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昆侖瑤池

A- A+

花千骨一直向西,速度比往常快了兩倍不止。

一路上因為有糖寶的陪伴也有趣了許多了,無聊的時候有人陪她說話,休息的時候有人陪她玩。走在大街上別人總覺得她有病一樣總是喃喃自語,其實她是在和耳朵裡的糖寶在說話。

「糖寶,不准再叫我媽媽了哦!別人會誤會的!你叫我千骨吧!」

「可是你是我媽媽啊。」糖寶無精打采的趴在花千骨耳朵裡,懷裡還抱了粒饅頭屑當枕頭。

「呃,至少不要在外人面前那麼叫吧。」

「那我叫你骨頭,我喜歡骨頭!」

「你是蟲子又不是狗,幹嗎喜歡骨頭啊?」

「我不是蟲子,等我靈力有了一定提高,我會變身的!」

「變身?變成什麼?變蝴蝶麼?那還不是蟲子。」

「呃,我也不知道。可是那時候我就會飛了!不用每天爬來爬去。」

「是啊,好慢啊,要是像你,我下輩子都到不了昆侖山了。」

「放心啦,我們很快就要到了。明天應該就能趕到昆侖山腳下,再過三日才是群仙宴,我認得路的,一定來得及。」

「你怎麼知道啊?」

「我可是異朽閣的妖精,專職負責消息打探和傳輸消息,怎麼會不知道啊!」

「好厲害啊!」

「哈哈,那是當然!」

「對了,要是我拜了白子畫老前輩做師傅的話,他要收了你怎麼辦?我是不是應該把你藏好啊?」

「不用的啦,我又不是什麼邪術成精的,只是秘術,而且沒什麼法力,這世上的精怪多著呢,像我這種善良的小妖可招人疼了,才不會有仙人捨得收我們。樹木,山川都還有自己的守護精啊!」

「哦,那就好。我以前一直以為妖魔鬼怪都是壞東西。」

「只是存在的形態不一樣,哪有那麼明顯的善惡之別。骨頭媽媽,我又餓了。」

「你怎麼一天都在吃啊睡啊的,你到底是蟲呢還是豬啊?」

「我才生出來不久,還很虛弱啊!」

花千骨隨手在樹上摘片葉子塞到左邊耳朵裡:「抱住了啊!」

「嘿嘿,正好可以給我當床睡!」

***

第二天兩人到了昆侖山山腳下。

「糖寶,我會不會像上次去茅山一樣上不去啊?」

「你不是有天水滴了麼?想進一切結界,陣法裡應該都可以。」

「是嗎?可是上次我和朗哥哥就沒辦法從那個王八精的陣裡出來。」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為結界是用符咒固定的,但是陣法卻在不斷的運動和變化中,進去和出來的方式不一樣,現在天水滴的能力還不夠強大到可以全部破解吧。再說王八精的陣法可是妖怪裡最厲害的!」

「哦,這樣,好復雜啊。」

花千骨慢慢往山上爬,這裡和茅山又是完全不同的風景。

巨大的山脈,逶迤壯闊,很多處的湖泊,宛若撒在群山間的一顆又一顆的珍珠。湖水粼粼,碧綠如染,清澈透亮。群山倒映水中,猶如游走於畫中。水鳥雲集,或翔於湖面,或戲於水中。

四處隱隱有白霧蒸騰,似夢非幻,果真是人間仙境。輕風送爽,瑞氣環繞,氣象萬千,虹光妖嬈,一派祥和景象。

而遠處高高屹立的玉虛峰,玉珠峰,白雪皚皚,銀裝素裹,山間雲霧繚繞,是多少人朝聖和修煉的聖地。

糖寶看花千骨早已看得目不轉睛,忘了自己身在何處,不停催促她往前走著。

「這裡很多河流江川都是從昆侖山上發源,古河水向南注入無達;赤水向東流入汜天之水;洋水向西南流入丑塗之水,黑水則向西北流入大杅。而常常有六月雪的昆侖泉,傳說是上古之神西王母用來釀制瓊漿玉液的泉水。我們在現在要去的地方是瑤池,雖然已經沒有了西王母,但是仍有蟠桃盛會。一年一次的群仙宴,世人所說的天宴就是在這裡舉行。屆時眾仙都會到場,玉帝和王母娘娘也會到,這次應該主要是商討妖神出世的事。我們沒有仙帖,從正門入,肯定會被天兵天將攔下來,四大天王都是傻大個,有理也說不清。所以最好的方法還是混進去。」

「啊?混進去?怎麼混啊?你還好辦,爬進去也沒有人會注意,我這麼大一個,肯定進去不了啊!清虛道長怎麼沒把帖子給我呢?」

「你又沒有仙籍,一般的仙帖拿給你也不會放你進去的。最近妖魔肆虐,仙界之中到處都守衛管制的很嚴,更何況是群仙宴這種眾仙商討對策的大事。不過只要換個形態,我們身上沒有邪氣,要混進去應該還是挺容易的。這昆侖山上到處都是些珍奇妖獸,不如你也變做蟲子和我一起爬進去。」

「變蟲子?怎麼變啊?我又不是孫悟空!」

「我先混進蟠桃園,那裡應該有很多奇珍異果,我偷點出來,吃了的話你就可以變身了。」

「我等你爬進去又爬出來群仙宴早就結束了!」

「我暈,我雖然是蟲子,可是我是靈蟲!在妖怪裡等級也算高的!你不要瞧不起我好不好!我又不是只會爬!雖然用法力會消耗我的元氣,但是應該不礙事。好了,咱們就在這裡,瀑布可以屏蔽掉我們的氣味和聲音,不會那麼容易被路過的群仙發現。畢竟你現在是人,一個人跑到仙界來可不得了。我現在去偷果子,你在這等我。」

糖寶抱著一片綠葉,口中默念有詞,然後葉子像帆船一樣向天空中飛去。

花千骨心急如焚的等著,又怕糖寶會被仙人發現,又怕它被其他妖獸給吃了。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糖寶總算回來了。

「怎麼樣?怎麼樣?」花千骨攤開手掌讓糖寶的葉子小船安穩著路。

「嘿嘿,當然沒問題。我不但摘了綠須花,還順便偷了開明果,蘋草和沙棠出來,可惜蟠桃太大了,我扛著累,飄在半空中又怕被人發現。」

「這些都是什麼啊?」花千骨看著得意洋洋的糖寶。

「綠須花吃了的話可以變成想變的樣子,持續時間和本人的法力還有物體的難度大小有關。你雖然沒有法力,但是變個蟲子的話應該可以持續很長時間。開明果吃了的話,一定時期內可以辨別世間一切謊言。蘋草吃了可以解除疲勞。沙棠可以用來防御水災,吃了的話在水中也可以呼吸自如,淹不死。雖然暫時好像沒什麼用,但是說不定以後用的著。」

「哦!」花千骨點點頭,「你很累麼?糖寶!」

糖寶有氣無力的趴在她手心裡,翻滾啊蛋炒飯。

「當然啦!累死我了。蟲子都是習慣爬,不習慣飛的嘛!」

「呃,東方彧卿說我的血可以提高你的靈力,你要不要喝兩口看看?」

糖寶瞬間眼睛成了桃心狀!

「要!」說著抱起花千骨大拇指,用牙咬了個小洞,然後吸奶一樣吸了起來。

「疼麼?骨頭媽媽!」

「不疼,就跟刺扎了一下一樣。你吸吧,吸飽了才有力氣,還得帶著我一起飛進瑤池去呢!」

待到糖寶吃飽喝足,挺著鼓鼓的肚子打飽嗝,花千骨忍不住戳戳它肉肉的小肚肚,好有衝動使勁捏捏它。

「咱們先進去吧,過不了多時宴會就要開始了,我們要先趁人少的時候溜進去潛伏下來。你先把蘋草和綠須花吃了吧!」

花千骨有點捨不得,小心的把開明果和沙棠揣在懷裡,把蘋草和綠須花扔嘴裡,這可是仙果啊!

可是為什麼綠須花一點也不香,蘋草像在啃大蔥呢?不過真的感覺精力旺盛,一點也不累了呢!

「糟了!」

「什麼糟了?」

「我要是變成蟲了,這些東西怎麼辦?還有我的衣服!變回來的時候會不會光著身子啊!」

「東西的話放在我的墟鼎裡就行了。貼身的衣物一類會一起跟著變化的你別擔心。」

「墟鼎是什麼?」

「一般修道者都會有自己的墟鼎,隨著修煉可以收縮變大變小。存在於意念和精神的另一個時空中,好用來收藏自己的寶貝,一般人是偷不走的。你看見清虛道長的心肺皆被掏走,他大概是把拴天鏈放在了自己的墟鼎裡,死都不肯交出來。邪術高強的妖魔,可以通過煉化心肺,拿出修道者墟鼎裡的東西。」

「哦,那這麼說來糖寶可以把我藏在你墟鼎裡帶進去啊!」

「你以為我法力多大!能藏進這些東西已經很為難了!而且傳說墟鼎和歸墟是相同通的,一般不用來裝人之類的活物,可能會困在裡面出不來。具體怎麼樣我也不清楚,我還沒用過呢!」

「啊!我的身子好像在縮小啊!」

等花千骨回過神來時她已經變成一隻跟糖寶一樣的小蟲子了。

「啊!我們倆長一個樣子!」

「因為你變的時候想著要變蟲子,可是腦海中的蟲子就是我的樣子。好了,快上來,我們準備出發了。」糖寶伸出小小的腳腳(手手?)把花千骨拉到樹葉上,包袱什麼的也都放在了墟鼎之中。

「前進!」

樹葉飛了起來,花千骨一陣歡呼雀躍。肥肥的蟲蟲身體激動的在葉子上扭來扭去。這是她第一次飛耶!雖然是以一個蟲子的身份!好開心啊!

趴在葉子邊上往下望著,瀑布的水滴濺在葉子上,差點打翻了小船。花千骨望著藍天,懸掛著一條七色的虹。

不一會兒葉子飛入雲中,竟然在雲朵上開始滑翔。花千骨伸出小腳腳去抓,居然軟軟的像棉花糖一樣。

正玩的不亦樂乎,突然聽糖寶大叫一聲:「不好!」

一個巨大的陰影蔭蓋了它們。

什麼東西?花千骨抬頭看,突然看見一只長得像馬蜂一樣的大鳥!飛快的像他們飛了過來。

嗚嗚嗚,蟲子要被鳥兒吃了!

「抓牢了!」

糖寶聚精會神的操縱著樹葉,在風中上下翻騰著,躲避大鳥的襲擊。可是那鳥兒又快又狠,嘴裡發出尖銳的鳴叫,尾巴上面還好大一根針。扇著翅膀向他們的船兒撞了過來,準備等他們掉下去的時候,張著嘴巴吃掉。

「骨頭!!抓住了!」眼看著花千骨一點點滑了下去。糖寶連忙把葉子開進雲裡。

突然傳來一陣悠揚的鳴叫,猶若鳳歌。花千骨和糖寶抬起頭來,看見天邊又飛來一隻大鳥,火紅的羽毛在日光下灼灼發亮。

「鶉鳥!這回有救了!」糖寶嘿嘿笑著。

花千骨目瞪口呆的看著剛剛追逐他們的那隻鳥轉身便想逃跑,速度卻沒有那個大的火紅鳥兒速度快,一口便被吃掉了。

火紅的鳥兒看了他們一眼,鳴了一聲,轉身飛走了。

花千骨驚魂未定的仰面躺在樹葉上,所有蟲蟲腿腿都僵硬了。

當蟲子可真可悲啊,盡然還要被鳥欺負,差點就被吃掉了。嗚嗚嗚……

「好險啊!」糖寶揮汗如雨,「追我們的那種大鳥叫欽原,一般鳥獸被它螫了都會死掉,如果螫了樹木,這些樹木也會枯死,人遇上它也是凶多吉少。那個救了我們的長得像鳳凰一樣的紅色大鳥叫鶉鳥,是欽原的天敵。」

花千骨這才發現原來仙境一樣的昆侖山上原來也是危機重重。

「到了!」糖寶興奮的大喊。

花千骨抬頭,入眼而來的是流光溢彩的五色水的巨大瑤池,彩色的波光粼粼閃閃,美得驚心動魄。瑤池東邊是巨大的千年桃林,桃花妖冶繁盛的開滿一重又一重,厚重的壓彎了枝條。粉紅的一片綿延到了湛藍的天際,猶若一片片粉紅色的浮雲,在微風中翻滾出層層的巨浪。

「好,好漂亮!」糖寶把葉子停在一朵桃花上。花千骨仰頭望著粉色的天,還有不斷紛紛揚揚飄落的花瓣雨,開心的抱住糖寶。糖寶接住一片花瓣就開始咬,另一端遞給花千骨。

「骨頭,你也嘗嘗?」

花千骨對著不知比往常大了多少倍的花瓣咬了下去,只覺得入口都是清香,甘甜的汁水浸潤著喉嚨,比桃花酥不知道美味多少倍。

低頭看了看下面已經放置完了桌椅的仙婢們,一個個環佩玲瓏,容貌端莊。

突然聽見陣陣編鍾的擊鳴聲,耳邊飄來仙樂陣陣。

群仙宴,馬上就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