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太白一役

A- A+

紫薰淺夏與花千骨二人比試之後,握著香囊退回蓮榻之中,再不管外面之事。

兩邊又處於一觸即發的狀態。花千骨繼續開始撥琴,制止住蠢蠢欲動的妖魔。遙望天邊,舒一口氣,已經快要天亮了。

突見一藍色身影快速飛來,落入敵方陣營。觀其身形,修為很高,不由得心中暗自擔心起來。

「你終於回來了。」春秋不敗就等著曠野天,他一來,就算是伏羲琴也阻攔不住他們了。

「怎麼竟然這些時候了還沒得手麼?」曠野天聲如洪鍾,體格壯碩,半只膀子露在外面,可以看見大塊大塊發光的肌肉。

「他們有伏羲琴,聲波所擾,我們根本連攻擊之力都沒有,就等你了,那邊料理的如何?」

「放心,數萬天兵已全部撂倒。那個彈伏羲琴的好像不是白子畫啊?」

「貌似是他新收沒多久的徒弟。白子畫之前被我們引去嶗山了,不過現在也正往這邊趕來,我讓藍雨帶著神器去阻攔他了,但是不一定攔得了多久,咱們動作必須得快,若是等他到了,便什麼也做不成了。」

「啊?他竟然收徒了?還收了個這麼一丁點的女娃?有意思,不然我也收一個差不多的,然後和那女娃比一比?我勝不過他,總要讓我徒弟勝過他徒弟,這樣好歹我也扳回一籌。」

「你別總對一時的得失勝敗耿耿於懷,妖神出世才是真正的大事,到時候六界就都是我們的了。」

「你打算要我怎麼辦?」

「有生命的物體會被伏羲琴操控,死物總不會了吧?」

「你的意思是?」

「所以才在等你啊。」春秋不敗用計之時總是發出女人的嬌媚聲音。

「雖然能不受聲音影響,但是被聲波擊中還是會變得粉碎的。」

「有昆侖鏡呢,體積做小一點,趁著夜色瞬間移動她身後,她一時半刻哪裡發現得了。」

「好主意,果然妙。」

「那趕快動手吧,半個時辰之內應該就能全部搞定了。」

曠野天點點頭,從墟鼎裡掏出一個木箱打開來,裡面裝滿了各種木料,細小的鉚釘,斧鋸之類的工具。他粗大的手指以快於常人幾倍的驚人速度靈敏操作著。不一會兒一個由木頭雕制拼合做出的一個極細小的蚊子制作完工。這木頭蚊子雖小,卻五臟俱全,全身一百零八個關節全部可以自由活動,

曠野天手心一攤開,蚊子細長的腿踢了踢,轉動一下頭顱,透明的翅膀陡然張開,猶如活物。原來曠野天是最精通的乃是機關術,他做出來的東西完全不需要依靠法術,所以絲毫不會被人發現,無論是小到機關暗器,大到攻城戰車,他全部可以靠著一手奇技淫巧將其精密度和威力發揮到極致。

茈萸伸出綠色的長長指甲往蚊子身上一點,頓時蚊子渾身都成了鮮艷的翠綠色。然後被昆侖鏡一照,頓時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沒問題麼?」

「它的身體裡已注滿了我精心調制的劇毒,只要被叮上那麼一小口,她便再看不到今天的太陽了。」 茈萸妖冶一笑。

花千骨只覺得背上有冷汗不斷冒出,隱隱不詳的預感叫她有一些焦躁。卻見剛剛來的那男人突然從墟鼎裡一下子取出百余架巨型連弩。

花千骨大叫糟糕,他們法力雖強,在伏羲琴音下卻也幾乎使不出來,可是這弓弩卻是不需要靠法術的。這一波又一波的箭雨,自己又能抵擋到何時?

曠野天單手一揮,百弩齊放,每架弩車可同時射發百只利箭,力量極強,射程極遠,以驚人之速嗖嗖射破夜空,每次萬箭齊發。勢要將太白一干眾人全部射殺在亂箭之下。

「趕快全部退入大殿之內,緊關殿門!」花千骨對著落十一等人大聲叫道。

手中一刻也不敢怠慢,急速的掃弦相抗,聲箭相擊,一波一波而來的箭雨都在半空中被擊個粉碎。

可是箭矢洶洶,片刻不給人喘息之機。

花千骨本來就沒多少了的真氣哪經得如此消耗,獨自一人在空中迎戰著漫天箭雨,咬緊牙關死耗。天越來越亮,太陽慢慢快要躍出地平線。關鍵時刻,花千骨突然感覺肩上一痛,頓時手腳癱軟,再撫不了琴。

片刻間,暢通無阻的箭雨已如潮水般從空中急落下來。花千骨連中三箭,前兩箭直接從她腹部和腿部一穿而過,可見勁力之大。第三箭直插在她肩胛骨上,疼得她立刻從房頂上墜了下去。卻強撐著最後一口氣把伏羲琴收入墟鼎之中。

死了死了,沒想到她最後竟然是死在箭下,她還沒來及看師傅最後一眼啊,她不要!

卻突然身上形成一陣光壁,她低頭一看,卻是落十一,朔風,霓漫天還有太白弟子全部都湧了出來,在前方為她抵擋箭雨。小紅和小白,感知到主人有危難,也領了一隊鬼兵趕來急救。

「換火弩!」曠野天一聲令下,火光猶若流星在天空中不斷滑過。

沒有了伏羲琴的阻礙,妖魔一擁而上。太白三千弟子全都沖進箭雨之中同妖魔廝殺起來,一時刀光火影,場面分外恐怖慘烈。

花千骨漂浮在半空中,光壁由落十一,朔風幾人之力形成,但是同時還要與妖魔對戰,怕也撐不了多久。

花千骨看著自己雙手指甲開始變黑,知道自己是被暗算中了毒,無奈絲毫力氣都沒有,緩緩調動師傅留在她體內的真氣運行抵擋,努力強撐著不要睡過去。

「趕快進大殿!」輕水一邊打飛來箭到她身邊,想要把她拖進殿中。

「小心身後!」花千骨驚呼。

輕水拖著她躲避不及,身上雖有防護,仍是被箭刺穿了臂膀。

「沒事,你怎麼會中毒了?要不要緊!血凝花和回清丹在哪?快拿出來?」

花千骨軟綿綿的從墟鼎裡取了出來,輕水慌忙的喂她服下,見她連嘴唇都已經變成黑色的了,知她中毒不輕,急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千骨你別嚇我,救兵馬上到了,尊上也正往這裡趕來,你要撐住啊!」

花千骨費力的睜開眼睛:「師傅?師傅他要來了麼?」

「是啊,他在千裡之外時傳音給落師叔問這邊戰況如何,好像是碰到藍雨瀾風手持神器阻攔,所以拖延了點時間,但是現在已經奪回神器了,正火速趕來,你再堅持一會,再堅持一會他就到了!」

花千骨中毒雖重,但是茈萸的這種毒她卻是知道的,也知道怎麼解。但是一時半會找不到解藥,只能靠自己運功引導壓制,卻不知道又能撐得住多久。突然反應過來,用力把輕水推出去老遠。

「輕水你快走!」

輕水正莫名其妙,一個綠色身影出現在她剛剛在的那個位置。

「想不到你還挺機靈!」 茈萸舔著自己的手指,差一點她就得手掏到那個丫頭的心肝了。

花千骨知道沒有了伏羲琴防御,他們首先肯定是抓到自己,掏了心肺從墟鼎之中搶走幾件神器。

「你中了毒居然沒死?」 茈萸興趣至極的望著她,還從沒有人在她毒下撐得住這麼久。

「笑話,我仙人之軀,小小毒液,能耐我何?」花千骨凌厲的瞪視著她。

輕水想沖過來救她卻被雲翳拖住。

茈萸點頭笑:「好好好!等我掏了你的心肺,再看看你這顆仙人的心,是什麼做的?」

茈萸一只手直穿過屏護,眼看便到花千骨胸前,卻突然旁邊紫光一閃,再低頭,手已斷掉。

愣了片刻,看著氣喘不止的花千骨她哈哈大笑:「好,實在是好極了,中毒這麼深你居然還有力氣御劍,今日你一人斷我兩臂,此仇不報,我就不叫茈萸!!」

茈萸頓時雙目赤紅,口中突然吐出蛇信一樣的長長的舌頭。六只手,一只勒住花千骨的脖子,另外四只扯住她的雙手和雙腳,想要將她五馬分屍,另外一只直掏她的心肺。

花千骨被牢牢制住,渾身劇痛,心想這回真的完了。

突然聽到空中一個威嚴又隱含怒氣的聲音道:「你其他的六臂也不要了可好?」 茈萸一愣,頓時腿都嚇軟了,還沒等反應過來,遠處一道光刀飛來,嗖嗖嗖瞬間便斬了茈萸六只手。茈萸痛楚難忍,直往地上墜去。

花千骨失去依托也慢慢往下掉,清晨的紅日正好從地平線噴薄而出。花千骨抬頭仰望,一身火紅,乘著火鳳,紫發飛揚,猶若天帝一般俯視下界,不是殺阡陌又是何人。

「姐姐……」花千骨心中一暖,眼前一黑,只覺得毒再也控制不住的往上竄去。

突然平穩的跌落在一個人溫暖的懷抱裡,瞟望見下擺素白的袍子。

師傅!是師傅麼!師傅終於來了!

強撐著再次睜開眼,一道銀光照耀,她看到的是人世間最讓人溫暖最美麗的微笑。

「東方?東方!你怎麼來了!這裡很危險!快離開!」花千骨見他又驚又喜又有些失望。

東方彧卿什麼話也不說,只是微笑著迅速連點了她六十多處穴道,然後喂了什麼東西在她嘴裡,她便什麼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