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長留仙山

A- A+

白子畫本來想直接飛回去的,突然想起身邊比來時多了一個人兒。

聽花千骨自言自語似的在那嘀嘀咕咕,轉身一看,不知什麼時候她的肩上竟然趴了剛剛掉到自己酒盞之中的那條小蟲子。

「白,白……這個是糖寶。」花千骨給他介紹說。

「我不叫白白。」白子畫歎口氣道。

花千骨頓時面紅耳赤,怎麼她一緊張就結巴的壞毛病還是改不過來呢!她也不知道叫他什麼啊,她現在又不能開口叫他師傅,叫大叔大爺的好像也不對。

「你稱我尊上就行了。」白子畫看著糖寶正在擠眉弄眼的彎腰鞠躬和自己打招呼,不由覺得有點好笑。

招了招手,一朵雲彩從半空中飄了下來。

在花千骨的嘖嘖聲中,白子畫已站立雲中,回頭看她。

她連忙費力的拉扯住軟綿綿一團團的雲朵往上爬,白子畫也不理她,好不容易等她爬了上去,還沒坐穩,雲已經嗖的一下飛上半空中了。

花千骨嚇的緊抱住雲朵不放,探出頭往下看著,不過飛的太高太快了,什麼都看不怎麼清楚,除了雲還是雲。

不過這個比剛剛乘的隨風飄搖的樹葉小船要舒服平穩多了,雖然速度驚人,但是仿佛雪橇在雲海裡滑行一般不會讓人覺得不適。而且一伸手就可以夠到身旁漂浮的雲,卻不像身下的這一朵有固定的形態。

應該是用法力凝成的吧,不知道可不可以吃。花千骨一時好奇,忍不住悄悄的埋下頭咬了一口,軟軟的,綿而輕柔,入口竟然化作滴滴甘露。

哈哈哈,味道真好啊!

咬一口,又咬一口,再咬一口……

「你打算把這朵雲給吃完麼?」白子畫一路上都沉默不語,突然開口把花千骨嚇一大跳,差點沒被雲給嗆到。

「呵呵。」花千骨尷尬的笑,不知道為什麼明明自己一向話多,也明明憋了好多問題在心裡想要問。可是坐在雲裡,看著高高矗立雲端的白子畫的背影,就是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倒是糖寶實在是忍不住了,無話找話的問他。

「尊上,長留山離這遠麼?」

「我們現在在極西的昆侖,長留山遠在東海之東,還是有點遠的。」況且他還不是御風而行,雲上又還多了件「行李」。

「我可不可以一直跟在骨頭媽媽的身邊啊?」

骨頭媽媽?白子畫看了花千骨一眼,花千骨尷尬的低下頭去。

「可以。」

「哦耶!太好了!」糖寶繼續回到花千骨耳朵裡睡大覺,嘿嘿,這下可以高枕無憂了。畢竟是仙山,就算有人對自己這個小精怪不滿意,以後也沒人敢提意見了,因為是尊上親自批准的,哼!

***

到達長留山之時已經是日暮時分。若是單靠花千骨腿力,怕是得走上好幾年吧。

聽到糖寶的驚呼和尖叫,花千骨睡眼朦朧的從雲中抬起頭來。

遙望四周,到處都是水茫茫,深藍一片,他們早已到達東海之上。海風一吹,清醒了大半。望向前方,頓時傻眼,張大的嘴巴絕對可以把她自己的拳頭塞進去,目瞪口呆的注目著眼前海市蜃樓一般的長留仙山。

夕陽的金光著重著的,絲絲縷縷的仿佛從天空中金色的大洞裡傾斜而出,海面倒影粼粼蕩漾,浮光閃爍。

身邊不時有頭上有著漂亮花紋的鳥兒飛過,鳴叫猶如管樂。花千骨擦擦眼睛,不可置信的望著眼前的桃源仙山。本以為昆侖瑤池已是美侖美奐,沒料到長留山更是驚艷絕倫。

主島方圓千里,呈一個不規則的奇怪八卦形狀,整個的漂浮在半空中。周圍斜上方三座小島,猶如日月星般將主島環繞。同時三座小島上,緞帶一般垂下巨大的瀑布,以銀河落九天的奔騰氣勢傾瀉而下,流到主島之上,然後再整個的由主島四面八方每個邊緣傾流入海,在半空中建起巨大而壯觀的水簾幕。在夕陽殘照下,唯美得猶如幻象。

而遠處的空中,還散布著大大小小零星的仙島和仙山。有的秀奇,有的逶迤,在一片海色天光的映襯下顯得分外靈動。

我以後竟要在這樣的仙境裡生活麼?花千骨微微有點頭暈目眩。

「中間的主島是長留山,山上弟子八千。經過一年的初步修習後,會根據自身體質和能力,選擇金木水火土五行中的一行集中修煉,仙劍大會後,才能正式拜師,由師傅親授。那三座小島上分別是貪婪殿,銷魂殿,絕情殿,一般不讓隨便上去。島上規矩甚多,以後自然會有人交你。」

「你是屬什麼行?」花千骨抬頭看他,久久的移不開眼睛。

「水。」白子畫淡淡開口,聽得她一陣清冷入骨。

「哦。」下決心要好好學水系的法術,一年後的仙劍大會上好拜他為師。

隱隱可以看見三座小島仿佛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籠罩主島的光壁,隨白子畫穿過時卻又似乎什麼都沒有。

島上的山近了,廣場和大殿都近了。花千骨看到許多身著各色袍子的人在廣場上似是修煉還是習武。

白子畫繞開前殿,直接降落到後殿中央。

「恭迎尊上回山……」四周嘩啦啦跪倒一片。

花千骨略顯手足無措的從雲上跳下來,跟著他朝大殿走去。看眾人都悄悄的在打量自己,不由得渾身不自在。

四處張望著,大殿雄偉威嚴,層層華幔,殿四角都燃著貴重的沉香。

「十一。」白子畫喚道。

「弟子在,尊上有什麼吩咐?」

花千骨抬頭看來人,發黑如墨,眼湛如丹,修長的身材襯托出不失高雅的青衫。

「這是新進師門的弟子,你幫她安排一下,有什麼不妥之處再問我。」說著轉身就要離開。卻發現被什麼拉住,轉過頭,看見花千骨眼中隱有不安的拽住自己衣角。

「沒事,你有什麼不懂的,就問十一,他會帶你先熟悉一下環境。從今天起,你就是長留門下正式的弟子了。」

花千骨看著他沒有回頭的慢慢走遠,遠的她覺得自己別說一年,就是一世也追不到他的身邊。

前面的青衣男子神色淡然,雙手插在衣袖裡,悠悠的踱著步子。

「我叫落十一,是尊上師兄摩嚴的大弟子。」

「我,我叫花千骨。」

「我叫糖寶。」糖寶從花千骨耳朵裡悄悄探出頭來,果然它法力還是太弱啊,連在瑤池都沒事,一來到這長留山卻頭暈的不行。

落十一眼睛一亮,下一刻又將那份喜愛和驚訝深藏了起來,狹長的鳳眼流露出一絲不為人察覺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