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糖寶出世

「千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神了!」

花千骨呆立當場,什麼叫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神了,他的話是什麼意思。

沒有神的世界……

「上古眾神各族之間常常互相爭鬥,餘下的本就不多,最後在妖神出世的當下,為了消滅八方的妖魔還有封印妖神,已經滅絕殆盡。最後一個神,用她的血肉去修補了這個因大戰而殘缺破爛不堪,幾成一片廢墟的世界,然後也寂滅了。千骨,你可知道人心的惡有多可怕,滋生出來的妖魔哪怕連神也無法駕馭。為什麼妖神的出世會引起那麼大的恐慌,是因為哪怕人界仙界聯手,也不可能有眾神那樣強大的力量。所以,妖神的出世就等於是末日浩劫的來臨。無法避免,只能有一日拖一日,盡量的推後延遲,並想出封印或者克制它的辦法。而那十六件上古神器,便是關鍵中的關鍵。」

花千骨抬起頭看著他,很多東西她還並不是很懂,但是突然之間渾身一陣雞皮疙瘩,就因為一個妖神,覆滅了整個神界麼?那如今,六界只剩下五界了,說什麼神仙神仙,世上根本就沒有生而為的神了,只有修煉而成的仙……

「那,那豈不是隨時都可能會有戰火?」

「對,快的話有可能下個月,遲的話幾年,十幾年。這就要看各仙家守護神器的力度了。但是天命不可違……妖神遲早都會出世的。」

「好可怕……」

「雖然如此,可是人也不能逆來順受。我明日需急著趕回去,不能送你。你光靠走,肯定趕不上群仙宴,還是快馬上路吧!」

「啊?我不會騎馬……」

「明日我教你。」

「你好像什麼都懂耶!」花千骨一臉崇拜的望著他。

「呵呵,你還有什麼不知道的,都可以問我。」

「對了,這個。」花千骨突然想起來,摘下戴的掛墜,「這是異朽君給我的一個說是可以破符咒的東東,最近老是在發熱,有時候晚上還會發光,怎麼回事啊?朗哥哥讓我不要戴了,說是不好的東西。我也不知道,你幫我看看……」

「天水滴麼?發熱了?」東方彧卿拿在手中一邊看一邊揚起嘴角,已經差不多了呢。

「你看見裡面那個紅紅的東西了麼?」

「看見了……」

「這是用異朽閣秘術給你種下的靈蟲。」

「啊?蟲?就是像放蠱那樣麼?」

「不是,這和蠱蟲不同,它的作用比較多,種類也分很多,異朽閣有時候會把它植入人體探聽消息,或者用來殺人。」

「好恐怖……」花千骨嚇得退了兩步。自己居然帶在身上那麼久。

「沒關系,這個只是一般的靈蟲,用你的血種的,吸你的精氣成形,只會聽你的御使。有一些小小法力,但是也不是說有多厲害。你總是一個人,路上作個伴,當寵物養著玩也不錯的。有刀麼?」

「啊?幹嗎?有鐮刀。」花千骨把腰間的鐮刀取下來。

東方彧卿笑笑,在花千骨手臂上割了一刀。

「疼……」

東方彧卿把血滴在天水滴上,血很快都滲了進去。

「這樣蟲子可以快點破繭而出。」

花千骨目不轉睛的盯著看,這個真的可以孵出蟲子來麼?

不一會兒整個已經變得通紅的天水滴表面開始出現裂縫,跟小雞破殼似的,一條比小拇指還細的渾身透明的小蟲子從裡面費力的爬了出來,身上還連著一道道的血絲,顫巍巍的一邊掙扎一邊匍匐前進。

「啊!出來了!天啦!」花千骨不可置信的看著這條小蟲子,激動得手舞足蹈的。這是她的小蟲子耶!她有屬於自己的寵物咯!

小蟲躺在石頭上一邊休息一邊喘氣,肉肉的身體軟綿綿的,讓人很想捏捏。通體晶瑩透亮,十分好看。過了一會兒,費力的抬起頭,睜開了兩個小眼睛,骨碌碌的轉著,看著眼前的兩個人,突然開口叫道:「爸爸,媽媽……」

「啊!!!」花千骨一陣慘叫,退後了兩步,跌坐在地上,有沒有搞錯啊!居然還會說話!!

東方彧卿笑得前俯後仰,伸出一根白玉般的指頭摸了摸小蟲的頭,真是個有眼力的好孩子啊!!

「為什麼?為什麼蟲蟲還會講話?」花千骨驚魂未定的看著這詭異的一幕。

「它是妖精,當然會講話。」

「可是……可是,幹嗎叫我媽啊!又不是我生的它,我又不是蟲子。」

「是你把它孵出來的啊,再說它本就是你的血肉嘛。」

看著花千骨那超囧超無奈的表情,東方彧卿笑得臉都快抽筋了。

「我,我做人家媽了啊……」花千骨好無語的靠近去,睜大眼睛看著石頭上的小蟲子,鼻子都快要碰到它身上去。

那蟲子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哈欠,樣子可愛極了。嘟嘟嘴巴,然後抱住花千骨的鼻子爬了上去。

「媽媽,我肚子餓了。」

「啊啊啊啊……」花千骨動也不敢動,不停的向東方彧卿使眼色,它爬我鼻子上來了,怎麼辦怎麼辦!

東方彧卿哈哈大笑著擰住蟲子脖子把它提了下來。

「爸爸?」蟲子無辜的抬頭看它。

「嚇著你媽了,傻孩子!」東方彧卿很有愛的把它放在自己手心裡面。

「嗚嗚嗚,它說它餓了怎麼辦?不會要我餵它喝奶吧?嗚嗚嗚,我可沒有啊……」花千骨雙手抱胸,很汗,非常汗,廬山瀑布汗。

東方彧卿努力憋笑憋得差點沒背過氣去。

「你要是嫌自己血多得沒地方花呢,可以每天或者每月餵它吃上那麼一滴,有助於它靈力的提高。否則呢,餵它一般的樹葉,花瓣,青草什麼的都可以。」

「饅頭它吃麼?」花千骨小心的掰下一點放在東方彧卿手心裡。

「可能會吃吧,看它自己口味咯!」

看著小蟲蟲爬爬爬爬到饅頭上咬了一口。呸呸呸,好硬啊!

切,還挑食這家伙。花千骨無語的摘了根嫩草遞到蟲蟲面前。小蟲開心的抱住啃了起來,不一會兒草葉就成了鋸齒型的。

「哈哈,好可愛。」花千骨心裡軟軟的,滿心的愛憐。突然想起剛才吃的糕點,拿來一點餵它,它好高興的吃了個精光。

「恩,以後它就可以一直陪著你了。」

「不會不小心被我壓死吧?那麼小!」花千骨大著膽子伸出手指頭摸摸它,它親暱的抱住指頭蹭了蹭。

「它是妖精,怎麼可能壓一下就死了。你給它取個名字吧?」

「啊?取名字麼?我從來沒取過。呃……它那麼小,那麼可愛,就叫糖寶吧!」

「糖寶?」

「糖寶!糖寶!糖寶寶!」花千骨把糖寶放在自己手心裡嘟起嘴巴親了親。

「你的名字以後就叫糖寶啦!」

糖寶呵呵的笑著,聲音像個孩子,隱隱有空靈的回音。

「我叫糖寶。爸爸,媽媽!」

「我是你媽媽,他不是你爸爸!」花千骨指正道。

「爸爸,爸爸!」糖寶看著東方彧卿笑。

「我怎麼不是它爸爸啦,等我辦完要事,到時候自然會去找你,娶你為妻。我會對你負責到底的。」

花千骨一臉無奈,怎麼繞來繞去又繞回來了啊!

***

花千骨和糖寶嬉鬧了一宿,第二天,東方彧卿在集市上買了兩匹快馬,也不知道在馬兒耳邊咕噥了些什麼,剛剛還很野很暴躁的馬兒頓時就變得很溫順了。

花千骨學得很快,開心的騎著馬兒繞圈圈。這下速度會快很多,而且可以少受顛簸之苦了。

「糖寶,要幫爸爸照顧好媽媽哦!」

「嗯,知道!」糖寶坐在花千骨耳朵裡,手裡還拽了花千骨的一縷髮絲蕩秋千,淚光閃閃的跟東方彧卿告別。

東方彧卿伸出手去撫摸著花千骨的頭,那樣溫柔的神情那樣清雅的笑容,讓花千骨都看呆了。

「保重,好好拜師學藝,到時候了,我自然會去找你,娶你過門。」說著把已經修復好了的天水滴掛在花千骨的脖子上。

雖然很無語的聽他嘮叨過很多遍了,可是這一次不知道為什麼花千骨卻有點臉紅。沒有答應也不再反駁的趕著馬兒風也似的跑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