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七星迷陣

A- A+

第二次爬茅山,速度就要快多了,路過林隨意的墓前,給他高興的展覽胸前的天水滴。

「哈哈,我現在可以上茅山啦,等通知到了你的師傅,就可以早日把你的屍骨移回去!你先安心在這歇息啊!」

正要走,卻突然聽到什麼聲音,要死不活的跟鬼呻吟似的,她慌張的退了兩步。

「林隨意!你不要嚇我!」

再一仔細聽,卻是從後面林子裡發出來的。心想大白天的,難道又碰上什麼鬼魅魍魎作祟?這可是茅山耶!

這外面的世界大了果然還是不一樣啊,什麼亂七八糟的都有,不像他們村裡的都是一些不經事的小鬼,而且晚上幾乎全在她家附近落腳扎根了,唉……

她趕忙繞開那個聲音往另一邊走,可是走了許久,那個聲音還是在附近,貌似自己只是圍著那個聲音在繞圈。花千骨看了看四周,哀歎一口氣,自己可帶著天水滴啊,怎麼會又碰上鬼打牆呢?難道這個只能破符咒?

花千骨壯起膽子向那聲音走去。心裡思忖著我怎麼就那麼慘啊!難道真的要葬身鬼肚,客死異鄉?

近了,卻發現一個約莫十四五歲的少年被繩子倒吊在樹上。心裡一片茫然,難道這年頭鬼都流行倒掛著睡覺?

不敢靠近,只是遠遠的站在那裡,看這個鬼想幹什麼。安慰自己砰砰直跳的心,比起以前,這個看起來還算正常不算恐怖,萬一和林隨意一樣是個善良需要幫助的鬼呢?

那「鬼」貌似是發現終於有人來了,睜開眼睛大聲的吼起來:「河東!是你麼?快來救我!那個臭王八在周圍布了七星迷陣,我還怕你找不到我!把我跟個魚乾一樣掛在這一天一夜,又是日曬又是雨淋的!氣死我了!等我抓到他,非把他的皮給扒下來!」

因為正好背對著,花千骨看不清那個人的臉,不過貌似是個男鬼,而且怨氣沖天的樣子,還口口聲聲要扒皮什麼的,好可怕,千骨不敢動。

「喂,你傻站著幹什麼啊!還不把我放下來一起去追那臭王八!唉,我錯了還不行麼,師傅大人!我不該莽撞沖動中了那王八精的計,我說你是快點放我下來啊!」

那「鬼」用力的扭動身子,把繩子高高蕩起來,然後在空中轉了個身,回頭看見的卻是傻傻站在那一身男孩裝扮的花千骨。

「喂!你是哪個?我跟你說臭王八,不要再給我裝神弄鬼,有本事你就殺了你小爺我,不然回頭我揭了你的王八殼把你煲湯喝!」

花千骨很無辜的睜大眼睛看著他在空中秋千一樣蕩來蕩去,突然想起家裡房梁上的蜘蛛。

那「鬼」打量她半天,身上雖有一股淡淡的莫名其妙的氣,但是不仙不妖不鬼也不魔,貌似只是一個路過的普通人,不由鬆了一口氣,豎起眉毛大聲命令道:「喂!小子!放我下來!」

花千骨還是不敢上前一步:「你是人是鬼?」

少年氣結中:「你大爺我當然是人!快點放我下來聽見沒有!」

花千骨慢吞吞移了兩步上前,然後瞇著眼睛到處找他的影子,不過整個被大樹蔭蓋著,找不見。

「我說你個臭小子怎麼畏畏縮縮吞吞吐吐跟個娘們似的!再不過來我誅你九族!」

花千骨一聽生氣了,轉身就走,哼,管你是人是鬼,反正吊在樹上也抓不到我。

「喂喂喂!」少年心裡急了,這荒郊野外的,好不容易才有個人,聲音不由得軟下來。

「你別走啊!快把我放下來!!」

花千骨這才停下來轉過頭望著他一本正經的插著腰,就是嘛,求個人還那麼拽,嘿嘿。

少年一臉的咬牙切齒,心裡盤算著等我下來可要好好修理你。

花千骨慢慢吞吞的走過來,繞著他倒掛的身子走了一圈又一圈,

少年怒火中燒卻又有氣無力的在心裡咒罵著:「你還在幹什麼啊,還不快放我下來!」

花千骨看他倒著的怒氣沖天的臉十分滑稽,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臉。

恩,是人,有溫度的。

少年更是氣結,恨不得一口咬掉她該死的手指頭。這小鬼,竟敢對他如此不敬!

花千骨靈活的爬到大樹上,趴在數枝上看著那個繩子發愁。

「快放我下來啊!」

「我在想怎麼把你放下來啊,這個結不好解。」

「你是白癡麼?你不是有鐮刀麼?」

「哦,對哦!」

花千骨取下鐮刀對著繩子一刀砍去。

「哎喲!」少年應聲而落,躺在地上直哼哼。

花千骨又飛快的從樹上跳了下來。

「你怎麼了啊?」

「你大爺的!你就不能先說一聲啊!順序都不會,你要先把我手上綁的繩子給解了啊!」少年狼狽的從泥濘的地上爬起來,歪著個脖子,嗚嗚嗚,頭先著地,扭著了,好疼啊。

「你別動!」花千骨上前一把抓住他的頭。

「啊!不要!」

還沒等話說完,咯登一聲。他的頭被硬生生搬到另一邊。

完了,完了,斷了斷了。他一代天驕,想不到竟然命折於小小春野少年之手!河東啊!父皇啊!你們可要幫我報仇啊!

「你動動,看好了沒?」花千骨拍拍手,一臉的洋洋得意。她經常頑皮摔著或者是從樹上摔下來,張大夫就是這麼幫她治的。嘿嘿!

少年努力的動了動脖子,咦?沒反應。再動一下,咦?還是沒反應?

飛起一腳踹在花千骨的屁股上。

「這叫好了嗎!明明就是本來向左邊歪,現在被你硬生生搬到向右邊歪了!」

「呃……」花千骨咬咬手指,「沒關系啦,你往右邊歪比往左邊好看!」

少年恨不得掐死她,這有本質上的區別麼?歪著頭往前面走了幾步,天啦,這副糗樣千萬不能讓別人看見,不然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快幫我把手上的繩子解開丫!」

「哦,好,也用鐮刀砍吧!」

「啊!別用砍的!把我手也砍了怎麼辦?用割用割!你個笨蛋!」

花千骨把繩子弄開,蹲下身子替他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這麼好的衣料,她還從來沒見過呢。應該是哪個有錢地主家的公子哥吧!

花千骨抬起頭來看看他的臉,雖然依然稚氣未消,孩子模樣,還滿口粗話,但是高貴又卓爾不凡的氣質眉宇間隱隱可見,這是她有生以來見過的最好看的人了,花千骨不由得有點兩眼發直。

「你怎麼會被掛到樹上去的啊?」

「管你什麼事啊,不准多問!」

「哦,那好吧,你多保重,我急著趕路,咱們後會有期!」

花千骨向他別過,然後提起包袱轉身准備離開,她還得抓緊時間趕著上山呢!

「喂喂喂!你走哪去啊?」少年急了,連忙一瘸一拐的跟上,「你救了我,說吧,你想要什麼!黃金白銀,美女高官你隨便挑!!」

花千骨一邊走一邊搖頭:「不用了,舉手之勞。」

「不行,我從不欠人情的,你有什麼麻煩或者有什麼想要的都可以隨便說。」少年站在她面前把她攔住。

「真的不用客氣……」花千骨望著他倔強又堅持的表情一臉無語,「那好吧,跟你打聽個事,聽你說什麼王八精的,你應該也懂一點點道行吧,你知道不知道這個茅山上的道士,他們是不是真能捉鬼降妖啊?能跟神仙一樣在空中飛?」

「你正準備上茅山?」少年瞇起眼睛看著她。

「對啊!我去拜師!」

「你年紀那麼小就一個人去拜師?」

「對啊!」

「有人引薦沒?」

「什麼淫賤?」

「我是說推薦信啊推薦信!你個白癡!現在世上妖魔橫行的,你以為想修道就修道啊!光有銀子還不行!還要推薦信!」

「什麼是推薦信啊?用來幹什麼?」

「就是某某聞名的得道之人對於你修仙資質好壞的評定,推薦的理由等等等,哎呀,說來說去就是走後門拉關系啦……」少年努力回憶師傅和自己說過的瞎掰一通。

「還需要這個麼?」

「當然需要,道觀管吃管住,還能習武修仙,要是不用人引薦的話,街上的叫花子都不用要飯了,全跑來拜師學藝好了!」

「我身上還有三十兩銀子!我不是叫花子!」

「才這點還敢跟我說不是叫花子,我一根汗毛砸死你!」

「啊?可是我誰都不認識,到哪找推薦信?」

「信?小意思,求我吧,求我吧,你求我,我就給你!」

「你?你是得道高人?」花千骨指著他歪掉的脖子哈哈大笑。

少年一臉灰:「哼,你別不信,我師傅歡喜天憂洛河東,誰人不知誰人不曉!讓他給你寫封推薦信,要進茅山還不容易,保證直接拜入清虛道長足下,做他的入室弟子,直接戴宮鈴!」

「啊!真的?」花千骨驚喜的抓住他的手臂搖啊搖,「那個宮鈴是什麼啊?」

「那個……宮鈴,宮花,宮玉,宮羽……還有什麼來著,反正這些是修仙之人身份等級的代表,其間還分好幾種顏色,一般別在腰間,就像官銜一樣,種類、顏色還有數量都代表著修仙之人的地位,法力,還有所屬五行系別等等,其他的我記不清了……反正,茅山道士那麼多,以你的資歷,進去連鈴兒都掛不上,還不知道把你隨便扔給哪個道士做徒弟呢!

「好復雜啊!怎麼做道士也那麼多講究啊!我只是想找個清淨之所好好修習,誰做我師傅其實都無所謂。」

「當然多講究,王屋山,委羽山,括蒼山,昆侖山,天山,武當山,青城山,龍虎山,齊雲山,茅山,嶗山,太白山,武夷山,會稽山……還有玉濁峰,蓬萊島,長留山,這些都是著名的修仙之所,遠離凡塵的洞天福地,教派大的近百,小的近千,多不勝數,各家暗地競爭排位也是理所當然。茅山只是因為一向法度眾生,慈悲世人,弟子略有所成都會入世捉鬼降妖,這才為世人所稱道,名氣比較大。若真是論實力來排,前十都進不了。」

「啊?」花千骨目瞪口呆,少年洋洋得意。

「剛剛說的很多地方我都去過哦!茅山頂我也去過,清虛道長還和我師傅是好友呢!一年前跟著師傅見過他一次,是個慈祥和藹的老頭子,比起什麼五岳散人,逆水千帆的,好到哪裡去了。」

「那你是什麼門派的?」

「我?」少年摸著腦袋想了想,貌似師傅是父皇特意從哪請來的高人,無門無派,若論師承,是不是應該系數太白啊?切,還不如自己建一個呢!

「我是無敵太白門的,我師傅是門主,我是副掌門,你要不要加入做我的門徒啊?」少年循循善誘眼前唯一的門人。

「不要,我要做茅山道士。」貌似她也只聽過這個,「你可不可以請你師傅給我寫封推薦信啊!」

「好吧好吧,金口玉言,我答應你的一定做到!」

「那你師傅呢?你怎麼會一個人被吊在這樹上?」

「別提了,我和師傅正在四處降魔除妖呢!都怪我一時大意,被那王八精逃到這裡,還一時沖動著了他的道。不然,哼,它那小樣能抓住大爺我!你放心,我師傅很厲害的,很快就能找到這裡來了!到時候就讓他給你寫!」

「啊!太感謝你了!這個饅頭給你吃吧!」花千骨又興奮又激動。

少年看了看那個硬邦邦的饅頭,實在是沒有吃它的欲望,可是肚子又餓得厲害,只好硬著頭皮接了過來,張口就咬。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花千骨。」

「千古?你家還真會取名字啊!我叫軒轅朗!看在你救我一次的份上,求我的又是寫推薦信走後門這種小事,再送你一枚勾玉,你以後遇上麻煩了就可以找當地的官兵什麼的幫忙,他們看到這個就會任你調遣的。」

「挖,好厲害的仙術!竟然連官兵也能擺布!謝謝朗哥哥!哈哈哈!」花千骨接過軒轅朗取下來的勾玉掛在自己脖子上,和天水滴一起放進衣服裡面。這個人就嘴壞點,心眼還挺好的嘛,還送自己禮物!不過這年頭,為什麼都愛送人掛墜呢?

軒轅朗白她一眼,這個人是白癡麼?

「朗哥哥,我吐,我還狼哥哥呢!說你還真跟個娘們似的。說話沒底氣,細皮嫩肉的,是該到茅山門下好好歷練歷練。那個玉可別丟了啊,可以辟邪的,我老子給的上古神物呢!」

「啊!那太貴重了,我不要,還給你吧!」她還以為就跟廟門前賣的那種幾文錢的開過光的護身符一樣呢!

「切,我家這東西多的是!你別給我婆婆媽媽的!對了,我們這是往哪走啊,我怎麼覺得又回到樹下面了呢?你看這破繩子都還在這?」軒轅朗看看四周,天已經漸漸黑了。

他看見花千骨走了進來,還以為七星迷陣已經破了,原來還沒有啊,那她是怎麼進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