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上古神器

A- A+

桃翁的白鬍子一抖一抖,臉卻又彤紅彤紅,感覺像一個長著白色葉子的熟透了的桃子,不過當然這個桃子的皮有點皺巴巴的,樣子十分滑稽。

如果平時花千骨可能還有心情研究一下,可是這時候花千骨可沒有心思笑。那麼多雙眼睛興趣盎然的盯著自己,大部分還不懷好意的等著看自己出醜,這種滋味可真是如坐針氈。

阿彌陀佛,老天保佑,只要她別惹什麼麻煩,傳到尊上耳朵裡就好了。恨只恨今天怎麼沒把糖寶帶來,不然有它在耳朵裡,才不怕被提問呢!

桃翁為人倒也不壞,就是有些勢利,愛從一些闊綽弟子手中撈些油水和甜頭。昨日尊上親自領回一弟子之事,很快便在長留山上傳開了。碰巧又在書香閣碰到,看花千骨又瘦又小,一副窮酸樣,心裡本就不太待見。今天竟然還敢第一堂課就在那打瞌睡,也實在太不把他放在眼裡了。可是畢竟是新來的,又是個凡人,什麼都還沒學,若是故意刁難她,又恐落人口舌。就先問個最簡單基本的吧,她若是答不上來,自己更有理由好好管教管教。

於是仰天負手一邊搖頭晃腦道:「代表身份的宮物你按等級依次先列舉一下。」

花千骨和身旁的輕水同時鬆下一口氣來,這不是剛剛才在討論麼,正撞在槍口上。哦哈哈,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花千骨很快的把那七種背了一遍。

桃翁一看沒難住她,便又道:「看來你知道的還挺多的,那仙界的品級和排位,還有各個門派,各路神仙,你都列舉出幾個來。」

輕水聽了,悄悄用手想在花千骨腿上寫答案,卻被桃翁一瞪,當他老糊塗,老眼昏花啦?

花千骨回憶了一下東方彧卿,軒轅朗跟她說過的,不慌不忙道來,然後又想起在群仙宴上見過的仙人,滔滔不絕的說了一長串。

四周微微有了點議論聲,連輕水的眼睛都睜大了好多,花千骨說的許多她連聽都沒聽過,卻見她說的跟真的見過似的。

桃翁的面子有點掛不住了,冷哼一聲道:「那我再問你,上古十六大神器是什麼?」

四下一片寂靜,這個問題根本就沒有教過,而且神器因為是封印之物,本屬禁忌,知道的人根本不多。桃翁分明是在有意刁難。

花千骨抹一把汗,還好前兩天自己翻六界全書時特意去找過拴天鏈,順帶看了一下其他的幾件神器,嘿嘿。

「分別是軒轅劍、東皇鍾、盤古斧、煉妖壺、昊天塔、伏羲琴、神農鼎、崆峒印、昆侖鏡、勾欄玉,奪魂簫,浮沉珠,催淚鈴,玄天傘還有拴天鏈……」

她卻不知她若是回答不知,也算給了桃翁一個台階下,像桃翁這種氣量狹小的人最討厭的便是自以為是的學生了。四下議論紛紛,如此桃翁面上可掛不住了。

「你可只舉了十五件。」

「可是女媧石已碎……」

她看到桃翁身子震了震,臉由紅變白,連忙閉嘴。

「女媧石已碎?」桃翁喃喃著,滿臉不可置信。

花千骨略覺得奇怪,桃翁應該對這些了如指掌的才對,難道會不知道?

「對啊,不是碎了很久了麼?十六件神器還有封印能力的應該只剩九件了,所以要好好保護,特別是那琴……」

桃翁身子晃了晃後退兩步,眼睛睜得老大,驚恐道:「怎麼可能……不、不是還有十件麼?還有,你怎麼會知道……!!」

知道什麼?知道伏羲琴是長留山所守護的神器麼?書上有寫啊,不但伏羲琴,其他幾件除了下落不明的沒有記錄之外,什麼時候,落到何人之手,又都曾被何人何門何派守護過,都很詳細的說明。另外難道自己特意去群仙宴通知大家拴天鏈被奪的消息,尊上回來都沒有說過?花千骨覺得很奇怪,小聲咕噥道:

「茅山的拴天鏈被奪了啊……」

卻不知道為了不引起恐慌,連妖神出世的事除了各派掌門和長老,基本也很少人知道。花千骨看書上好像是如實記錄的很容易似乎沒什麼大不了,卻不知書中字字所敘述的都是驚天的大秘密。

桃翁青白的臉半張著嘴巴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厲聲道:

「你跟我來!」說著甩袖出門。

課堂裡一片混亂。花千骨望著輕水覺得有點莫名其妙,為什麼答對了也要懲罰她啊!嗚嗚嗚……

輕水連忙使眼色讓她跟上去。花千骨幾步小跑,只覺得身後有一道利刃般的凌厲目光注視著自己。轉過頭,卻看見霓漫天高傲輕蔑的眼神。

不對,不是。匆忙掃視了一周,見到的卻都是嘻嘻哈哈幸災樂禍的臉,暗自無奈的跟著桃翁走了出去。

卻沒人注意霓漫天身後坐著的優雅從容的蒙面青衣少年,本來他的裝扮在課堂上顯得尤為奇怪和扎眼,大家卻好像見怪不怪一樣。沒有人看見過他的臉,也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一直都是冰冷而漠然的獨來獨往。身在甲班,卻沒有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份和背景,只知道他名叫朔風,法術已經非常厲害了,所以沒人敢招惹他,也沒人跟他說話,除了霓漫天坐在他前面,左右都沒人。

此刻他一向冰冷漠然的眸子卻變得犀利起來。眼中一絲興趣和詭異,微微低頭默念道:伏、羲、琴……

花千骨跟在桃翁後面一路小跑,沒想到這白鬍子老頭走起路來那麼快。

不一會兒進了長留殿,花千骨聽見桃翁問一旁弟子什麼,弟子答道:「三尊正在殿內議事。」

忍不住心中狂跳不止。莫非那麼快就又能夠見到尊上了?

只是桃翁不會是氣急敗壞下拉了她到尊上這來治罪的吧?這下慘了。

跟著桃翁繼續往裡走,看他急急忙忙的樣子,心裡更加坎坷不安。末了到了議事廳門前,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只覺得心撲啪撲啪的在扇著翅膀在胸口亂撞。

終於異彩鎏金鑲滿寶石而又高大沉重的門慢慢被兩側站的弟子推開。花千骨直直的望見端坐在大殿正上方的白子畫,心立馬扇著翅膀飛到他那去了。

白子畫依舊是一身不落塵埃的白衣,只是比那日腰間多束了一條寬邊金帶,出塵中更添了幾分高貴和傲氣,面色中更添了幾分冷漠與威嚴。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姿態,讓花千骨忍不住便想傾身膜拜。

「參見尊上,世尊,儒尊。」桃翁行了個禮,回頭看花千骨,花千骨這才反應過來連忙低下頭去拜見。

「什麼事?」

花千骨聽到一個威嚴又低沉的聲音,眼角偷貓一眼。看見一個略比尊上年長的黑衣男子,眸子深邃的叫人一眼望不到底,眉頭緊皺,額上有道挺深的疤痕,嚴厲中帶幾分凶煞,氣勢咄咄逼人,可見脾氣不是太好。卻也是帥得一塌糊塗。

這個應該就是世尊摩嚴了。

那左側坐著的這個,不對,是躺著的這個應該就是儒尊笙簫默了。

花千骨狂汗顏。

與另兩人不同,笙簫默紫衣玉帶,慵懶卻優雅,半倚在專門為其准備的鋪滿冰絲玉錦、雅致褥枕的臥榻上,手中把玩著一根長簫,飛速的在白皙修長的指尖旋轉飛舞著。

摩嚴和白子畫應該是見慣了他這副摸樣,倒也不以為意,自動忽略。

花千骨盯著那銀簫看的有點頭暈,心道不愧是三尊,無論容貌氣質仙姿都比其他人強上那麼多。再抬頭去看白子畫,卻見白子畫也在看他。可是視線卻直直的穿透她而過,似乎又眼中無一物的感覺。

桃翁開口說話,花千骨卻聽不見他在說什麼,猜大概他是用密語在和三尊稟報什麼事情。

嗚嗚嗚,告狀就算了吧,幹嗎還告得偷偷摸摸,讓她想辯白都不知道該辯白些什麼。

笙簫默似乎是漸漸來了興趣,也不玩手中的簫了,身子直立起來,看著花千骨道:「二師兄,這就是你昨天帶回山來的那個娃娃啊?」

白子畫不作聲,也不點頭,面上毫無表情,讓花千骨幾乎快誤認為上方是端坐於蓮的白玉雕像。

摩嚴冷哼一聲:「她是如何得知長留山護守的神器是伏羲琴的,你莫要撿了個妖魔回來,一身煞氣,千載禍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