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 皓月邯鄲

A- A+

全場震驚,足足一分鍾沒有人說話。然後刷的整齊一片拔出劍的聲音,東方彧卿連忙攔住大家。

花千骨眼睛瞪得老圓老圓的看著眼前的這個人,襯著中了毒的黑黑皮膚顯得又黑又亮,軒轅朗被她的眼睛閃得心慌慌的。

就聽花千骨哇哈哈哈哈哈哈的爆發出一陣驚天大笑,然後手舞足蹈在半空中胡亂蹬著,金龜子一樣想往他身上爬,無奈手腳太短夠不到他。

軒轅朗被她笑得心裡更沒底了,這個小丫頭是瘋了嗎?我家千古不會出什麼意外了?

花千骨激動的鼻子酸啊酸的,可惜沒有眼淚,只流出了鼻涕,於是改抱住他的手臂,在他的袖子上蹭啊擦啊,激動得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嗚嗚嗚,狼咯咯……偶就系千古哇哇哇哇……」

「蝦米?」軒轅朗心疼的看著自己的袖子上全是她的鼻涕。

花千骨抬起頭來,理了理亂發,把臉全露出來,仰頭對著他眼睛星星一樣眨啊眨啊。

「我,我就是千骨啊,朗哥哥,你不認識我啦?我好想你哦哦哦哦(狼嚎)……」要不是他突然間說話變回朗哥哥的口氣,她還真是打死都認不出面前的這個人居然是朗哥哥捏。

軒轅朗不可置信的一把把她撈到面前,捧著臉仔細的看了又看,又拿袖子使勁在她黑黑的臉上擦了又擦。然後終於哀嚎一聲,一把把她勒進懷裡。

「哎喲,我的千古啊,真是我的千古啊,奶奶個熊,怎麼五年沒見,你不但一點沒長大,變得又黑又胖,居然還從一個男娃長成女娃了啊,蒼天啊……」

眾人皆蹶倒狀。

烈行雲雙臉憋得赤紅,也是哭笑不得,都那麼多年了,陛下怎麼還是死性不改,一激動就打回原型啊。還好還好,穿便裝出來的,這裡沒有人知道他是陛下。

殺阡陌在空中看得咬牙切齒,心裡盤算著,是砍掉那人的左手呢?還是右手呢?不行,兩只手都抱過,那還是兩只手都砍了吧。

花千骨破鼻涕為笑的看著他:「朗哥哥你也是啊,不但長那麼高了,還穿得那麼正經,剛剛嚇死我了。」

軒轅朗捶心捶肝的看著面前的野豬頭,信誓旦旦的拍著她的頭保證道:「別傷心啊,千古,朗哥哥不管你是男也好是女也好,長得像人也好長得像豬頭也好。都會一如既往的疼你愛你,照顧你對你好的。」

花千骨恩恩恩的使勁點頭,一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朗哥哥,人家本來就是女的,只是中了毒才會又黑又腫的,等過一會毒性退了就恢復原樣了。」

軒轅朗呆愣在那裡,半點沒反應過來,本來就是女的?那也就是說自己很正常,根本沒變態?好好好,實在是太好了。他深情款款的看著她,差點沒喜極而泣啊。

「我來向你介紹大家啊!諸位,這位是我義兄軒轅朗。朗哥哥,那些是太白弟子,這幾位是我長留山的同門。」

「長留山?你怎麼又跑到長留山去了?你不是在茅山麼?」

「呵呵,是啊,本來是去茅山的,後來誤打誤撞又跑去長留了,這個以後再告訴你。」

旁邊東方彧卿突然跪倒在他面前:「一介書生東方彧卿,叩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人全部愣在那裡,蝦米?他是皇上?

軒轅朗和烈行雲兩人同時額頭汗水大顆大顆的往下掉。

花千骨大吃一驚道:「什麼?朗哥哥!原來你就是那個只喜歡男人的皇帝啊!」

咳咳,咳咳,軒轅朗又尷尬又窘迫的不停咳嗽著,

「起來吧,我今天微服,這裡是太白,不用給我跪。」

東方彧卿嘴角一抹奸笑:「他們都是仙界之人,自然可以不拘小節,草民乃是凡人,怎可以不在乎禮數。」

「是啊,朗哥哥,東方很厲害很聰明的,他什麼都知道,朗哥哥下次科舉封他作狀元郎吧!」花千骨的眼裡,朗哥哥是皇帝和阡陌姐姐是魔君同樣不是什麼大事,只是個身份而已。朗哥哥還是朗哥哥,阡陌姐姐還是阡陌姐姐。

「好好好……」軒轅朗此刻喜獲重逢,對花千骨什麼不是有求必應。

東方彧卿抿著嘴笑,紙扇後露出一只狐狸眼來:「陛下,此刻太白與妖魔兩軍對壘,還剩最後一場比試。此比試關乎神器,斷不能輸,可是我方傷亡慘重已無可用之人,敢問陛下可否相助?

「是啊是啊朗哥哥,還好你到的及時,不然我們真不知道怎麼辦了。」

「好好好……千古之事,我怎麼會不幫忙。別說打倒小小一只妖怪,就是刀山火海我也去啊,你忘了朗哥哥老本行是干嗎的啦,哈哈哈……」軒轅朗摩拳擦掌的把兩個袖子一卷,雙眼冒光,又回復到當初那個山野少年的模樣。

刷的從墟鼎裡掏出一把劍來。眾人一望全部瞠目結舌,居然是神器之一的軒轅劍。這把劍這麼多年來一直下落不明,卻原來落到了皇室手裡。

「陛下,陛下乃萬金之體,要是被妖魔所傷……還是由微臣代勞吧?」烈行雲被這一嚇嚇得不輕,要是軒轅朗有個什麼閃失,他可就腦袋搬家了。

「你那點道行,斗得過春秋不敗麼?」軒轅朗瞪他一眼,看了看場中早已經等得不耐煩了的春秋不敗。早就聽師傅說過他乃妖魔裡最難對付的人之一,既有男人的剛猛威勇,又有女人的陰柔毒辣。今天,倒是要好好領教一下。

他多久沒能夠放開手腳好好打一場了,今天就當是好好活動一下筋骨吧。

軒轅朗飛到半空與他相視而對。

春秋不敗眼睛滴溜溜的看著他手中未解開封印的軒轅劍心頭一喜,看來這一戰若贏,他們能拿到的就不止是三件神器了。

陰陽怪氣的笑道:「沒想到人間的帝王也摻和進來了,不要以為你九五之尊,身嬌肉貴,我就會手下留情。」

軒轅朗冷冷看著他,眼睛裡全是凌厲。御劍一指,軒轅劍出,氣貫長虹。盛光之奪目,逼得眾人皆閉上眼睛。

「東方!朗哥哥打不打得過春秋不敗啊?會不會有事?」花千骨心驚肉跳的看著二人戰做一團,頓時天地昏暗無比,到處飛沙走石。

「他道行仍淺,自然是比不過春秋不敗。不過內力雄厚醇正,比春秋不敗耐強耐久。軒轅劍封印雖未解,仍可助他一臂之力。鹿死誰手,還未能定……」東方彧卿話雖如此,臉上卻是自信的笑容,花千骨微微放下心來。

只見半空中一團光霧,氣象萬千。春秋不敗氣凝指末,利勁如刃,紅光激發,猶若光劍。二者劍芒交錯疾馳,斷石分金,群山回響,天地震搖。終究還是軒轅劍略勝一籌。春秋不敗光劍被斷轉而用掌,一掌炎熾如火,一掌寒冽如冰。前掌逼,後掌探。前踏後履,往復之間,一虛一實化乾坤。

軒轅朗同樣以掌相迎,迅若閃電,勢若雷霆。氣貫地,掌漫天,氣凜凜,威濤濤,掌風狂催無盡。不留喘息機,不留余身地。春秋不敗連連後退,似是不信一個凡人竟能有如此修為。以退為攻,盤旋狂影,沖破卷風強勢,直達天際。

軒轅朗御劍威極長劈,面容冷峻威嚴,猶若天神,盡掩日月光華。

春秋不敗掃蕩六界,也是罕逢敵手。兩人戰了千招有余,依舊勝負未分。空中巨大的陣法,還有繚亂的身形,看得下面眾人全部目瞪口呆。

輕水目光始終跟隨著空中那個紫色的身影,洶湧起伏,揪心而立,一面為世間有如此偉岸男子而驚歎,一面又為他擔心。

突見二人周圍血霧彌漫,掩住二人身形。花千骨心中的軒轅朗始終停留在五年前那個又倔強又高傲的少年,卻不知道他修為竟然到了如此之高的地步。可是又生怕春秋不敗使毒計,傷了軒轅朗,一顆心是七上八下。東方不敗連連安慰她放心,有殺阡陌在,春秋不敗不敢的。

終於,眾人聽見一聲女人的慘叫。春秋不敗從半空中墜了下來,重重掉在地上,腹部中了一劍。軒轅朗也隨之落地,用劍撐住身子,輕輕喘息,臂上幾處傷痕,卻無大礙。

「哈哈哈,你輸了!」軒轅朗仰天大笑,豪氣干雲。

卻再一定睛,場中已沒有了春秋不敗的身影。

「糟糕!」再一轉頭,春秋不敗果然已利用昆侖鏡到了花千骨身後拿住了她的要害,然後瞬間已在空中百丈之外。東方彧卿等人想要出手,無奈瞬間轉移的速度太快,只撲了個空。

「春秋不敗!你不講信用!」軒轅朗大喝道。

「你敢!」殺阡陌趕忙飛了過去,停在春秋不敗面前,卻又不敢太靠近。滿身怒火,雙目赤紅。

「魔君,這個女人是禍水,待我殺了她,拿了神器,妖神出世,不假時日,我們便能一統六界了!」春秋不敗戒指上的毒頂針就緊貼在花千骨的太陽穴旁,哪怕只是稍稍顫動便是命喪當場。

「春秋不敗!連我的命令你都不聽了麼!你敢動她一根毫毛試試看!」

春秋不敗面相變作女人,厲聲道:「魔君,你被這女人迷了心智,殺了她,你才不會被束縛。之後無論你如何處置我,我都心甘情願!」

眼看場中形勢大變,紫薰淺夏緊握手中香囊,心道既然是子畫的徒兒,未免他擔心,自然是要出手相救的。但是速度必須又塊又准,稍一延遲有誤,千骨便有生命危險。

他爺爺的,你個死人妖!花千骨看自己被拿住形勢危急,心道,我才不會給大家拖後腿呢!要死,也要拖個墊背的,絕不能讓你拿到神器!

春秋不敗先是勒住她的臂上一痛,發現她居然強逼出身體裡還未散去的劇毒,由指尖射進自己體內,頓時身體麻痺,手不由得微微一松,心頭一怒,毒針便要往她太陽穴刺去。花千骨一能行氣,立馬運功將全身百年內力迅速催發,渾身頓時布滿冰凌,毒針應聲折斷。可是她傷勢本就嚴重,毒傷未欲,根本就控制不住暴走的真氣。銀光一陣強過一陣,殺阡陌欲上前竟被彈了開去。再不制止,激爆開來,怕是整個太白山頭都要移為平地。殺阡陌嚇得頓時手忙腳亂,面容失色。軒轅朗,殺阡陌,東方彧卿,朔風,還有糖寶等人更是肝膽俱裂。

卻見遠處銀光一閃,清音一指,又穩又准的彈到春秋不敗背後死穴處。春秋不敗一聲慘叫,目眥欲裂,渾身抽搐的掉了下去。

天邊一個白色身影乘風而來,趕在殺阡陌強行突入制止住花千骨之前,頂著向外輻射逸散的強大真氣,先一把把她抱入了懷中,迅速封了她身上幾大穴道,不盡內力如連綿之水滾滾輸入,不多時便平復了她體內四處奔湧的真氣。

花千骨睜眼看到他又驚又喜,簡直做夢一樣半天不敢相信。末了緊緊摟住他脖子,一頭扎進他懷裡。

「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