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背海一戰

A- A+

四周上上下下全是人,海天之間,明明遼闊無比,可是她們的比試,不能超過半空中四道圍牆一樣的紅色屏護所框劃出來的范圍。一旦超過,或者掉落海面,便是輸了。

三尊在上,花千骨深吸一口氣,她幾乎能從千百人中,立刻分辨出哪一道,才是尊上的目光。可是,她今天,怕是要讓他失望了。

沒有用斷念劍,其實打從一開始,她就沒打算用它。尊上把劍給她,是希望她能夠用劍來保護自己,而不是用來炫耀,或者拿到這大會上來展示劍的威力和尊上對她的恩寵的。

她作為一個普通的弟子首先根本就沒資格用那把佩劍,如果拿出來怕只會給尊上帶來麻煩。尊上說的對,如果自己的能力真的夠強,用什麼劍,又有什麼區別?

霓漫天也是沒有把握贏她,才會故意在那天夜裡重創自己。不過畢竟怕事後被追究,既不能傷她性命,又要做的不留痕跡。

那碧落劍,是蓬萊最厲害的仙劍之一。裡面蘊藏著無盡的靈力,劍氣逼人,十丈之內皆可傷人於無形。外面不留下一絲傷口,就可將人心肺完全絞碎。而散發的劍氣還將持劍者環繞其中,旁人根本無法靠近。此劍殺傷力太大,戾氣太重,劍下太多陰魂始終不能散去,所以一直作為蓬萊的鎮派之寶藏於劍閣之中。

卻因為霓漫天臨近參加仙劍大會,霓千丈為愛女求勝心切特意差人送了來。

前些場比試,因為怕還不能很好的駕馭,出意外傷到對手,而用平時佩劍也能取勝便一直沒有現於人前。此番一出,卻是故意衝著花千骨,要拼個死活。

花千骨之前被碧落劍氣所傷,心肺皆有裂口,幾乎不能行氣。面上卻始終強裝無事,拼命迎戰,靈力和體力巨大消耗的同時,傷勢也是越來越重,雖然深知自己再硬戰下去會有性命之憂,而想要勝過霓漫天更加沒有可能,卻無論如何也不甘心不戰而敗。

雖心知若是用的斷念,或許可以和碧落搏上一搏,但卻無論如何不願給尊上惹來麻煩。仍是固執的用著朽木清流贈她的平常佩劍。

落十一思忖半晌,明白了她的心思,不由歎息,這孩子如此之小,為何行事,總要想得如此周全?

比試開始,只聽到海濤和劍氣破空之聲,霓漫天氣勢咄人,衣袂飄飛,劍隨身走,碧落青光如電幻化出無數朵炫麗的劍花,將花千骨盡數籠罩。

四周的人都看出碧落劍的厲害,心中不由懸了起來,生怕霓漫天一個拿捏不好,比試中會有什麼嚴重的傷亡。本來修仙,法器與寶劍都是極為重要的,可能一些人花一生時間,也修煉不出一把好劍,而得到好的法寶,想要收為己用,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花千骨步步後退,御劍技術雖已是一流,卻仍是行得艱險萬分,稍有不慎,可能就會被劍擊中。

霓漫天不想別人說她全是仰仗好劍取勝,故而也不催發劍氣,使的也是平日裡師尊課上所授的「九曲回山」中的第一曲,此招花哨多餘實用,舞起來份外好看,觀戰男弟子一陣驚歎,猶如看見仙女下凡。

霓漫天有心托大,花千骨卻仍是守來吃力,手中無劍,於是海水化作兩道冰凌,猶若雙刀在手,心中雖萬般沮喪,比賽正式開始,神情卻也變得鎮靜而專注,不慌不忙的看著霓漫天炫目迷眼的劍花,抓住一個漏洞,左手一招「仙人指路」,卻是鋪墊與虛晃,右手簡單的一招「風吹葉落」,去勢看似平常,卻竟將霓漫天右路牢牢鎖住。左手冰劍卻又飛快激射而出,直指霓漫天左上方空檔,幾招連接得天衣無縫,渾然天成。霓漫天也不是弱角,立馬一招「落葉歸根」,封住身前空門,身子在半空中迅速的轉了一圈,冰刀被她左手的火焰瞬間融化成水。

花千骨利用這個間隙,不等霓漫天回神,手一揮,下面大海裡的水頃刻變作無數細小冰珠,從下方向霓漫天射來,右手冰劍如滔滔江水延綿而至。

霓漫天全都一一化解開來,心中煞是驚異花千骨如此重的內傷,竟還可催動如此多的真氣。兩人在半空中過了數百招,雖花千骨明顯居於下風,然而機警和略帶搏命似的打法,卻不得不讓霓漫天心中很有幾分忌憚。

花千骨本就有幾分牛脾氣,若是此時不顧一切要報自己上次的仇,自己可和她耗不起。她大可兩敗俱傷,沒有什麼好在乎的,自己身嬌肉貴,自然不能跟她等同而論。而且下面還有一場決賽,定是迎戰朔風,雖然爹爹不知道使了什麼手段,信誓旦旦的保證她只要贏了花千骨,對戰朔風肯定取勝,但是自己還是得保存實力,不能太多耗費在她的身上。

但是御劍的同時還要御風畢竟損耗極大,再這麼僵持下去,就算是自己,真氣也定很難為濟。她就還真不信了,她花千骨難道是鋼筋鐵骨的料,受如此重的傷,竟然還可以厲害到這種程度?

想著也顧不了這麼許多,只想快些結束戰鬥,於是加緊催動體內真氣,默念劍訣,碧落頓時綠光大現,將她整個包裹其中,而劍尖上流淌而出的劍氣,竟如綠色絲帶一般在空中飄舞,掃過之處,不留一物。

花千骨默歎一口氣,此時竟然停在半空抬起頭來看了看三尊所在。心中默念口訣,依著天水滴的力量,周身顯現出一個八卦陣般的屏護,希望借此多多少少來阻擋碧落的劍氣。

霓漫天一聲冷哼,手中劍光亮到頂點,簡直不可以目逼視。隔得老遠,劍劍指向花千骨,花千骨在漫天飛舞的綠帶中左躲右閃,發出的無論是火焰還是冰刀均被劍氣消融,近不了霓漫天身。

已經逼至極限,一口真氣提不上來,閃避不急,劍氣直掃左臂,若不是有屏護護身怕是整只手都廢了,如今卻也是沒辦法再動。

雲隱只覺得心快跳到嗓子眼裡,雙拳緊握。他只知道若是花千骨一旦有什麼閃失,他可管不了什麼長留山比試的規矩,定要把掌門給救下來。

四下裡一片弟子為霓漫天叫好的聲音。糖寶躲進輕水懷裡,捂眼不敢再看。

花千骨知道自己遠攻肯定不行,只能近取,凝神聚氣,腰腹用力,足尖輕點,在飛劍上使勁一彈,竟離開劍身,身體靈活的在空中翻了幾轉,繞過劍氣,更讓過斬來的劍,快到不可思議,瞬間便來到霓漫天的眼前。

霓漫天大驚失色,連忙抬手用劍便刺,花千骨默念心訣,空氣驟然收壓,把霓漫天周身的綠色防護擠壓至最小,然後整個人不顧來劍的撲了上去。

輕水糖寶等人一聲尖叫,就見碧落劍整個的從花千骨左腹穿通了過去,一遇上花千骨的血,頓時綠光大弱。花千骨卻咬著牙似乎沒感覺到疼痛一般又往前進了一步,碧落吃進身體更深,幾乎末柄。

霓漫天整個人都呆住了,卻見花千骨整個人都已經搭在自己身上。還沒等反應過來,就感覺身子一陣冰冷,花千骨竟凝化自己流出的鮮血結為冰凌,整個從霓漫天的腹部也穿通了過去。

霓漫天踉蹌在空中退了幾步,她何曾吃過如此大虧,受過如此重的傷。左手一掌直擊花千骨肩頭,手中碧落未等拔出,便隨花千骨身子往下墜了下去。

四周之人都傻了,仲裁長老見二人如此不要命的對戰形式剛要搖動暫停的鈴鐺,摩嚴卻揮手制止,繼續冷冷的看著下面事態。

雲隱嚇得魂都沒了,剛要一飛而上接住下墜的花千骨,卻被朽木清流止住。

卻見花千骨在空中一直墜落,卻強撐著依舊神智清醒,心中催動劍訣,眼看就要掉到海面上,剛剛捨去的那把佩劍適時的拖住了她。

花千骨半依在劍上,費力的站立起來,怕霓漫天趁機又來攻。腹上仍插著碧落,卻在花千骨的血液下逐漸磨滅了劍氣,綠光越來越淡。

霓漫天在半空中面目痛苦而猙獰,似是不相信自己已經做到這個地步,依舊被她所傷。不顧一切的向她反撲而來,用得卻是蓬萊島的招法。

花千骨一開始不敢拔出碧落劍,怕真氣同血液一起流瀉得太厲害。卻已經根本沒有任何力量再使用五行術應戰,只好咬牙把劍從自己身體裡硬生生拔了出來,疼得身體一直抽搐。

隨手點了自己幾個止血的穴位,竟也只有手拿著碧落應戰霓漫天,倉促之間使出的卻是一手一流的茅山劍法。

摩嚴冷哼一聲,明明是長留弟子,戰到最後竟然使的都不是本門武功,成何體統。

碧落劍此刻已沒了劍氣,花千骨以前本就連花草都碰不得,一碰即腐,何況是血液,霓漫天他們再怎麼也想不到,凶靈如碧落,竟然也鬥不過花千骨的煞氣,竟只因為沾了她的血而頃刻間成了破銅爛鐵。

此刻霓漫天招招迫人,花千骨心肺劇痛,頭暈眼花,幾乎已失去知覺,卻仍強撐著那半口氣,拼死應戰,任憑霓漫天道道冰凌打在身上割裂肌體,鮮血直流。

雲隱心中大怒,長留這是比的什麼劍,說什麼切磋比試,難道非不到認輸或一方身死,就不叫結束麼?

落十一心中焦急又為難的看看摩嚴,又看看白子畫,卻見二人依舊神色冰冷。笙簫默則越看越興致盎然。

「骨頭媽媽,認輸吧,我求你了。」花千骨聽到糖寶千里傳音到自己腦中,卻是哭得一塌糊塗。

不行,不要啊,她明明就和尊上約好了的。怎麼可以輸?

可是身體卻越來越沉重,不聽使喚,眼見霓漫天便到了眼前,冰凌直直的朝自己右眼插了過來。

她輕歎一口氣,躲不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