閣為什麼成為全天下最古老最神秘的答疑庫同時也是情報網,就是因為,我們擁有全天下最多的舌頭。」

「舌頭也會講話麼?」花千骨牙關打顫。

「當然會啊,舌頭還會唱歌呢,你過來,我讓這個舌頭唱給你聽。」

花千骨看那舌頭蠕動了兩下,嚇得退了老遠去。

「不用了,不用了!」

「這些舌頭,每條都是很聽話的喲,他們有時候也會需要澆澆水,有時候也需要把天頂打開,讓它們曬曬太陽。」異朽君抬頭望著這些舌頭,寵溺的口氣,就像在談論著自己的孩子。

花千骨咽了咽口水。

「你問它們,它們都知道麼?」

「如果是他們生前見過的,經歷過的當然知道。如果沒有舌頭知道的話,有時候它們也會一起討論,然後商量出最好的解決辦法。」

花千骨沒辦法想象幾萬條舌頭聚在一起開會的樣子,實在是太讓人毛骨悚然了。

「到哪裡找那麼多舌頭啊?」

「有的,是從死人身上割下來的,有的,是來異朽閣問問題的人,答應付出的代價,到了那個人快要死的時候,便會有異朽閣的朽人出現在他的面前,在他未斷氣前把舌頭拿走。」

「那不是很疼麼?為什麼不等他死了再取了?」

「這個,死人的舌頭和活人的舌頭是不一樣的。死人的舌頭割下來的話,你只可以問它一個問題,而且它只能回答一遍,說完了,便枯萎了。而活人的舌頭,只要你好好灌溉,它可以回答很多問題。當然,一個問題也只會說一遍,等它把所有知道的話都說完了,它才會真正的死去。你看那上面懸掛的,越新鮮的便是剛拔下來的,顏色淺點沒生氣的,便是用了太多次,快要言盡枯萎了的。」

「太,太……」花千骨不知道是要說太可怕了還是太不可思議了。

「知道為什麼天下人都懼怕異朽閣麼?」

「為,為什麼?」

「是怕異朽閣割去了他們身邊或者死去人的舌頭知道了他們的秘密。所以不管是皇宮還是各門各派,很多時候,為了不被異朽閣知道他們的一些醜事或者隱私,常常在下葬前,悄悄割掉死者的舌頭,或者在死者舌頭上釘滿釘子,這樣,舌頭便不能告密了!」

「可是,你們可以隨便抓了活的人割了他的舌頭知道他還有其他人的秘密啊!」

「也並不是想知道就能知道的,對於活人的舌頭來說,它有自己的意志,不像死者那樣好控制。所以需要訂立契約,答應死前把自己的舌頭,獻給異朽閣。」

「好恐怖……幸好……」不然異朽閣就太可怕了。還不把世上的人的舌頭都拔光。

「乖,把你的舌頭伸出來。」異朽君突然貌似溫柔的說道,可是那樣的聲音直叫人冷汗直流。

「幹嗎啊?」花千骨飛快的吐了吐舌頭,然後怕被割掉一樣的捂住了嘴巴。

「顏色很不錯哦,要不要跟異朽閣立約,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可以滿足你!」

「不要!」花千骨一口回絕。

「說不定有一天你會主動來求我的。」

「我才不會!誰會讓人來割自己的舌頭!每個人都會有秘密,也應該有秘密。你又不是神,不應該無所不知,還不斷洩露天機。」

「哈哈,小孩,你真可愛,不過你的舌頭更可愛。」

花千骨遮住嘴不讓他看見。

「不過。」異朽君突然俯下身子,看著才自己身高一半多點的她陰森詭異的笑了起來,靠在她耳邊輕輕說,「只要是我觸碰過的舌頭,一炷香內不管說什麼,都會受我控制哦!」

花千骨滿身雞皮疙瘩的退後兩步:「我幹嗎會讓你碰到我的舌頭啊?我現在可以走了麼?我還趕著上茅山拜師呢!」

「當然可以,歡迎你下次光臨!」異朽君陰陽怪氣的說著,向她做了個請的動作。

花千骨沒敢再回頭看那到處都是的舌頭,飛也似的往外逃去,跑了兩步又滿臉通紅的跑回來。

「不好意思,我該往哪走啊?」

「不管遇到任何岔路一直向左就可以出去了。」

「哦,謝謝。」

「好吧,這聲謝謝,就勉強當你向我問路的代價吧。」

花千骨一臉無語,真是個斤斤計較的人啊。

異朽君站在扶欄前,看著那個小小的孩子逐漸遠去消失的身影。掏出懷裡的一根蘿卜,咯崩咯崩的咬著吃了起來,果然是甜啊!

握著蘿卜的手,白皙修長,溫潤如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