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章 魔君親臨

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突然看見殺阡陌的出現,仿佛黑暗中的亮光,溫暖感動得叫花千骨說不出話來,她還以為姐姐肯定來不了了呢,沒想到竟真的及時趕來了。

上前兩步就要撲到「她」懷裡。

未料殺阡陌嘴角輕挑,仿佛不認識她一般看都不多看一眼,俯望眾人訕笑道:「沒想到長留山的弟子也有這麼狼狽的一天啊,一個,兩個,三個,四個……竟然有四個都是三尊弟子呢!」

「你是何人?」舞青蘿最先回過神來,卻仍不由得在他的俯視下失了沉穩,那樣的容貌,連目光掃在身上都是滾燙的。

「我?呵呵呵呵呵……」殺阡陌一笑,天地都失了顏色,美到極致,卻實在叫人分不出性別。

在場的弟子中只有落十一見過他,無奈此時依然昏迷。其他的人入長留時間都不長,對他就算聽過名號也從沒見過真人。

可是崔嵬見他卻驀然一驚,俯倒在地。

「屬下參見魔君。」

連聲音都是顫抖的,明明是巨大的琉璃幻影跪在他的身前不知為何卻比先前顯得萎縮了幾分。

眾人皆大驚失色。

「你是魔教妖孽殺阡陌!」舞青蘿不由自主退了幾步。是了,除了他,這世上誰能有如此姿色。

眾人汗如雨下,一個催淚鈴,一個拴天鏈,已經叫他們傷亡慘重,這下竟然連統帥妖魔二界的魔君都出場了,這回怕是真的逃不掉了。

「崔嵬你真是為了魔界鞠躬盡瘁啊,本座不是起先都放你大假了麼,你居然手持拴天鏈在這又吼又叫,也不怕嚇壞小朋友。」

崔嵬額頭上不停沁出汗珠來:「魔君!奪取神器之事不可再做拖延了啊!屬下,屬下也是為了妖神能盡快出世,所以想多做些貢獻。」

殺阡陌伸出纖纖玉手,看看自己的精致指甲:「所以,便也不聽我的號令,跟著春秋不敗,紫薰淺夏,藍雨瀾風還有茈萸和曠野天一伙人到處謀劃搶奪神器是吧?」

崔嵬雙腿微微顫抖,他知道殺阡陌雖然身為魔君已經百年,還一時爭強好勝,搶了妖界的妖王來做,將妖魔二界很大程度上合而為一。但是很快便對權力感到了厭煩,每天唯一感興趣的便是自己的美貌還有在三界中隨意游蕩,尋歡作樂。以至於大權一直旁落於春秋不敗等人之手,他也一直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懶得多管,對於尋找神器之事也從不插手。

盡管如此,所有人最忌憚的仍然是他。妖魔界中他本就法力最強,而且做事一向隨性,只求自己痛快,心狠手辣,不擇手段,凡事又愛記仇。誰得罪了他簡直就是倒了大霉,寧願自己立刻自殺都求神告佛不要落到他手裡。

崔嵬怎麼都想不到,為什麼他居然會在這個時刻來到這裡。他一向都不管這些事的,崔嵬一面揣摩他來這裡的用意,卻絲毫不敢抬頭看他那張傾倒眾生的臉,對於別人來說可能是絕色,對於他們來說,卻比世間任何妖魔鬼怪都要可怕。

「他們人,都是你傷的?」殺阡陌瞇起眼睛看著花千骨一身的血,嘴角微微抽動著。她不知道他聽到她從未吹過的哨音一聲更比一聲急促而尖銳的響起,劃破他的耳膜,聲聲催命。他是如何瘋了一般,御劍御風都不夠快的急召喚了火鳳,從魔界拼了命的往這裡趕來的麼?是不是只要他再晚一點,就再也看不見她了?

崔嵬見他完全不似平常肆意風流調笑而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回魔君,不是屬下,是莫小聲傷的。」

「莫小聲?好,很好。」殺阡陌的指尖輕輕放在唇邊呵了口氣,眼睛裡閃過的冷酷凌厲連花千骨都忍不住打了個寒戰。這樣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姐姐是她從來都未見過的。

「交出拴天鏈,我饒你個全屍。」殺阡陌波瀾不驚的開口,好像說著再平常不過的事。

「魔君饒命啊!」崔嵬面色蒼白連連叩首求饒。

「你知道我不喜歡廢話,不要等我改變主意。」殺阡陌頭也不抬的仍望著自己的指甲,心道好像食指的這個地方應該要再修剪一下吧。

崔嵬知道難逃一死,心中百轉千回,不如仗著神器在手,而殺阡陌人仍在拴天鏈之中,自己搏上一搏,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說著幻影瞬間小時,鎖緊拴天鏈,便意欲逃走。周圍頓時地動山搖,地上裂出一道道深深的口子。

殺阡陌冷哼一聲:「找死!」

說著紫色長發猶如天女散花而出,在空中旋轉起伏,驀的陡然無限延伸開去,直插向漆黑的天空。不到片刻長發嗖的收了回來,發絲上卻竟然勾卷了崔嵬的魂魄。

「你以為我找不著你真身所在麼?本還念你多年跟隨欲給你個痛快,竟然不知好歹!」

「魔君饒命!」崔嵬拼命掙扎,殺阡陌卻眼睛都不眨,伸手便把他的魂魄捏了個粉碎。

天空瞬間放晴,回蕩著他魂飛魄散之時的淒慘叫聲。

長留山眾人心膽皆寒,如臨大敵一般全都提劍對著他。心道若真是動手,以他作風,怕是真要個個都被打得魂飛魄散。

殺阡陌揚手,拴天鏈被他吸入手中。俯望花千骨,卻把那此刻細如小蛇的金黃鎖鏈朝她扔了下來。

「姐……」花千骨接住上前一步看著他,卻見他輕輕搖了搖頭。

「這拴天鏈本就是你們茅山派之物,你拿回去吧。」

說著乘著火鳳,轉身竟然就要飛走。眾人皆愕然,本以為今天非死在這裡的。

「慢著。」一個聲音喊。

殺阡陌停下來轉身看著下面那扭扭捏捏的娃。

「我……我叫火夕。」火夕面如紅雲的低頭說道。

眾人絕倒。

……

殺阡陌揚起嘴角嫣然一笑,火鳳一飛而上,扶搖千裡,轉瞬便消失了蹤跡。

花千骨懷抱拴天鏈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半天回不了神。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姐姐更美了,不但是美,這次好像還多了點什麼。

她再怎麼都沒想到姐姐不但專程趕來救她,還幫她奪回了拴天鏈。更驚異的是一向隨性而為的姐姐,竟然還設身處地的替她考慮了她的處境和身份,沒有和她相認,怕自己的魔君身份讓她在同門面前為難,或是惹出什麼事端。

姐姐,你為什麼對小不點這麼好了?

花千骨抱住拴天鏈只覺得金燦燦像抱著陽光一般溫暖。

轉身看火夕:「你怎麼流鼻血了?」七手八腳幫忙止血。

舞青蘿氣急敗壞的使勁的踩了他兩腳,他卻依然毫無反應的裂著嘴呵呵傻笑著:「美人……美人……」

----------------------------

接下來的路就很好走了。花千骨讓火夕和舞青蘿帶了催淚鈴趕去嶗山,若是再遇上持神器的妖魔也好對付。並立刻傳書給師傅,告訴他一路上發生之事,並提醒各門派趕去支援的人要分外小心。

而他們一行人人未到,一路上連奪回兩件上古神器的事跡業已傳遍整個太白山,乃至三界。長留上仙弟子,茅山掌門花千骨的名頭也變得響亮無比,三界無人不知。

他們到達太白那一天,掌門親自下山迎接,禮數簡直比迎接玉皇大帝還周到。其他門派趕來支援的弟子看在眼裡,心裡自然是一百個不痛快。

落十一和朔風等人傷勢嚴重,幸好花千骨出門帶了好多血凝花和回清丹。幾番調息,已無大礙。

「那個殺阡陌究竟是什麼人?他憑什麼幫我們啊?會不會有什麼陰謀?」

霓漫天從未想過世間竟然有如此貌美之人,頓時她的容貌便被扁得一文不值,心裡郁憤難平。

落十一道:「神界最高的是天帝,仙界是玉皇,人間是帝王,魔界是魔君,妖界是妖王,鬼界是閻君。那殺阡陌君臨妖魔二界,世上無人不忌憚他三分。他自負艷絕天下,從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行事更是乖張古怪,沒有一點身為魔君的樣子和自覺。妖魔二界對他的無所作為也甚為不滿,卻無一人敢反抗他。他多年前閒來無事突然跑到長留山找尊上比試,說非要爭出個六界第一來。尊上不肯應戰,他便強搶伏羲琴。後來被尊上劃傷臉,大驚小怪的便逃走了,後來再也沒見過。卻沒想到這次我們竟然是因為他而得救,還拿到拴天鏈。卻不知道他又為何要幫我們呢。」

落十一抬頭意味深長的看向花千骨,卻見她正低著頭撥弄著手中的勾玉發呆。

「千骨你在想什麼?」

「嗚嗚嗚,朗哥哥不在這太白山上,掌門說從沒聽過什麼無敵太白門。」

落十一笑著搖頭,一聽就知道是隨口瞎謅的啦,只有花千骨一直笨笨的深信不疑。

「疼不疼啊?十一師兄。」糖寶心疼的看他靠在床頭上,當時候要不是他要分心護它就不會傷得這麼重了。

「疼疼疼……」落十一使勁點頭。他簡直是因禍得福啊,這幾天糖寶一直寸步不離的在身邊照顧他。的

「你要不要吃葡萄?」

「要要要……」

糖寶抱著個葡萄爬到他肩上喂他吃掉,落十一只恨不得把它也一口吞下去。

閉著眼美滋滋的品嘗著,這簡直是他今生吃過的最甜的葡萄啊!

夜裡糖寶手抱一本指甲大小的書坐在他鼻子上給他講故事,話說書上的故事可全都是糖寶自己辛苦創作的哦。

講著講著落十一還沒睡著它卻睡著了。落十一一臉幸福得看著它抱著自己鼻子扭來扭去的可愛睡姿,都快看成斗雞眼了。

糖寶不安分的在他臉上滾來滾去,弄得落十一臉上癢癢的,心裡也癢癢的。

最終糖寶蛋炒飯一樣終於從他臉上翻滾了下去,落十一連忙伸出掌心小心接住。放在眼前看寶貝一樣仔細打量了又打量。悄悄的用手摸摸,軟軟的肉肉的,好玩極了。看它張著嘴巴打呼嚕的樣子,實在是可愛的不行,忍不住放到唇邊,輕輕印上一吻。

末了,腦子打結好半天。他到底在搞什麼啊,跟一只蟲子親嘴?還是偷吻?

瘋了瘋了,看來自己這次真的是傷的不清啊,都變成腦震蕩了。

一轉眼,八月十五便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