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三生池水

A- A+

「長留仙派上下弟子八千,掌門是尊上,主掌絕情殿。他的師兄也就是我師傅摩嚴主管長留大大小小的事物,主掌貪婪殿。小師叔笙簫默性格慵懶,主掌銷魂殿,但是很少過問派中事物。」

「哦。」花千骨點點頭,一面東張西望著。大殿雄偉壯麗,高而空曠,層層深紫色華幔,地上鋪的全是上好的白玉,甚至可以映出人影。幾人才能合抱住的巨大柱子,上面鑲嵌著顆顆夜明珠。

落十一在前面走著,雙手依舊插在衣袖裡,心裡直犯嘀咕。這個小女孩穿的破破爛爛的,沒有一點根基和法力,也看不出什麼仙資和不同,不會是尊上隨便在凡間撿回來的吧?十個仙班裡應是應該把她插進最末一個的。但是,畢竟是尊上親自領回來的,身上還帶了一隻靈蟲,也不知道底細和來頭,也不能隨便敷衍了事。真是的,尊上也不詳細吩咐一下,讓他好難辦啊。

唉,還是秉公一點吧,不然師傅那裡才真是難交差。

「千骨,新進門未拜師弟子一共分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個仙班,每個班大概五十人,前面幾個班的大多是各派推薦過來,或者仙資極高或者本身法力已經很強的,你可能跟不上進度。我把你放在癸班可好?班上的多是凡人和初修者,進度會比較慢一點,你跟起來不是那麼吃力。」

「好。」花千骨點點頭,心道不知尊上會不會親自給他們授教呢?

走過長長的回廊,周圍不時遇到身著各色袍子的仙人,身上有的掛鈴,有的掛花,神色淡然而有禮的和落十一彼此點頭相招。雖然各個風姿綽約,但是前有白子畫一相比,花千骨再看眼前一切皆是平常了,眼光也不多做流連。

突然想起茅山派掌門的宮羽還揣在自己懷裡。王母應允過替自己召集茅山門人,到時候雲隱應該會知道來這裡找自己吧?到時候把宮羽和那兩本古籍一起交還予他便行了。其他的自己都不懂,既沒資格又沒能力,幫不了什麼忙。但是總的來說清虛道長和林隨意拜托自己的兩件事便也算辦妥個七七八八了,還算萬幸。

只是現在自己到了長留山,要是朗哥哥去茅山找不到自己,會不會擔心呢?還有東方彧卿,回去辦事也不知道辦的怎麼樣了。還有村裡的張大夫他們,是不是應該想辦法捎封信回去,讓他們知道自己已經找到安身落腳之處了呢?想來想去,突然發現自己在這世上,認識的,有所掛牽的,竟然只有寥寥不到數人而已。

跟在落十一後面出了大殿,許多人老盯著她看,她低頭看看自己渾身邋裡邋遢,髒兮兮的,腰上甚至還插了把鐮刀,的確是太鄉野太像要飯的了,和這長留仙境連空氣裡似乎都飄著仙氣蒸騰著祥瑞的感覺完全格格不入。

「對了,千骨。」

「呃?」

「你剛來很多還不懂,可以慢慢學,但是一定要記住,長留山尊卑等級嚴格,規矩眾多。你入門現在最晚,整個師門上下你都要稱師兄師姐,小師叔面前無所謂,但是在我師傅面前一定要格外注意言行舉止。門人的話,稱掌門為尊上,我師傅世尊,小師叔儒尊,見了皆要行跪拜禮。不可隨意出山或者入海,也不能上三殿,後山禁林更不准去。每夜亥時休息,卯時必須早起晨修。山中門人住宿有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偏殿。你住亥殿,癸班的仙導是朽木清流,一會我帶你去見他,到時候他會給你安排課業、修習、食宿等具體生活方面的問題。你有什麼不知道的也都可以隨時問他。

「哦,一年拜師之後也這樣麼?」

「得道之人通常講入定,不需要睡眠和食五榖了。但是這長留山上大半還只是凡體和級數較低的仙人。等你一年之後拜師了,大部分時間便都伴在自己師傅左右,各個師傅有各個不同的教導徒兒的方法,管教和態度各有不同。」心裡默念一句,不要衰到遇到像他師傅那樣嚴厲的人便好。

「師兄你能拜世尊做師傅一定很厲害吧?」

「其實厲害倒說不上,不過是我辦事老練沉穩,可靠得體,深得他老人家歡心就是了。用一些弟子背後的閒言碎語來講,就是會拍馬屁。」

花千骨愣在那裡不走了。

落十一轉過頭來對她一笑:「看你年紀尚小,心思單純,但是你既然來了這,私下我還是要提醒一下你。你沒有背景沒有法力又沒有權勢,難免還是會背地裡受些欺負。而且你是被尊上帶回來的,很多弟子都看見了,肯定會有人故意刁難你。若是太過分了,你大可找我或者清流幫忙。但是派中事物繁多,不可能每件事都照顧得到,所以大多數時候只能靠你自己應對。」

「這麼復雜麼……」花千骨一臉茫然的望著他。

「還好吧,等你適應一段時間就知道了。」

兩人繞來繞去,到了另一座和方才雄偉迥然不同的華麗大殿中,迎面突然飄來一朵紅雲。

花千骨眼睛一花,還沒看清楚是什麼,就覺得額頭中央被人彈了一下。

「火夕,你又頑皮了。」落十一歎道。

「沒有啊,師兄,我大老遠就聞見好東西了,怕被青蘿又搶了先,就先打上記號啊!」

那一團紅雲風流而動,聚攏成形,竟是個十七八歲的翩阡少年。一身紅袍如火,玉帶束腰,腰間別了朵宮花,卻是紅到滴血的纖姬子,華貴中透出一種在人之上的傲氣和邪氣。

花千骨覺得額頭上隱隱作痛,揉了揉,抬頭瞪著漂浮在半空中的少年。

「是新來的?就是剛剛和尊上一起回山的那個?」

「恩,你別也跟著欺負新人啊,她什麼也不懂的。我正要帶她去三生池。」

「那麼髒,是該好好洗洗。」火夕從半空中飛了下來,花千骨看到他腳上隱有火焰翻騰,不由咂舌。

火夕繞著花千骨一圈圈轉著,眼睛骨碌碌的轉,顯得有點油腔滑調。突然靠到落十一身上,攀著他的耳邊說了幾句什麼。

落十一搖搖頭,表示不知道。火夕伸出手正要去看花千骨掛在脖子上露出來了的天水滴,卻見眼前電光一閃,手指疼的麻痺了一下。

咧著嘴郁悶的轉頭,卻看花千骨肩上趴著一條晶瑩剔透的小蟲子,氣鼓鼓的小臉,額頭的兩根觸角還滋滋的冒著電光和火花。

有沒有搞錯,這麼小的蟲子居然敢放電打他。火夕伸出手指想去捉它,花千骨連忙退後兩步,躲到落十一身後。

落十一嘴角難掩促狹的笑意,道:「別玩了,她叫花千骨,以後是癸班的學生。看見清流沒?」

「沒有,他一天神出鬼沒的。嘿嘿,骨頭,以後好玩了。我先走了,要是碰見青蘿千萬別說見過我。」正說著又一陣風似的不見了。

落十一搖搖頭繼續往前走。

「那個是誰啊?」花千骨好奇的問。

「火夕,是小師叔的弟子,生性頑劣,師叔都管不住他,或者說根本就懶得管他。他口裡的舞青蘿也是小師叔的弟子她的師妹。長留山最讓人頭痛的一對活寶,常常惹禍。偏偏小師叔護短的很,眾人都拿他們沒辦法。」

「世尊和儒尊都有很多徒弟麼?」

「沒有,師傅連我收了三個徒弟,其實我不算是老大,之前聽師叔說還收過一個,後來被師傅逐出師門了。現在加我下面還有兩個,青丘之狐和上上飄,小師叔就火夕和舞青蘿兩個徒弟。」

「尊上沒有?」

「嗯。」

「為什麼呢?」

「可能是身邊事物太多,牽絆太多吧。」落十一沉思道。

花千骨不明白的搖了搖頭道:「我要拜尊上為師!」

落十一驚了一驚,回頭望著她。

看她無比堅定的重復道:「我要拜尊上為師。」

突然忍不住笑了,俯過身來悄聲在她耳邊道:「其實我之前也這麼想的……」

花千骨歪著的腦袋被他敲了一下。

「想當尊上的徒弟比登天還難啊,不過你加油就是了!」

「尊上和我說要是一年以後讓他滿意的話,就考慮收我!」

「真的?」落十一瞬間臉跟吃了爛柿子一樣,瞠目結舌的簡直不敢相信。

「恩!所以這一年我一定要努力!」花千骨握著小拳頭在空中一揮。

落十一高高的挑起眉毛。尊上竟然說了這種話麼?嘿嘿,這下有好戲看了。不然這遠離塵世的長留山,真是好無聊啊!

「對了,師兄,火夕師兄他們穿的衣服好像顏色都不一樣啊!」

「恩,對,等一年之後你確定了自己五行修行的主要方向,那一系的便多穿那一色的衣服。如金屬黃色,木屬綠色,水屬白色,火屬紅色,土屬黑色。但是沒有硬性的要求,隨個人喜好而定。但是腰間的宮鈴宮花宮玉什麼的,卻一定會隨著體質和法力所屬而改變顏色。」

花千骨恍然大悟的點頭,怪不得尊上的羽毛是白色的。火夕的宮花是紅色的,再看看落十一腰間的宮玉,是只黑色的麒麟。

「我是不是拜師的時候就可以掛鈴鐺了?」花千骨看那麒麟生得好看,忍不住用指頭碰了碰。

「雖然這個也要看法力,但是你如果做了掌門的徒弟,掛鈴肯定是沒問題的。」

「嗯嗯。」花千骨開心的點頭。

落十一眼角瞟了糖寶一眼,看它又無精打采的爬回花千骨耳朵裡打盹去了,不由有點好笑。

「到了,這就是三生池。」

落十一指著那三個不規則的池子道:「這個是三殿的聖水,你分別在裡面洗一下身子,去一下凡胎帶的污穢和瘴氣,貪婪殿的水洗貪,銷魂殿的水去欲,絕情殿的水絕癡。洗過大腦會清明許多,這是正式成為長留門人的重要儀式和浴洗禮。」

「哦……」花千骨在一片水霧當中有點迷惘。

落十一指了指旁邊放的整潔的衣衫道:「換洗的在這。我在外面等你,一會你自己出來。」

「好。」

走了半步猶豫一下又轉過頭來道:「可能會不同差別的有點疼痛,如果哪一池的水實在受不住就別勉強自己非洗不可,沒多大關系。」

花千骨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低下頭看著那池水清澈透亮,上面還飄蕩著幾片白的粉的花瓣,牆上三個龍口裡緩緩的吐出清流,和撲通的浴池倒也沒什麼不同。把耳朵裡的糖寶弄醒了,怕它被水淹到。

「糖寶,你是男的還是女的啊?不對,你是公的還是母的啊?公的的話不可以看我洗澡哦!我得找個帶子把你眼睛蒙起來。」

糖寶一頭黑線。

「我是妖精,還沒變身呢,雄的雌的我也不知道。你又沒什麼可看的怕什麼!嘿嘿,我也要洗澡!」說著噗通一下跳到了水裡,以它的蟲泳式在水上來回翻騰著。

花千骨笑著脫掉衣服慢慢趟入貪池,並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

戒貪,戒欲,戒癡麼?真好玩。

洗了一會又跳進銷魂殿的水裡去,依舊跟溫泉一樣,舒服又提神,整個心和大腦都變得空明無比。

最後是絕癡池裡的水,腳剛一放下去,卻突然有一陣奇怪的麻痺感傳遍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連忙把腳縮了回來。

「怎麼了?骨頭?」糖寶在旁邊池子裡游得正歡。它身上的妖精氣和這仙界氣息經過池水洗滌總算完全融合在了一起,再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

「沒什麼。」花千骨奇怪的再把腳放下去,卻又沒什麼感覺了。難道是她抽筋了?

望著水中自己的倒影,突然發現額頭中央兩眉之間一個紅色的火字若隱若現。怎麼回事?用水擦了又擦洗了又洗就是不乾淨。

肯定是剛剛那個穿紅衣服的火夕在自己額頭上留下的印記。討厭,怎麼弄不掉呢?回頭問問十一師兄去。

躺在水裡,輕紗薄幔間,角落裡貔貅金熏爐中滿載檀香,催人入夢。花千骨舒服的迷迷糊糊忍不住睡了過去。

外面的落十一等得心浮氣躁。

那三生池裡的水有淨化人心的功效。但若是執念太深的人進去,卻是苦不堪言,甚至會有生命危險。所以會有許多人憑借法力,或者避開某一池的水不洗來逃過檢驗。

但是就連仙人也完全做不到摒棄貪嗔癡念,何況是凡胎俗體?只要不是執念太深疼得太過厲害,勉強過關,他一向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但是一般人進去還是會大呼小叫一下,這個花千骨進去半天一點聲音也沒有。看她年紀尚小,應該執念不深啊,不會是一碰到水就給疼暈過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