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章 再赴瑤池

「骨頭,糊了,糊了!快快快!」糖寶一看鍋裡的菜,急得在她頭上直蹦躂。

花千骨這才回過神來,手忙腳亂的去端鍋子,又被燙到手乒乒乓乓碗啊盆啊打翻了一地。垂頭喪氣的收拾好,又重新來過。

白子畫坐在桌前,嘗了口她做的菜,久久不發一言。

「師傅?」

「小骨,可是有什麼心事麼?」

「師傅怎麼知道?」

「小骨一向心無旁騖,所以燒出來的菜是什麼味道便是什麼味道。心中有了雜念,菜的味道自然就不同了。」

回絕情殿的這兩個月來,她做什麼事都老愛走神。傷勢雖逐漸復原,但是道行卻是每況日下。之前她的修行之所以能有如此飛快的進展,成為下一代弟子中的翹楚,就是因為她有一顆比誰都要清明透徹的心,如今清明已失,心為雜事所擾,若看不透,心結只會日深。

花千骨咬著筷子低頭道:「師傅,弟子是心有困惑,但是怎麼想也想不明白。」

「心如止水,亂則不明。很多事,你越是想去弄個清楚,反而越是困惑,心中一旦有了執念,就像線團,只會越扯越亂。」

「可是師傅,如果隱隱有不詳的預感,覺得有什麼自己無法解決的事情會發生,我應該怎麼辦?」

「子欲避之,反促遇之。凡事順其自然就好。既來之,則安之,這才是生存之道。」白子畫摸摸她的頭,安慰的說。

花千骨思忖良久,臉上總算綻放笑容:「我明白了,謝謝師傅。」

白子畫點點頭,夾了一筷子彩色的夢菜給她。花千骨笑呵呵的抱起碗大口大口的扒起飯來。

花千骨在海裡游泳,有時候她會一個人從長留山底下溜出來,跑到遠處這個常常和殺阡陌約會的小島上來玩。

島上什麼人也沒有,所以是他們兩個人的島,殺阡陌給它起名作「花島」,花島上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花花草草,可是殺阡陌說還不夠多,哪一天要把它們全拔了,種上花千骨喜歡的花,讓整個島變成巨大的花園。

花島離長留山也不是很遠,如果在絕情殿這麼高的話,晴空萬裡的日子,隱約還是可以在海天交界的地方看見。

此刻花千骨就四仰八叉的躺在沙灘上享受著日光浴,猶如橫屍,遙望著遠處空中海市蜃樓一樣的長留仙山,突然覺得一切都那樣不真實。

腦海中浮現的是初見白子畫時,群仙宴上他的傾城一笑。

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再也沒有見師傅臉上有過一絲一毫的笑意。就連時而眸子裡有些暖意,也消失得如此之快,叫她幾乎無法捕捉。

紫薰淺夏那時跟她說的一席話一時間在她心中驚起無數驚濤駭浪,不過再大的波濤起伏,也會在師傅一個淡定的眼神中土崩瓦解。

在他的面前,你沒有辦法不感覺祥和寧靜。

紫薰的話她並不是全懂,但是也並不是不懂。畢竟也十七歲的年紀,六界全書,七絕譜,什麼情情愛愛的故事她沒看過。但是知道和懂得畢竟是兩碼事。她知道霓漫天喜歡落十一,知道輕水喜歡軒轅朗,也知道天庭裡許多不為人知的情情愛愛的糾葛往事。但是,她卻完全不能體會,也不明白,那是怎樣一種心情。

但是紫薰姐姐喜歡師傅,她從明白的那一刻開始,內心就感覺到了一種和她一樣的悲痛與無奈,那種絕望感幾乎讓她窒息。

為什麼,她的愛,自己能體會?

姐姐說讓自己不要愛上師傅,可是自己就是愛師傅啊!天底下除了爹爹和娘親,最愛的人便是師傅了,師傅要她做什麼都可以,她的命,她的一切都是師傅的。

這並沒有什麼不對啊?自己也什麼都不求,只要如現在一樣,朝朝暮暮跟隨在他身邊就是了。

師傅說的順其自然,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

既然如此,那就別的什麼也不要想,好好跟著師傅,早日得道成仙就好了。

花千骨緩緩收起白子畫的畫卷,放入墟鼎之中。在沙灘上打了幾個滾,踢踢腿,用沙子把自己身子都埋起來,先睡個懶覺再說。

大清早,鳥兒在樹上嘰嘰喳喳叫,有喜事啦,有喜事啦……

「師傅,你找我?」

白子畫點點頭:「過幾日便是群仙宴了,這次你隨我去吧。」

「哇!真的!」花千骨一蹦三尺高,她央求了師傅好多次了,每年去都不肯帶她,今年卻為何允了?

「上次太白一戰,你居功至盛,王母特意讓我帶你前往,還專門給你下了仙帖。」

白子畫遞了個白金質地嵌滿水晶的帖兒給她,花千骨被晃得睜不開眼睛。展開一看,寫的是「茅山掌門花千骨」。心裡美滋滋的道:「我可以帶糖寶去麼?」

白子畫點點頭,他們倆個,總是走到哪裡都不分開的。

「太白一戰雖勝,但是明顯你還是處事經驗不足,群仙宴之後,為師會帶你到人間游歷,好好磨煉一段時間。」

白子畫心想花千骨之所以會有心結產生,無非是經歷和見識都太少了。

什麼都不懂的清明境界和歷經滄桑、堪破一切的清明境界相比起來,畢竟是太過簡單和不堪一擊了。花千骨處於修仙的緊要關頭,心結若不解開,十分容易步入魔道。或許讓她在人世間走個幾遭,才能重新回復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真境界。

「哈哈哈哈!」花千骨激動的拽著他的袖子搖啊搖,撒嬌道:「師傅,你實在是太好了……」

白子畫拍拍她的頭:「去收拾行李吧,順便跟輕水他們告個別,這一去可能得大半年才回來。」

「師傅不在,那派中事務怎麼辦?」

「放心,一切有你師伯做主。有要緊事,他會通知我的。」

「好哦!」花千骨一陣風一樣刮了出去。

聽到這個消息,大家都很開心,最痛苦最愁眉苦臉的卻要屬落十一了。

有沒有搞錯,要大半年看不到糖寶!你叫他怎麼活啊!看到糖寶一臉興奮的模樣落十一心都碎了。嗚嗚嗚,糖寶,你怎麼捨得……

再一次重回昆侖山,花千骨激動莫名,這一次,不再是當初孤苦無依,變做小蟲偷偷潛入的小丫頭了,而是堂堂正正以一派掌門的身份。也不再需要與白子畫共乘雲彩,而是自己瀟灑御劍而飛。

一想到宴上的美味佳餚和大大的蟠桃,花千骨和糖寶就流了一地的口水。

第一次和師傅兩人出門,她的心裡噗通噗通的又是緊張又是興奮,一路上小嘴嘰哩哇啦說個不停。

雖是御劍,但是配合花千骨的速度,他們依舊是花了一天時間才到,路上還有過幾次休息。

飛抵瑤池的時候,宴會已經開始了。

花千骨俯視下面七色的瑤池水,還有萬年不改的大片粉色桃林。仙樂飄飄,環佩叮咚,天女翩翩起舞,眾仙對酒而歌。

一聲「長留上仙到——」

再一聲「茅山掌門到——」

眾人皆驚,場內霎時無聲,皆仰頭而看。

那依舊白衣勝雪,孤冷出塵的男子緩緩落地,而身後,跟了多年前那個衣衫襤褸闖入瑤池的假小子。

此刻的她一身簡單的綠色紗裙,梳著兩個圓圓的髮髻,竟依舊是個孩童模樣,半點沒有長大。眉黛如畫,眼若星辰,皮膚晶瑩剔透,面頰圓潤,粉嫩嫩的猶若玫瑰,紅撲撲的又像個蘋果,直叫人想上去掐她兩把。

花千骨見眾人皆死盯著自己,有幾分緊張的拽住白子畫的長長袖袍。

他們師徒二人就這樣一前一後的走著,一超凡出塵,一嬌憨可愛,簡直是漫天粉色桃花雨中的一副絕景。

眾仙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為那樣小的茅山掌門而驚訝,更為冷若冰霜,淡如霧靄的白子畫臉上,能出現如此那樣溫暖又帶幾分祥和的神色而驚歎。

此時就聽四下裡一個粗野又凶惡的驚雷般的聲音轟然響起。

「他奶奶的白子畫!老子後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