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群仙之宴

「啊!糖寶,我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耶!」花千骨猛然驚異的看著自己手捧的花瓣,激動的差點沒泣涕漣漣——

「啊,什麼?」糖寶爬到一朵桃花裡舔著裡面的仙汁蜜液,香甜的暈暈乎乎。

「我可以碰花了!我可以碰花了!!沒有枯萎,一點都沒有枯萎呢!」花千骨突然反應過來,雙腳(?)顫抖的抱住面前相比它的肉肉身體顯得巨大的花瓣,臉兒在上面蹭來蹭去,柔柔的桃花瓣兒,綢緞一樣的光滑而美麗。花千骨興奮的打個滾兒,用花瓣被子一樣把自己全身上下都裹了起來,好香,好舒服。

「你以前不能碰花麼?」

「當然啦,不然我怎麼叫花千骨,我生來就是花兒的剋星。從來沒有一朵花能在我手裡完好如初的。為什麼呢?為什麼呢?(參見蔡明童鞋語錄)」

「我想是天水滴或者那個勾玉的關系吧,特別是那個勾玉,看似普通,靈力卻竟然比天水滴還要強上許多倍。你身上本來有一股很吸引妖魔鬼怪的氣味,全被那個給屏蔽了。」

「啊?怪不得至從和朗哥哥分開,就再也沒有以前那麼多煩人的小鬼來纏我!」花千骨欣喜的從這朵花上爬到那朵花上。

林中的人漸漸多了起來,桌上放滿了瓊漿玉液,仙果佳餚,看得糖寶口水都快掉下去。

「你說我縱身一跳,跳到下面桌子上放的蟠桃上,會不會被發現?」

「不但會被發現,說不定還被仙人一起吃到肚子裡去。」花千骨哈哈的笑,「要來多少仙人啊?怎麼設了那麼多座位?」

「天底下有名無名的仙人多著呢,不過能夠出席天宴的倒也不多,道行厲害的幾乎全在這了。除了各仙派掌門必到之外,一些名頭響亮的散仙,王母都會下帖邀約。如今昆侖由王母主掌,加起來,來的也有個四五百吧。」

不一會兒鍾鳴鼎盛,仙樂大作,悠悠的眾仙進場開始入座。

各式各樣的仙人都有,超凡脫俗的,美艷絕倫的,仙風道骨的,老態龍鍾的,凶神惡煞的,一時間花千骨看得眼花繚亂,口乾舌燥。除了最上面坐的是玉皇和王母能夠識別的出來,其他的一概不知。

糖寶一一跟她介紹著。

「那邊坐的是蓬萊三仙,福祿壽三星。穿紅衣,留著小鬍子,色咪咪盯著眾仙女看,笑得很淫蕩的那個是財神爺,旁邊埋頭貪杯的那個是福神,鬚髮皆白,身邊站著個童子的那個是壽星南極仙翁。」

「那邊分別是嶗山,天山,太白山,王屋山等各派的掌門。可惜茅山清虛道長不在了……」

「哪個是嶗山掌門?」花千骨伸起脖子望,突然想起還要幫林隨意給他師傅帶話的。

「那邊那棵樹下,白頭髮,眉頭緊縮閉眼靜坐的那個,看見沒有?」

「哦,看見了!」

「嗯,那邊的應該好認,多是佛門的各位菩薩,左邊素衣光頭的那些是十八羅漢,再往後一點是美音,梵音,天鼓,頌德,廣目等十八伽藍,你注意看妙歎,她是生得最美的一個,和嫦娥有得一拼,長得最奇怪的那個是雷音。」

「再往東邊那幾桌是二十諸天,日天,月天,大梵天,帝釋天,閻摩羅王等,他們的仙法都是一等一的厲害,脾氣也挺火爆,一般人都不敢太招惹。」

「那邊在對弈的是南斗六星君和北斗七星君。十三個人湊在一起,每次有機會聚在一起都是不分晝夜的下棋,而且是十三人同時下的超強聯盟混戰,他們的棋子都是天上的星星,可以鍛煉出世上最好的兵器。」

「另外那邊高聲喧嘩,好像在吵架一樣的是四海的龍王。」

「啊?居然有個女的?好漂亮!」花千骨看著那麼多驚世駭俗的天人的臉,開始有點審美疲勞了,可是仍然對那個爽快大笑又不失女子嫵媚姿態的紅髮龍王感到驚艷。

「嗯,裡面最能喝,最厲害,也最漂亮的一個,新上任的北海龍王。」

「前面的那個是元始天尊,靈寶天尊,和道德天尊。」

「拿著白拂塵的那一個?」

「那個是道德天尊,就是太上老君。老滑頭一個,最會見風使舵。他說的話都只可信一半。」

「那邊是南方南極觀音,東方崇恩聖帝,另外三個似乎是為了鎮壓肆虐的妖魔沒有來。」

「啊?觀音菩薩!」

花千骨仰望端坐紫金蓮的救苦救難的菩薩,差點沒想跪下去拜兩拜。

卻見觀音周身都是祥瑞,眉目間大慈大悲,一片微微的聖潔白光中,不斷變幻的臉孔讓人看不真切,卻讓花千骨想起未見過面的苦命的娘,突然內心一片酸楚。

「別看啦,菩薩千手千面,眾生萬相,看多了會心入幻境的。」

「那邊的很多你應該都耳熟能詳,許多都是得道後,玉帝冊封,身居高位的。二郎神,巨靈神,太白金星,赤腳大仙,文曲星和武曲星,千里眼,順風耳,風伯,雨師,雷公,電母。正在台前獻舞的是七仙女,在給眾仙斟酒的那個是嫦娥仙子。角落裡那個不苟言笑的冷艷美人是九天玄女。」

花千骨抬眼望,這個年紀並不是說有多能欣賞和理解美麗這個詞,就好像只知道九天弦樂好聽,又說不出來好聽在哪裡,和凡間音樂區別在哪裡。只是看見半空中,漂浮著一朵朵彩色的祥雲,靛藍的天幕中,七名身著各色霓衣的仙女在空中輕歌曼舞。赤裸的美玉般的足踝,踝上系著精致的銀釧,釧上鑲了數不清的銀鈴,栩栩和風,輕盈如夢,彩帶翻飛,輕紗舞動。

而那嫦娥仙子和九天玄女,一個嫵媚傾城,一個冷艷無雙。好看得讓花千骨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也同為女子。

「那邊渾身噴火沒人靠近的那個是烈火星君,脾氣暴躁,在仙界沒人敢招惹他也都不愛搭理他。花千骨細看,卻是個十六七歲的俊俏少年。

「那邊那個陽剛帥氣的是青龍孟章神君,身邊跟的小巧可人的是朱雀神君,白虎和玄武沒有來,他們和整個仙界鬧不和已經很久了。有謠傳說他們和妖魔來往慎密,似是有反意。他們手下神兵眾多,所以玉帝為此事甚是頭疼。」

「哇,糖寶,你好厲害哦!」

「嘿嘿,異朽閣的小妖精,專門就是為了收集打探消息還有為主人提供消息而存在。我身後可是異朽閣巨大的消息庫啊!」

花千骨一想到糖寶大半知道的都是那一堆吊著的舌頭告訴它的,不由得打了個冷戰。

「異朽閣不但皇宮,就連仙界的事情都知道的那麼清楚麼?」

「那是當然,六界之事皆有史記。」

「那異朽君知不知道什麼方法可以抑制妖神出世的?」

「我也不清楚,我法力尚淺,知道的事情也很有限,能夠連接到的也只有異朽閣第一層的資料庫。」

「呃,好羨慕這些仙人們啊!也不知道我要多久才能夠拜到師學有小成。對了,為什麼一直沒有看到白子畫老前輩呢?他不會也沒有來吧?」

「我也不知道。可能耽擱了吧。現如今仙界本就紛爭內亂不堪,佛道兩家為了爭控制權明爭暗鬥,各門各派為了興旺壯大不折手段,天兵天將也為了營營小利你死我活。玉皇王母光有實名沒有實權,佛主和菩薩又幾乎不問世事。現在仙界算來算去,唯有長留上仙白子畫是道行最高,威望最高的了,眾仙也幾乎以他馬首是瞻。商討妖神出世這等大事,他不可能不來。」

花千骨完全弄不明白這些亂七八糟的事,為什麼成了仙還會有這些欲望和勾心鬥角。怪不得東方彧卿會這麼討厭仙人呢!

「那個是東華上仙,他和白子畫一向交好,但是另外兩個上仙脾氣就很古怪,幾乎每次的天宴都不屑來參加。」花千骨怔怔的望著那個如風一般的超凡男子,嘴角始終掛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秀雅驚人的,又象是弱不勝衣。

「還有許多游仙和散仙,那個妖嬈滿頭卷髮很像蛇精的女的是逆水千帆清水櫻,和她正在說話的那個蒙著面紗的是幻夕顏,身份比較神秘。挺著好像彌勒佛肚子一樣的那個是五岳散人,被他纏上的人非被他嘮叨死,他身邊那個一臉痛苦神情的是獨步千軍南嶺寒,以前本是五尊之一,後來因為胞兄斗闌干,包庇妖女被驅逐到蠻荒,大怒之下離開九霄殿做了游仙。」

「糖寶你有聽過歡喜天憂洛河東的名號麼?」

「當然聽過,那人道行十分厲害,不過脾氣更厲害。雖然每年都有給他發天宴請帖,不過他厭惡仙界的繁文縟節還有假惺惺,從來都不來,仙界很多人都很討厭他。特別是七仙女中的四仙女,不知道怎麼被他得罪了,對他簡直恨之入骨,一見就喊打喊殺的。」

「另外分散在各桌各處的子丑寅卯等十二元辰,二十八星宿,三十六天將我就不一一給你指了。今年來的人比往年多出很多,還有好多我都不認識。若是你成了白子畫的弟子,不管有沒有仙籍,下次說不定都可以光明正大的跟著他參加天宴了。我也可以跟著你名正言順的下去吃東西,啊哈哈!」糖寶想的口水直流。

花千骨雖沒見過什麼世面,生來卻是素心寡欲的一個人,一向也沒什麼大悲大喜。

這些一個個凡人眼裡,美曼翩阡的神仙,她的眼睛很快適應並且習以為常了。要論詭異,沒幾個比得上異朽君,要論長相,沒幾個比得上軒轅朗,要論氣質和仙姿,沒幾個比得上東方彧卿,要論恐怖凶惡,沒幾個比得上洛河東。

可是哪怕悲傷如父親去世,她也忍住不哭出一滴眼淚,好看如軒轅朗還有東方彧卿,她也不過是剎那的驚異,凶惡如洛河東還有無數魍魎鬼魅,她再害怕也會硬著頭皮無畏。

沒太多的私欲,也沒太多的情緒,她有自己的堅持,卻也一向順其自然,不太會拒絕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