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章 二鬼鬥法

這下子三個都傻眼了,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一時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花千骨心裡暗叫糟糕,這下非被鬼吃了不可。望著周圍全是小鳥的屍體,不由得一陣反胃。強忍住不吐出來,心道看來這回是躲不過去了,以一敵二,自己不一定是他們的對手。還好這兩個不是那種低級數,滿心怨恨,撲上來就咬人的鬼,不如唬他們一唬,說不定還能逃過一劫。

便眼睛一瞪大喝道:「他奶奶的誰吵本大仙睡覺!」

兩鬼同時呆住了,被她凶得一愣一愣的。這不就是一個黃毛小丫頭麼,看起來不過十二三歲的模樣,聞味道好像還是個人,卻擺出一副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又拽又討打的模樣來。

「我們正在這斗法,你一個小丫頭跑出來搗什麼亂,攪了興致,吃掉,吃掉!」骷髏頭正在為輸了比試而氣悶,正愁沒個發洩之處。

花千骨先聲奪人,斷念劍嗖的飛出就把骷髏頭的手腕給砍了下來。

兩鬼頓時傻眼,他們見花千骨年紀太小,根本半點提防心都沒有,卻突然之間紫光一閃,寒氣乍現,還來不急防備,讓花千骨一舉偷襲成功。

骷髏頭看著自己的手在地上活蹦亂跳連忙撿了起來安上,額頭上沁出了兩滴汗來。

「竟然想吃本大仙,我看你們兩個小鬼活的不耐煩了啊!再敢出言不敬,本大仙非打得你們魂飛魄散!」

牛頭一見這小丫頭似乎有點來歷,雖然有多少道行暫時還看不出來,但是單是那把仙劍就已經上古的絕頂寶物了。

不由得態度恭敬了幾分道:「敢問閣下是何方神聖?剛剛多有得罪,請多多包涵。」

花千骨腿抖得快要站不直了,隨便往神台上一坐,一腳踩在案上:「這就對了,你們爹娘沒教過你們麼,做人啊要有禮貌,那做鬼啊也不能太霸道是吧?本大仙茅山掌門,花千骨是也!」

話音剛落,破廟裡鴉雀無聲。茅山派一向捉鬼降妖最為厲害,所以也最為鬼怪所忌憚,可是那麼小的丫頭居然自稱是茅山掌門,卻是有點太不可思議了。

那骷髏頭就抱著肚子哈哈哈哈大笑了起來,笑著笑著牙居然掉在了地上,依然咯咯的上下敲擊著,他連忙撿起來塞回嘴裡。看來還是不能常常把自己分屍著玩啊,零件都不好使了,老自行脫落。

花千骨脫下鞋來砸在他頭上,惡聲惡氣道:「笑什麼笑!看到這是什麼沒有?」

牛頭和骷髏頭連忙湊上前來,卻見花千骨掌心一翻,一根雪白的宮羽在她手中出現,同時她的眉心紅色的掌門信印一閃而現。

嚇得兩鬼立馬拜下身去:「哎喲是小的們有眼不識泰山,見過茅山掌門!」

「哎乖,起來吧」花千骨翹起二郎腿,心中有幾分得意,嘿嘿,原來這麼好擺平啊,看來這掌門頭銜掛著還是蠻有好處的嘛。

牛頭道:「沒想到茅山掌門居然這,這麼年輕……有為啊!」

花千骨知道自己年紀太小,二鬼心底仍不完全信服。

於是催動真氣,身上頓時射出一陣強烈的彩光,暴漲出幾米開外,嚇得二鬼又趴在地上。

「看見了沒!本掌門我已百歲有余,早已修得仙身,身負百年仙力,我就愛把自己變成這麼年輕漂亮的樣子,你們管得著麼!」嘿嘿,身負百年仙力是真,可惜她還半點都還不會御使啊!

那二鬼使勁點頭,佩服的心服口服,連道:「我們二鬼趁著鬼節出了地府,本想比試比試音律,沒想到驚動了掌門休息實在是該死該死,但是我們從未做過為害世間之事,掌門大人手下開恩啦!」

花千骨點了點頭,一本正經道:「我又不是專門來捉鬼的,只是路過此地罷了。你們卻在這鬼哭狼嚎,玩什麼音律!那個,比試結果怎麼樣,誰贏了啊!」

牛頭得意的上前道:「回掌門,小的贏了。」

「贏了又如何?」

「贏了,他便得聽小的差遣,為小的做牛做馬。」

花千骨看他一眼,貌似他才是牛吧?

「雖然他輸了你一籌,音律卻不比你的差,你不過是占樂器的便宜,那烏咽簫原為嗜樂仙為愛姬挽香所制,後挽香死,此簫遺落人間。傳說此簫沾了挽香和嗜樂仙的血,充滿靈力,煞氣不小,簫聲可通鬼神,這比試有失公平。」

骷髏頭一聽她為自己說話,不由得興奮得長長的舌頭直打卷,從口裡卷出來又卷進去。

牛頭見她一口道出簫的來歷,不由得更加佩服,連連點頭:「掌門說的極是。」

「你願不願意跟我比試一場啊?如果勝了我便把那嗜樂仙所作的《五夜歌》的簫譜送給你。」

牛頭一聽,眼睛瞪得大如銅鈴,他愛簫成癡,千方百計得到此簫,若能得到那舉世稱奇的簫譜那當真是求之不得謝天謝地,於是連連點頭道:「那如果我輸了?」

「你輸了嘛,跟之前你和他比的規矩一樣,也得任聽我的差遣,為我做牛做馬。所以也就是說如果你輸了,你們兩人都得聽命於我,這樣可公平?」

「好好好!」二人一起點頭,牛頭是因為想得到簫譜,骷髏頭當然是想花千骨能替他出氣,而且聽從一個更厲害,還是茅山掌門的人,自然是要更威風一些啦!

「好!」花千骨玩心大起,暗道師傅教給她的東西她還從來沒真正用到過,這次就當是實驗一回。這二鬼性格憨直,她心裡的懼意早就去的差不多了,只是覺得有趣。

心念一動,墟鼎裡師傅贈她的靈機琴已握在手中。

「我們開始吧!」

花千骨知道自己的真氣肯定沒有對方撐的持久,必須速戰速決,牛頭剛簫聲起。花千骨一挑一撥之後便是一陣快過一陣的急速掃弦。

因為剛剛已經看過他和骷髏頭的比試,他簫聲中的音破音弱音虛早已了如指掌。再加上他剛戰一場,泣血而奏,內力尚未恢復。花千骨聲聲皆不在曲調,完全沒個章道,聽入耳中猶如城牆倒塌,鳥獸嘶鳴,刀槍爆破,實在是不堪入耳。

骷髏頭把耳朵拆下來在懷裡捂得嚴嚴實實的,依舊受不住的坐下來調息。

花千骨最後一個橫掃,猶如金石相擊,琴聲直灌烏咽簫中,封閉了其氣孔,烏咽簫竟再也發不出聲來。

「我輸了,以後任憑掌門差遣。」牛頭黯然的垂下頭來,是他技不如人,輸倒也輸得服氣,只是可惜了那簫譜。

骷髏頭歡天喜地的給花千骨拜了拜,總算不用聽那牛頭的,不然他的臉往哪擱。

花千骨內力真氣損傷太多,心底卻著實開心。收起靈機,又另外從墟鼎中拿出兩本書來,一本遞給牛頭,一本遞給骷髏頭。

「既然你們現在已經是我的人了,我自然不會虧待你們。這本《五夜歌》和《聲聲泣》你們拿回去慢慢練習吧!」

二鬼又激動又感動的對她拜了又拜。

「對了,還沒問你們的來歷和姓名呢!」

牛頭道:「我和他都是地府裡的官兒不大不小的衙役,因為時間太久,只有編號,早就忘記了自己的姓名。掌門你要是覺得叫著不方便就隨便給我們取個名字得了。」

花千骨笑著道:「好啊,那你們就一個叫小紅,一個叫小白好了。」

二鬼愣了一下,面上有幾分尷尬,他們好歹也是惡鬼,怎麼可以叫這麼可愛的名字呢,被人聽見豈不是失了威風。不過既然是主人取的,那就這樣吧,好歹他們也有名字了。

於是雙雙開心道:「謝謝掌門賜名。」

「嘿嘿,不用了不用了,話說鬼門一共是要開七天對吧?」

「是的,七天裡我們會一直留在陽間聽從掌門吩咐,以後如果有什麼事,只要掌門召喚,我們也會隨傳隨到。」

「好好好!太好了!呃,這七天你們就一直隱在我身邊,哪個妖怪小鬼的敢來煩我你們兩個就通通替我把他們趕走!」

「沒問題,這世上沒有哪個小鬼見到我們鬼差還敢放肆的,掌門請放心!」

「哦耶,太好了!這真是一勞永逸啊,啊哈哈哈哈!」花千骨得意的扭起來,「好了好了,掌門我累了一天困得不行了,現在我要睡覺了,你們幫我把住門啊,別讓一只小鬼靠近我十丈以內。」

「是!」

花千骨總算放心大膽的可以不用再睡房梁了,生起火,往一旁稻草堆上一躺,香噴噴的睡著了。

--------------------------------

第二天趕了一天路,晚上來到一個小鎮中。花千骨雖然也看不見小紅和小白,但是知道他們一直在她周圍護著,所以她半點都沒有受到鬼怪騷擾。

覺得肚子餓了,正准備找個飯館吃點東西,卻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她走得太沖忙了,居然沒有帶錢!!!

「是不是在找這個啊?」

突然看見一根樹枝勾著自己的錢袋在眼前晃來晃去,花千骨驚喜的一把抓了過來,哈哈,這下有飯吃了!

抬頭一看,卻見朔風蒙面坐在路邊樹上,錢袋用線拴在樹枝上,正等著釣她這條大魚了。

「你怎麼在這?」

「你以為我想在這啊!還不是我師傅不放心你一個人,非讓我出來,保護我的小師叔!」

「呵呵,十一師兄真好,我家糖寶呢?」

「它本來也要跟來,不過師傅用糖哄住它了,說你回茅山,過幾天就匯合了。其實是怕它跟著愛招鬼的你有危險吧!」

「切,這個小沒良心的,有糖就把媽媽忘了。哼,我現在可是不招鬼咯!」

「為什麼,你又學會什麼稀奇古怪的法術了?」

「不是,我剛找了兩個保鏢。」花千骨得意的拍拍手,「小紅小白,快出來!」

頓時一個牛頭一個骷髏頭出現在朔風面前。

「掌門!」

「唉,別叫我掌門,叫我千骨好了!來,給你們介紹介紹,嘿嘿,這是我師侄!」

二鬼一看面前蒙著面,雙目凌厲,修長挺拔的男子明顯比花千骨高了許多,大上許多歲,卻原來是她師侄啊!果然厲害果然厲害!二鬼拜見之後又隱了去。

花千骨肚子餓得不行,拖著朔風去飯館吃飯。朔風看她秋風掃落葉一般全部吃光,還一邊抹著嘴角評論道差她的手藝差太多了。

二人從飯館出來天已經全黑了,街上的店鋪基本上全都是關著的。街道正中每過百步就擺一張香案,供著一些水果,食物和酒菜。

「咦,怎麼街上都沒什麼人啊?關門關的這麼早?」

「因為今天是鬼節啊,要把街道讓給鬼。」

「哦,我還從來沒有鬼節出過門呢,通常提前許多天,爹爹都會把我送去附近的寺廟裡去住。」

「那你沒放過水燈咯?」

「水燈?什麼東西?」

「鬼節又叫中元節,和上元節相對,上元節就是人間的元宵節,元宵的話就張燈結彩,點花燈,猜燈迷。人們覺得中元節是鬼的節日也應該張燈,給鬼慶祝,不過人鬼有別,中元節和上元節的張燈方式不一樣。人為陽,鬼為陰;陸為陽,水為陰。水下神秘昏黑,使人想到傳說中的幽冥地獄,鬼魂就在那裡沉淪。所以,上元張燈是在陸地,中元張燈是在水裡。因此一般鬼節這天人們就會放水燈以示慶祝,也為那些冤死鬼引路。燈滅了,水燈也就完成了把冤魂引過奈何橋的任務。」

「哇!這麼好玩!我們也去放吧!」花千骨往前跑了幾步,果然賣紙錢,賣水燈的店鋪還沒有關。於是買了許多,拿到河邊。

所謂水燈,就是一塊小木板上扎一盞彩紙做成的荷花狀燈。花千骨想起爹娘,寫了很多小紙條,小心的放入水燈之中。然後和朔風兩個人一一點燃放進水裡。

涼風習習,花千骨看著無數盞水燈匯成星星一樣的河流,涼越飄越遠。心裡難免傷感,希望爹娘可以收到她寄去的哀思和想念。

轉頭看朔風,見他一動不動的望著水燈飄遠,雙目漆黑如墨,平淡無波。

「你不寫點什麼麼?」

「寫什麼?我既沒有親人,也沒有什麼死去的朋友需要緬懷悼念。」

「沒有親人是什麼意思,你是說沒有什麼親人離世是麼?」

「沒有就是從不存在,所以就沒有死去或者消失這回事。」

「怎麼會沒有親人呢,每個人都會有啊,爹娘總會有吧,不然誰生你養你?」

朔風不說話了,半天突然說道:「我是孫悟空。」

「啊?」花千骨愣住了,蝦米?

「你怎麼會是孫悟空呢,孫悟空是個猴子,你又不是猴子!?」花千骨激動的說。

朔風歎口氣:「你是豬啊,我在說笑話,笑話你聽得懂麼?」

花千骨呆呆的哼哼兩聲:「呵呵,這個笑話好冷啊!」

朔風突然指著花千骨身後,語氣再正常不過的說了句:「你看你身後是什麼東西?」

「啊!」花千骨一身慘叫,連滾帶爬的把朔風撲倒在地,一面不停的往自己身後拍打著。

朔風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你怎麼就那麼怕鬼啊!」

花千骨哭喪著個臉,有沒有搞錯,居然拿這個嚇她,她還正准備痛罵小紅和小白,一點也不敬忠職守又讓鬼纏上她了呢!

「你試試從小就一直被鬼纏,害得身邊的人或死或者受傷或者體弱多病,每天擔驚受怕,躲躲藏藏,常年累月身中屍毒躺在床上,要死不活,永遠只能是孤獨一人的感覺你就知道為什麼會害怕了!」

朔風身子震了震,看著不肯長大,依舊那麼單薄,那麼小一丁點的她,突然有了一點心疼的感覺。他不知道她小時候竟是這麼活過來的。不由得眼中有了幾分愧疚和暖意,把她從地上扶起來。

「怎麼?生氣了?」

「沒有。」花千骨仍不放心的望了望自己的身後,「你不知道,這個世上,我最怕鬼和師傅了!」

「我告訴你,總有一天你會知道,尊上可比鬼可怕多了。」

「哪有,你別看我師傅他平時總是冷冰冰的,不苟言笑,其實他是很溫柔的,對我可好了。不行,師傅把我的勾玉給封印了,小紅和小白也不能總是跟在我身邊,我必須再多去跟雲隱學幾套驅鬼的法術來。」

朔風望著她語重心長的說道:「你最需要驅趕的鬼在你心裡,叫做恐懼。雖然那麼多年,已經根深蒂固了,但是你要記住,你早就有了超越鬼怪的能力,不要怕鬼,鬼自然怕你。小紅和小白不就是最好的證明麼?尊上也正是知道這點,才封印了勾玉讓你一個人出來歷練,你不要讓他失望!」

花千骨呆呆的望著朔風爍亮如金的眼眸,原來她現在最需要戰勝的不是鬼怪,而是自己……

一定要加油,因為,因為不能讓師傅失望啊!

她努力的點了點頭,突然很想看看朔風平時冷峻此刻卻有著這樣溫柔的眼神的面具下是怎樣冷峻或者溫柔的臉。

於是回客棧的一路上。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臉啊?」

「不可以。」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臉啊?」

「不可以!」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臉啊?」

「不可以!!」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臉啊?」

「我都說了不可以了!」

「就讓我看看嘛,一下就可以了,長得丑我也不尖叫,長得滑稽我也不笑,長得帥我也不流口水,也不跟任何人說好不好?」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明月當空,一只烏鴉飛過,話說,這個鬼節,根本一點都不恐怖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