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章 情意堪破

A- A+

千萬人前這樣被她緊緊抱著,白子畫微微有些不自在,心裡輕輕松口氣,總算是趕上了。

一路上拼命疾飛,卻又不放心的時刻觀微於此。見到他們遇上凶險,心裡頭一次有了恨自己無力之感。特別是小骨幾番拼死相搏,又正遇藍雨瀾風帶盤古斧相攔,連他都不由得慌亂了手腳,久久脫不了身。

低頭望著懷中的小家伙,目光清越如水。

這孩子,怎麼就這麼傻呢,居然拼到這個地步,真是為難她了。

花千骨臉緊緊的貼在他胸前,久別的喜悅和激動叫她無法言語。第一次這樣近這樣緊的抱住師傅,她知道是越矩了,卻又貪婪他懷中的味道和絕對的安全感,久久捨不得放開。那樣的溫暖祥和環繞住她,叫她激動得身子微微顫抖。

師傅,你知不知道小骨等得你好苦啊,一直這樣拼命苦撐著,就是想等到你來。

花千骨仰頭望著他,嘟起嘴巴,顯得更像豬頭了。

「師傅,你怎麼這麼慢啊!」他再不到,黃花菜都涼了,小骨也嗝屁了。

白子畫見她依戀又微微嗔怨的眼神望著自己,不由心頭微微一疼道:「出門前為師如何教你的?伺機而動,量力而行。你如此不計後果,竟是想玉石俱焚麼?」

花千骨低頭認錯道:「對不起,師傅,我當時心急的不得了,其他根本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嗚嗚嗚,還好師傅及時趕到,小骨以為再也看不到師傅了……」

白子畫輕輕拍了拍她的頭,手按於她肩上,未散去的毒迅速被他吸入手心之中。花千骨很快恢復了原本模樣。

「師傅!」

「別擔心,在我體內很快就會化去了。」白子畫安慰她道。

就停在一旁的殺阡陌在心裡罵了白子畫千遍萬遍:死老白臭老白!居然敢跟我搶英雄救美!!不但救小骨頭被他搶先一步!更可惡的是他居然敢無視他正對面這麼個大美人的存在,只顧著和小不點纏綿,看都不看他一眼!氣死他了氣死他了!

那個……就是長留上仙白子畫麼?

軒轅朗對他的大名早就如雷貫耳,旁人用盡千般語言來描述他的美他的好,真正見了,才知道,原來任何語言在他面前都是如此的蒼白無力。

白子畫就這樣抱著懷中的花千骨,以那樣超凡又孤高的姿態,在半空中目光一一掃過眾人,然後緩緩落地,渺無聲息。

微微顰著的眉,冰涼而淡漠,溫潤如玉又雲淡風清。仙姿秀逸,孤冷出塵,長發如瀑,眼落星辰,單是舉手投足,已是江山失色。那翩翩絕世的風采,就連軒轅朗和東方彧卿都自愧不如。眾人都看得癡了去,一時間,竟沒有半點的聲音。

近了些,軒轅朗又倒抽一口涼氣,嚇烈行雲好大一跳。

原來,原來女裝的千古這麼可愛啊……模樣是沒變些什麼,依舊小小的,又帶點精靈古怪的……軒轅朗傻呵呵笑了兩聲,烈行雲頓時渾身泛起雞皮疙瘩。

「你沒事吧?」軒轅朗,朔風,落十一,東方彧卿等人一股腦的沖了上去,把花千骨團團圍住。

「我沒事,一根毛毛都沒有少!」花千骨環視眾人關懷的眼神,嘴唇微微顫抖。一起上天入地,一起出生入死,這些都是她禍福與共的好伙伴啊!從總是孤孤單單一個人到現在,老天究竟是什麼時候讓如此多的人出現在她身邊,關心她照顧她的呢?身體被極度的溫暖與幸福感充斥著,心像軟軟的棉花糖,都快要融化開來。她知道自己,再也不是一個人了。

白子畫放她下地扶她站好,花千骨依然緊緊的拽著他的袖子不肯放開。

紫薰淺夏在簾幕後一見白子畫出現,胸口便如遭重錘,裂開般疼痛。

瞧見他師徒倆交疊相依的身影,心中更是酸悶無比。用盡全身力氣抽泣,只是覺得不能呼吸。嫉妒在胸口大塊大塊地郁積,所有氧氣凝固成血塊,心疼得快要死過去。天知道她有多羨慕花千骨,可以這樣呆在他身邊,享受他的溫暖和庇護。她卻是連見他一眼的臉面都沒有。一百年了,整整一百年了……

想他們當初瑤池水旁,群仙宴上,上仙齊聚,五仙對飲,合樂而歌,是何等暢快無憂。想不到時光飛逝,造化弄人,再相見已是百年身。而自己,也變作如此仙不仙,魔不魔的模樣?

子畫,子畫,這麼多年,你可有惦念過我哪怕一絲一分?

夠了,夠了,哪怕只是這樣遠遠的看他一眼也夠了。只要他好,只要他依舊好好的,不管她再承受更多的劫難她都無怨無悔。

卻驀然瞥見花千骨望著他時眼中的神情,頓時大驚失色。那是她所熟悉的眼神,崇拜的,向往的,卻又帶著深深戀慕的。

紫薰淺夏瞬間恍然大悟,仰天大笑起來,笑得滿臉都是淚水。

緊緊握住手中香囊道:「暗影流光,暗影流光,好一個暗影流光!你是暗影,他是流光。虧我聞遍百料,識盡千香。居然沒有聞出你香中對他所含的濃濃情意!子畫啊子畫!你收的好徒弟啊!!哈哈哈哈!」

眼淚蔓延成洪水,無法遏止。

殺阡陌飛速點了春秋不敗的穴道,源源不斷的把內力輸給他。

「屬下罪該萬死,魔君為何救我?」春秋不敗咬牙切齒的說道。

殺阡陌不說話,待到他一切無恙之時,拿了昆侖鏡,奪魂簫還有昊天塔過來,全部交給了花千骨。

「姐……」

殺阡陌指尖在嘴邊一噓,跟她眨眨眼睛,密語傳音道:「過些日子姐姐去找你。」

花千骨望著她眼睛笑成月牙兒,微微點點頭。

殺阡陌望向白子畫,面容恢復冷峻異常。

「依約把此三件神器交給你們,我們退軍。白子畫,你可看護好了,我殺阡陌定會再來取的!」

殺阡陌向後高高飛起,火鳳長鳴,轉瞬便消失了蹤跡。

妖魔大軍也慢慢撤退,眾人皆歡呼雀躍,拍手稱快。

花千骨突然反應過來,對了,紫薰姐姐,她不是想見師傅麼?

「師傅,紫薰仙子也在這裡。」花千骨指著前方的蓮榻。

白子畫觀微時已看見一切,包括花千骨跟她斗香之事。

花千骨見他始終面色平靜,不發一語,而紫薰淺夏蓮榻裡竟也毫無動靜。

他們倆就這樣麼,好不容易遇上了,難道就不想見見麼?花千骨扯扯白子畫的袖袍,卻見他依舊一動不動。

師傅怎麼這樣啊,紫薰姐姐明明這麼喜歡他的。花千骨心中一絲憐惜與不忍,自己飛到紫薰淺夏蓮榻旁,叫道:「紫薰姐姐,我師傅來了,你出來見見他吧?」

風撩起簾幕,花千骨瞥見紫薰淺夏滿臉是淚,不由得心中一驚。

「紫薰姐姐……」

卻見紫薰淺夏以那樣觀世音一般大慈大悲,憐憫眾生的眼神,同情的俯視著她。

「千骨,趕快忘掉他,千萬不能陷進去,像他那樣高高在上的仙,豈是我們這些又傻又卑微的女子可以戀慕的?你若是能……依舊乖乖做他上慈下孝的好徒兒,你便是世上最快樂之人,否則……你的下場,只能比姐姐還要慘上千倍萬倍……」

說完,紫色的輕紗簾幕緩緩合攏,蓮榻也迅速飛離,消失在天邊。

花千骨只聽得大腦一陣轟鳴,猶若晴天霹靂,從空中直墜下地來,踉蹌的退了幾步,喉頭一熱,一口鮮血湧了出來,她又不著痕跡的硬生生咽了回去。

矗立良久,腦中依舊空白一片,耳邊隆隆作響,全是她每句話語的回音。直直的呆愣在原地,久久回不了神來。姐姐在說什麼?到底在說些什麼?為什麼她一句也沒聽懂呢?她一句也沒聽懂……

她根本一句也沒聽懂!!!

眾人著急喚她,見她始終呆立,毫無反應,以為她被那魔女施了什麼妖法,都不由得著急起來。

「小骨!」白子畫行到她身邊,拍拍她的肩。

花千骨滿眼迷惘的抬起頭來一看是他,嚇得大叫一聲,連連後退,眼中竟然全是驚恐!

白子畫從未見過她有如此迷茫如此恐怖的神色,端住她雙肩,疏導她體內激烈狂亂的真氣,俯身溫和道:「小骨,是師傅啊!」

花千骨凝望他的眼眸,如此之黑如此之深,仿佛要將她席卷進去,永不見天日。

「師……師傅?」她開口默念,想要往後退兩步,卻退不出他的挾制。

「紫薰她……跟你說什麼了?」白子畫微微凝眉,居然密語不讓人聽到?

花千骨慢慢回過神來,依舊面色蒼白如紙,拼命搖頭。

「沒有,她什麼都沒有跟我說……」

白子畫放開她,輕輕拍拍她的頭。

「沒事就好。」

花千骨身體顫抖著,白子畫的每一個動作對她而言都猶如凌遲。

一輩子也忘不了,紫薰淺夏慢慢閉上的,滿是淚水與不忍的眼神……一輩子也忘不了……

被她一席話炸得粉身碎骨,從此再無可回身的余地。

這一戰,一口氣奪回如此多的神器,連盤古斧也被白子畫所繳,妖魔這回可說是偷雞不得折把米。眾人萬分欣喜,收斂屍體,紛紛忙著處理各種善後事物。

太白門因為損失慘重,再無能力守護神器,故而把煉妖壺轉交給白子畫讓長留看守。軒轅朗也不顧烈行雲勸阻,獻寶一樣把軒轅劍交給了花千骨。

於是,除了長白山看護的東皇鍾,嶗山看護的神農鼎,天山看護的崆峒印,殺阡陌隨身攜帶每次只是用來遮太陽保護皮膚的玄天傘,還有下落不明的勾欄玉,和已破碎的女媧石。其他軒轅劍、盤古斧、煉妖壺、昊天塔、伏羲琴、昆侖鏡、奪魂簫、浮沉珠、催淚鈴、拴天鏈等十件神器竟全部到了長留山的手中,由白子畫全部帶回重新一一封印。

「爸爸,爸爸,這是十一師兄!」糖寶很鄭重的跟東方彧卿介紹道。

「伯……伯父,你好……」落十一有些緊張道。

花千骨在一旁哈哈大笑,「師兄,你干嗎自降一輩啊,我還是糖寶它媽呢,難道你也喊我伯母麼?哈哈哈哈!叫他東方就好了!」

落十一面紅耳赤的使勁瞪花千骨一眼,抱拳道:「東方兄……」

「十一兄,我家骨頭和糖寶這麼久以來,多勞煩你費心照顧了。」

「客氣了,哪裡話,這是應該的……」

落十一和東方彧卿互相寒暄起來。

軒轅朗在一旁恨得牙癢癢的:什麼叫你家骨頭和糖寶!氣死他了,哼!東方彧卿!你的狀元郎一百個沒戲了!!!

轉而抓住花千骨的手:「千古,這一別不知又要何日才能相見!朗哥哥好捨不得你!」

花千骨咧開嘴笑,模樣十分嬌憨:「沒關系的,我要是一有機會下山,就到皇宮裡去找你!」

「一定啊!」

「一定!」

「不要又是三年五載!」

「很快的,放心!」

突然發現有個人在身後拽自己的袖子,花千骨一愣,連忙把躲在身後的輕水推上前來。

「朗哥哥,這是我的好朋友,名字叫輕水。」

軒轅朗微微一笑,輕水立馬覺得到處都是陽光,萬物催發。

「輕水姑娘你好。」眼前這個姑娘不像千古已經停止了生長,出落得親切可人,如同芙蓉出水。

不知道小千古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呢,不過應該和現在不會有太多變化吧,不嬌艷不妖魅不張揚,可是一定很美。軒轅朗美滋滋的想著。

「軒轅公子好。」輕水紅著臉,低著頭,偷偷看他,心跳得快要從嗓子眼裡蹦出來了。

白子畫觀微時已經見過東方彧卿和軒轅朗二人,還有突然插進來一腳的殺阡陌,只是不知道他們和小骨是什麼關系。小骨叫殺阡陌姐姐……糖寶叫東方彧卿爸爸……軒轅朗又是小骨義兄……這五年小骨一直跟隨他在長留山修行,他們什麼時候和小骨認識的,又為何會如此不留余力的來幫她?

白子畫心中有疑惑,卻也沒多問什麼。只是很淡然的與眾人打過招呼,便與長留一干弟子,准備御劍回山。

真正讓他在意的,是紫薰淺夏到底跟小骨說了什麼,竟然把她驚恐成那個樣子,雖然之後強裝無事,可是態度,情緒還有眼神,明顯跟之前一切都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