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御劍而飛

A- A+

回去教室的時候,正是課間。花千骨依舊兩腿依稀有點發軟,輕飄飄的飄回座位上,輕水著急的問她怎麼樣,聽到千骨說是被帶去見三尊的時候不由得臉都嚇白了。

「這怎麼弄得跟三尊會審一樣啊,不就是答幾個題麼,有必要這麼大的架勢?!這桃翁也太小氣了!」輕水憤憤不平的說,拍了拍花千骨的背,「把你嚇傻了吧?第一次見世尊和儒尊有何感想?」

花千骨滿頭黑線道:「嗚嗚嗚,沒感想,就是我貌似把世尊給得罪了。」

輕水張大眼睛道:「這下你完了,世尊可記仇了。他們沒懲罰你吧?長留山的刑法很恐怖的。」

「那倒沒有,就是問了些問題就讓我回來了。」

「那還好,應該不是很嚴重,都是桃翁小題大做。喂喂,你覺得儒尊怎麼樣?」輕水擠眉弄眼道。

「儒尊?」花千骨枕著下巴歪著腦袋想了下,「還好吧,印象也不是太深刻。不過實在是一點也不像儒尊的樣子,倒有點像……」

「像什麼?」

「像狐狸,還老一臉壞笑,弄得我毛骨悚然的……」

「哈哈,我跟你說,世尊太嚴厲,尊上太冷漠,只有儒尊最好說話了。而且長得那麼好看,溫文可親,儒雅風流,那個可叫風靡萬千少女啊!整個長留山莫不以他為偶像。不信你回去我帶你去別的弟子房間裡看啊,到處都貼著他的畫像。連他寫過的草稿,傳音螺記錄下的簫聲,拿出去都可以賣好多銀子呢!」

「啊?」花千骨傻眼了。

「那尊上呢?」

輕水橫她一眼:「你覺得有誰見過尊上敢生出半點異心麼?我每次看他連頭都不敢抬,他太高不可侵了,好像放在心裡多想想都讓人感覺是罪過。不然以尊上之資,整個長留山乃至仙界還不瘋狂啊!貪婪殿和銷魂殿除了世尊和儒尊,好歹還有他們各自的徒弟,和幾個專門服侍的弟子。但是尊上真的就是那麼多年來一直一個人住在絕情殿,冷冷清清的。長留山大小要務一般都是世尊處理,尊上也很少露面。只有要事和重大儀式的時候出山一下,或者下一下長留殿。」

「一個人麼?」花千骨回憶起他身上仿佛萬年都化不開的冰雪,竟不自覺的有點微微心疼。想以後都陪著他,這又是一種什麼感覺呢?

「上課了,快坐好,這次我保證你不會無聊到睡著了。」

「誰的啊?」

「十一師兄的。」

「啊?」

「他是長留山首座大弟子,做事成熟穩重,很受三尊恩寵,講課也很有趣,人氣可是穩居前五的哦!」

「啊?還有排名的啊?」

「當然,目前按山中非官方發行,私下流傳的《仙人志》上統計的票數來算的話,人氣第一的是儒尊,第二是十一師兄,第三是尊上,第四是儒尊的弟子火夕,第五是世尊。」

「有沒有搞錯,連世尊都有人喜歡麼?這年頭女生的眼光都怎麼回事?」花千骨望天長歎。

「切,這年頭M體質的人多著去了,有人控腹黑男,也有人控大叔啊!何況世尊長得那麼威嚴,好像天神一樣,很多人都會喜歡在那種嚴厲下臣服吧!」

花千骨眉頭擰得跟麻花一樣說不出話來。

就看著優雅從容的落十一什麼也不拿的走了進來,瞟見花千骨和她微微點了個頭。然後道:「今天戶外實踐課,大家到外面校場上集合。」

周圍一陣歡呼雀躍,一撲咯嗖的全部衝了出去。

「十一師兄教什麼的啊?」

「飛行術中最基本的御劍術啊。你落下功課太多了,一點基礎都沒有,第一天就學這個太吃力了。」

花千骨跟著眾人來到校場上排好隊,落十一指著一旁架子上的一把把木劍道:「還是和上次一樣,一人選一把。」

花千骨一面漫不經心的東張西望,一面伸手去取劍,沒想到明明是木劍卻奇重無比,猛的就往下沉去,把她拖得彎下腰。

周圍頓時傳來一陣訕笑。

花千骨吃驚道:「怎麼會這麼重啊,明明是木頭啊!」

「這個是海軒木,不是生長在陸地上只生長在海面上,比玄鐵還要重。」輕水也正費力的揮舞著手中的劍。

「我暈,這樣的東西能飛起來才真是奇了怪了。」

正說著突然有個東西從自己頭頂上嗖的就飛了過去。周圍傳來一陣歡呼叫好聲。

花千骨抬頭一看,卻是一身彩衣翩飛的霓漫天。

霓漫天顯然是沒入長留之前已經學會了御劍,有心顯耀一樣在半空中忽上忽下,左右翻轉,技術著實不錯,看得花千骨和其他一干人等目瞪口呆。

落十一又把心法和要訣什麼的跟大家復述了一遍,可是花千骨根本就什麼都聽不懂。蹲在地上望著那把她幾乎扛都扛不動的破木頭發呆種蘑菇。

甲班的許多人都已經能夠做到勉強讓人和劍漂浮在半空中的程度,只是沒辦法像霓漫天那樣自在飛行。

而自己班上的大多數人盡管對著那劍頻頻念咒,百般折磨,那劍依舊是紋絲不動。

輕水算是很厲害的,劍已經能夠在她的指揮下騰空離地一米多高了。

四周不斷響起弟子從劍上摔下來的哎喲聲,花千骨和輕水兩人看著大部分一個個四腳朝天,忍不住捂嘴偷笑。

花千骨跳到地上的劍上,踩啊踩,快飛啊飛,看那木劍比一般正常的劍還要寬上兩指,卻仍是不夠一個腳面寬,之所以用這麼重的木劍來練習,可能是因為不傷人的同時重心又很穩,可是一樣還是很難在上面站立住啊。

落十一過來給花千骨講了一下要訣,讓花千骨先在一旁去默記下來。畢竟御劍而飛是較高段數的仙法,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練成,雖然花千骨如今身上沾染了很多仙氣,可是力量依舊不足以御使劍器,要多加練習。

花千骨連連點頭,看著霓漫天在天空中自由的飛舞旋轉,迷得下面的男生暈頭轉向,猶如一道耀眼而絢麗的七色彩虹。

暗暗下定決心,她也要趕快學會飛,這樣才可以離天空更近,離絕情殿更近,離高高在上的尊上更近。

抬頭仰望東邊天空上漂浮著的絕情殿,和主島巨大的長留山比起來,顯得挺小的。瀑布從上面傾流而下,猶若一條銀鏈,連接著長留山和絕情殿,仿佛不讓它被風兒吹跑一般。而尊上,就那樣日日夜夜一個人住在那樣高處不勝寒的地方。

天空中三殿上形成一個巨大的透明屏護,蓋子一樣籠罩著整個長留。因而藍色的天際偶爾會閃過一縷反著光迅速流動的虹彩。傍晚時候太陽下山,有時候還會在天空中整個投射出長留山的巨大倒影,猶若海市蜃樓,美輪美奐,和海中的倒影交相輝映,卻是有三個長留山。

花千骨又犯懶的躺在草地上看著天空出神,卻突然聽見那邊隱隱起了騷動。在一旁百折不撓跟木劍慪氣作對的輕水立馬拉起花千骨就奔了過去。

卻見霓漫天站在朔風的面前眉飛色舞的挑釁著要跟他比御劍。

花千骨看他蒙著面,眸子冰涼冰涼的,感覺不太好惹,望向輕水,輕水在她耳邊悄悄說:「那個男的叫朔風,也非常厲害,但是很神秘,大家都不知道他是什麼來歷。不論哪一科的成績都很好,甲班他總和霓漫天爭第一,所以霓漫天很看不慣他,把他視為自己拿到仙劍大會魁首的頭號大敵。但是對方不知底細,又不太好招惹,只能變著法兒和他較勁。

周圍都是起哄的聲音,花千骨四處看找落十一,卻發現他遠遠站在一邊卻是一副完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樣子。

朔風剛剛就一次也沒有御劍飛過,看著霓漫天冷哼一聲,懶得跟她無聊較勁,突的就和劍一起騰空而起,沒等大家反應過來,嗖的就不見了。所有人面面相覷,你看我,我看你,然後東張西望到處找,天空中哪裡還有他的半點痕跡。

挖,這麼快的速度,真的只是剛入門的弟子麼!花千骨張著嘴巴,望向長留殿大殿屋頂上。也不知道是什麼的影響,或許是清虛道長傳給自己的道行和功力作用,或許是到了長留之後變得更加耳目清明,她發現自己看東西越來越慢越來越清楚了。

所以在所有人還在到處找的時候,很快的便捕捉到朔風向大殿頂上飛去的身影。雖然隔了還有挺遠的距離,卻清楚的看到他悠閒的躺在屋頂上,嘴裡不知何時還叼了根狗尾巴草。末了,似是發現自己被人看到,犀利的眼神遙遠的直視花千骨。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電光火石的撞來撞去,最後辟裡啪啦,花千骨明顯敵不過的敗下陣低下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