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七月十四

「千骨,你沒事吧?」落十一御劍的速度慢下來,和一直落在最後的她並駕齊飛。

「沒事。」花千骨心虛的笑,面色有幾分緊張。

霓漫天回頭瞪她一眼,一個人急速飛馳在最前面。她總是喜歡在最前面的,原因很簡單,她要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著她。

幾年下來,和花千骨的停止生長不同,已經十八歲了的她早已發育完全,出落的越發嬌艷絕色。煙視媚行,常常迷得長留一干男弟子暈頭轉向。對個頭才到她胸前的花千骨也更加低頭俯視加鄙視了。

對此花千骨氣呼呼的低頭望望自己永如萬裡平原的胸部哀歎一聲,然後不屑一顧的評論道:「還沒阡陌姐姐一個小指頭長得好看,哼!」

這次長留山派出的新老弟子一共近百名,分成四批,分別趕往四個方向。而相應的其他大派也會派部分弟子支援,但是人數更加有限,因為怕妖魔聯軍聲東擊西,反而自身難保。

這四個地方分別是最南邊的嶗山,極西極北的天山,極東極北的長白山,和正中央的太白山。天山,長白山,嶗山成一個巨大的倒三角,而太白山位居三角的正中央,以此為中心向三方輻射到天山,長白山和嶗山的距離都差不多。所以仙界往太白山傾注的兵力較多,如果其他三方有難,從此地趕去相對而言會比較近,用時較短。

上上飄出自天山派,所以跟著兩個長老還有一些弟子負責趕往天山。狐青丘和她的弟子還有部分門人負責長白山,火夕和舞青蘿等人趕往嶗山,落十一則帶著他的兩個徒弟霓漫天和朔風,還有輕水,雲端,花千骨,以及另外十多個弟子一共二十人趕往太白山。

本來如果按他們隊伍裡最慢的人的御劍速度,白天趕路,夜裡休息的話,從海上的長留山飛去太白山也頂多十天就到了。可是現在離八月十五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們一行人卻先行出發了。

主要是他們當中大多數人都太年輕,雖學有所成,卻幾乎都無半點對敵經驗。許多人入門修行後幾乎就從未踏出過山門,更別說真正面對妖魔了。所以世尊特意讓落十一領他們先行一個月,而且過了海上到陸地之後就放棄御劍步行到太白山,一路體察世人,增廣見聞,斬妖除魔,累積一點生存經驗。

這樣花千骨本來很高興的,終於可以有機會一路好好玩一玩了。

可是師傅臨走前卻把她朗哥哥送給她的用來護身的上古勾玉給封印住了。說要她自己去面對,而不能一直依靠外力的保護。

結果立馬她就感覺到以前周身的那種壓抑和束縛感回來了,身上似乎總纏繞著什麼,雙手觸及到哪,哪的花草就立馬枯萎焦黑一片,長留山草木精靈通通見她避如毒蠍。

而這才只是剛開始而已,隨著年齡增長她身上的氣味越發的濃重。剛出了長留沒多遠,就有幾股陰風一直在她腳底下盤旋不肯散去,花千骨真是欲哭無淚,師傅這不是明擺著把她往鬼口裡送嘛,嗚嗚嗚,她最怕鬼了,明明求仙就是為了避開鬼,怎麼到頭來還是躲不開啊?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到了陸上,找了一個無人之地降落,便開始了步行的長途跋涉。

因為仙規嚴令與凡人交手,不到逼不得已也不得在凡人面前顯露法術。所以他們一行人偽裝成江湖門派弟子,正大光明的招搖過市。

走在街上,太多令人目不暇接的新鮮事物,花千骨走著走著就發現身邊沒幾個人了,其他全部擠到街邊攤子旁看那些小玩意去了。

花千骨正納悶落十一怎麼也不管管,一回身發現他也正在一個賣糖人的攤子邊停住了。糖寶在他肩頭興奮的僵直成一個孫悟空的動作,那個賣糖人的老大爺居然照著捏了兩個出來。落十一暗地施法凝固住揣在懷裡打算永久珍藏,另一個剛做好,糖寶就啊嗚一口把自己的腦袋吃掉了。

然後為了感激落十一給它買糖人,舉著喂到落十一嘴邊:「十一師兄你要不要嘗嘗?」

落十一滿臉受寵若驚的在嘴裡舔了舔,怕半口就把它咬沒了。

「甜不甜啊?」

「甜!太甜了!!」落十一感動得淚眼花花的。

霓漫天見了在一旁咯崩一口咬掉豬八戒的腦袋,恨恨的扔在地上:「難吃死了,什麼東西!」

花千骨一臉無語的仰頭望天長歎,不明白落十一平時如此成熟穩重,超凡脫俗的一個人,一到了糖寶面前就變成另外的樣子了呢?

正當賣糖人的老大爺半天還沒反應過來蟲子怎麼會講話是不是他老眼昏花了這個問題時,幾人已經走遠了。

輕水拿著剛買的水粉胭脂跑到她面前興奮的給她看,雲端則孩子一樣手裡拿個風車在路上跑來跑去。

花千骨正滿頭黑線,突然眼前出現了一個五彩斑斕的大花臉。嚇得她立馬抱住旁邊大樹,嗚嗚,怎麼才大白天的,那麼快鬼怪就又出現了啊!

定睛一看卻是一個唱大戲的臉譜,朔風悠哉的摘了下來,得意的挑挑眉毛,戴好又轉身走了。

「你到底要蒙幾層面啊!?」花千骨握著小拳頭憤憤道。

晚上在下榻的小酒館裡吃飯,因為也算是公費出差,另外還有落十一這個冤大頭在,大家不客氣的點了兩大桌子飯菜,吃得不亦樂乎。

落十一自己都有點搞不清楚他們是出來歷練還是出來旅游的了。不過看著糖寶這麼高興,是什麼都無所謂啦。

花千骨本來是滿腔熱情,可是時不時的看見那些髒東西,就實在是讓她游而不知樂,食而不知味了。只能總是仰頭望天而行,我沒看見,沒看見,什麼都沒看見。

吃飽喝足,大家開心的都去蒙頭大睡。花千骨非纏著輕水跟她一塊睡。糖寶依舊睡在它的小房子裡,脖子上套一個落十一替它買的細細的銀戒做項鏈,花千骨笑道落十一只差沒在上面綁條繩子就可以牽小狗一樣把糖寶牽回家去了。

臨睡前她還特意布了個陣法,灑了許多香灰在門外。總算安靜的度過一晚。

可是接下去,大部分路途都沒有城鎮,只能在山中臨時歇腳就很麻煩了。

為求便捷,他們走的多是人跡罕至的山林小路,妖魔遍布。按道理,一般小妖小怪的察覺到他們一行人身上的氣場都會自動的避由不及。可奇了怪了的,一群群妖魔野獸一般凶猛不斷對他們進行襲擊,而且前僕後繼,怎麼殺都殺不完。

花千骨仰頭望天,我不知道,不知道啊,什麼都不知道。

一個個精疲力竭的到了晚上,卻仍然睡不踏實,還有一波又一波的鬼魂前來騷擾。害得他們又是布陣又是收魂的,累得死去活來。

其他人雖然不清楚是因為花千骨的原因,落十一卻是知道的。也總算是明白師傅非讓他們提前先行,還把花千骨帶上的寓意何在了,這樣一路殺去太白山,他們的實戰水平能不提高麼!?夜路走多了總會遇上鬼,他們這樣鬼怪遇多了,總會碰上凶猛厲害的,非有好幾場苦戰不可。

花千骨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跋山涉水,日夜顛簸,可是霓漫天他們卻一向嬌生慣養,哪裡吃得了這樣的苦頭。不是嫌睡在地上太硬就是嫌夜裡太冷,東西不好吃。

再加上糖寶總跟在落十一的身邊,每天有說有笑的,她就十分來氣。本來她還以為好不容易出了長留,她和落十一有了好好培養感情的機會,沒想到他的注意力幾乎全被一只小屁蟲給吸引去了,真想一腳踩扁它!

幾天之後,一行人在路上明顯沒了初時的那種興高采烈和神采奕奕,全都耷拉個眼皮子沉默的往前走,還得隨時提防周圍突然出現的妖魔鬼怪。起先見了他們還會有點害怕和不知所措,現在一劍砍下去已經跟砍蘿卜沒什麼區別了。

花千骨渾身冰冷得不行,直覺有什麼不好的事要發生。突然想起什麼的問輕水道:「今天什麼日子?」

輕水渾身一震,頓時臉色蒼白:「七月十四,明天是鬼節,鬼門大開,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