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風涯無邊

依稀尋著上次雲翳帶自己出去的那條小路出去,卻不知為何心跳得如此之快。自己只是去見個朋友,又不是偷偷摸摸跟情人私會,幹嗎那麼緊張啊!真是的!

山頂夜來風大,更深露重,四周又漆黑一片,花千骨腳底有些打滑,後悔自己著急慌張的出門,沒有多披件袍子。

糖寶趴在她頭頂上,興奮的四處張望。身上發出螢光,雖然微弱,卻竟然能照出好遠,前方的路倒也勉強能看清楚。花千骨無奈的笑,她不知道糖寶原來竟是如此多功能的,還能當燈籠用。

一直到下了大茅峰又到了上次她見殺阡陌的那地,仍然不見東方彧卿的身影。

「在哪呢?糖寶?」

「往前,就在這附近。」

花千骨走進密林,看見上次軒轅朗被吊著的那棵樹,回憶起當時他狼狽無比卻依然盛氣凌人的模樣,突然有點好笑。這一轉眼就是半年,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人又在何方,有沒有來茅山找過自己?

失神之間,卻猛然撞進一個人懷裡,然後被對方緊緊摟住。

糖寶連忙蒙住眼睛,卻又賊笑著從縫隙裡偷看。

哦耶,爸爸和媽媽抱抱了。

花千骨聞到一股淡雅的墨香,看著那身月白的衫子,未等抬頭,知道必是東方彧卿無疑。一時窘迫的想要推開,卻被他緊緊環住的抽不開身去。

「東方……」

「骨頭,我好想你。」

突然聽他又激動又深情又落寞的說了一句,聲音溫柔如水般怎麼都化不開去,和初時賴皮非要娶她的模樣完全不同,花千骨有些反應不過來,只好任由他抱著。

其實她心裡也是很想他的,畢竟她生命裡接觸過的對她好的人並不多。而且老是有糖寶在耳邊爸爸長爸爸短的念叨著,她想不想到他都難。

這是除了爹之外,第一次有人這麼親近的抱著她,當然尊上接住從天上掉下來的她那次不算啦。東方彧卿的懷抱很溫暖,和尊上冷冰冰的感覺完全不同。那樣踏實和舒服,讓這麼久以來都疲憊不堪的她好想安心的趴在他懷裡睡一覺。

「爸爸!」糖寶開心的叫著,長開小腳要東方彧卿抱,不要只和骨頭媽媽親熱不理它啊!

東方彧卿伸出一隻手去把它捧到眼前親了親。

「乖孩子,有好好聽骨頭媽媽的話麼?」

「有!」糖寶抱住他的拇指親暱的蹭來蹭去。

「你怎麼會來啊?」花千骨仰頭望著他,依舊是淡雅書生氣的一張臉,卻每每一笑起來整個世界都顛覆掩埋,讓人眼中只剩下他的溫柔笑顏。哼,豈有此理,自己明明這半年有長高很多的,怎麼還是差他這麼遠?

東方彧卿低頭看著她,見她比半年前面色好了許多,身上總纏繞的黑色污穢氣息也都沒了,眼睛大而圓黑而亮的望著他,小小的唇微微嘟著。換回女孩裝扮,而且還扎了兩個可愛的包子頭。忍不住伸手去把玩,故意把她揉亂了。

「幹嗎不說話啊?你怎麼會來?還這麼晚跑來,你一介書生,要是路上碰到危險怎麼辦,就算沒有強盜打劫,這山上虎啊狼啊的,傷了你怎麼辦?」

東方彧卿笑道「別說是區區茅山,只要是為了見你,刀山火海我也願意闖。」

花千骨連忙低下頭去,最討厭看到他笑了,一笑她就被勾得丟了魂似的,連他老愛說的那些亂七八糟不著邊際的甜言蜜語也都忍不住的信以為真。

「別開玩笑了,我在和你說真的!你一個人跑到這來很危險,最近茅山附近很多妖魔都在視機而動,你趕快回去!」

東方彧卿一臉委屈:「半年不見,你都不說想我,一見面就要趕我走啊!」

花千骨低頭道:「也沒有啊,見到你我很開心。」

東方彧卿欣慰一笑,聲音又變得溫柔凝重起來:「糖寶一直有跟我聯系,她一說你們要回茅山來,我就盡快處理完事情往這裡趕了。也多虧你出了長留來這,我才有機會見到你們,不然還是有點麻煩,入長留可不比上茅山,而且我身份諸多不便。我本該早點去看你,這半年來你一個人在長留拜師學藝一定吃了不少苦。糖寶一直有跟我說你的狀況,所以我才一直安心讓你呆在那裡。若是你哪一日不願意再留在那了,你就跟糖寶說,我會親自去帶你回來。知道麼?」

「放心吧,我在長留很開心,一點都不苦。我還學會很多東西,御劍啊,飛天啊,以後遇見老虎啊強盜啊妖魔啊什麼的你都可以不用怕了,我會保護你的!」

東方彧卿看著花千骨不自覺的握住的斷念劍,心中一驚,面色瞬間凝固,眼神變得復雜而深邃,深得讓花千骨一點都摸不著底,比尊上比阡陌姐姐比儒尊比十一師兄任何人都要來得讓她覺得不了解。

他到底有多少個面目都是她所不知的呢?溫柔的他,賴皮的他,古板的他,笨拙的他,睿智的他,甜言蜜語的他,無所不知的他……到底哪個,才是真實的他呢?

雖然心裡不明白,可是卻半點都不覺得不安。他身上就是有讓人寧靜的力量,他的關懷和愛護讓她感覺真實和溫暖,情不自禁的依舊單純而簡單的信任著他,不論他究竟是誰。

「骨頭,我知道你心中的執著和堅持,也知道哪個環境才真正適合你的成長。但是我希望我有一天不要為了讓你去長留山這個決定而後悔。」

花千骨聽不懂他話裡的意思,懵懵懂懂的點頭。

東方彧卿輕歎一口氣突然又恢復了本來面目似的笑道:「等你學有所成,我們就趕快回來拜堂成親吧!哈哈!」

「成親吧成親吧!」糖寶開心的在東方彧卿的掌心裡扭來扭去。

花千骨已經習慣和無視他的小賴皮了,望天道:「卻不知道我能不能得償所願,拜尊上為師哪。」她知道這個要求對自己來說或許太高了點。但是沒試過就永遠也不會知道。

「你連夜趕來一定很累了吧?其實我還要再在茅山待半個月糖寶沒給你說麼,你可以不用趕那麼急的。」

「我想早點見到你嘛!」東方彧卿靠著大樹坐下,把花千骨摟在懷裡。

花千骨背靠著他的胸膛,啊嗚的打個呵欠,她真的好睏啊。

「你是怎麼和糖寶聯系的啊?我從沒見過它有寫信啊?」

「呵呵,這個是秘密。」東方彧卿和糖寶對望著眨了眨眼睛。

一片漆黑的密林中,花千骨慢慢在東方彧卿懷裡睡著了,糖寶慢慢在東方彧卿掌心裡睡著了。

東方彧卿手在半空中一揚,竟憑空抓出一件雪白的薄綿絲錦,將花千骨裹在懷裡。看著她和糖寶天真可愛的一塌糊塗的睡顏,宛然一笑。這種感覺,是不是就叫做幸福?

***

第二日一早,花千骨在他懷抱裡醒來,一睜眼就看著東方彧卿含笑望著自己。心跳亂了幾拍的慌忙從他身上起來,伸伸懶腰。

「壓著你了麼?昨晚沒睡好吧?胳膊腿疼麼?是不是麻掉了?我扶你起來!」

「沒事,你輕得根片小羽毛一樣。」東方彧卿依舊望著她,他就這麼整夜沒睡,看了她一晚上。今日一別的話,再見就真不知道要多久之後了。

「我得回去了,不然雲隱去叫我,發現我不見了會著急的。」

「嗯。」東方彧卿點頭,面上難掩傷感。

「你要好好讀書哦,你那麼博學多才,一定可以高中狀元的!」

東方彧卿忍不住失笑,使勁點頭。

「糖寶,爸爸走了,好好照顧媽媽哦!有什麼事一定要及時跟爸爸說。要聽媽媽的話。」

糖寶抱住東方彧卿哭得稀裡嘩啦不肯放:「糖寶捨不得爸爸,糖寶不要爸爸走!」

花千骨哭笑不得的把它拎下來放在肩上。東方彧卿親親糖寶,摸摸花千骨的頭,把很多雞毛蒜皮的事又交代囑咐了一遍,什麼要好好吃飯,睡覺不要踢被子啊,磨蹭了半天,這才轉身離開。

花千骨依依不捨的看著他的背影,一直到望不見了,這才黯然的回去。糖寶哭著哭著又趴在她耳朵裡睡著了,花千骨斜著腦袋晃了晃,一只手捂住耳朵,開個小縫讓耳朵裡的水都流出來,糖寶在裡面滾了幾滾依舊睡得跟豬一樣。

回到臥室,還好雲隱還沒過來,雖然有別的弟子服侍,可是雲隱總是無論什麼都要親力親為,大到主持眾議小到花千骨的衣食住行,無不打點的妥妥當當。

可能也是覺得花千骨白天練得太拼命,身體太過勞累,想讓她多睡一會。

花千骨脫了外套鑽進被窩裡面,突然覺得這青絲媚軟的,竟絲毫比不上東方彧卿的懷抱來得溫暖舒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