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9 章 出乎預料

A- A+

拜師大會上,摩嚴始終眉頭緊鎖,一言不發,目光深邃的望著白子畫,仿佛那個人不是他一樣。

百余年了,他自認世上沒有比他更了解子畫的人。可是如今,卻是越來越不懂他了。

他起初是冰,雖然冷尚且還有固定的形態。

可是後來那個丫頭來了,他被融化成了水,這世上,便再無人參得透。

摩嚴望了望座下群仙,突然覺得這拜師宴無比的滑稽可笑。看著跪在地上的那個孩子,跟當年的花千骨何等的神似。

世事仿佛在輪回重演,凝望著白子畫,可是依舊無法在他眼中捕捉到任何的情緒。摩嚴始終不明白他這樣做的用意。他不是一直心心掛念著那個孩子麼?他不是從不喜這些經營客套?自己的確總是大局為重,為了守護長留守護他,既能忍辱負重,也可以不折手段。但是子畫不是,不會牽連他人或是違背自己的本心。那為何還要這麼做?還要收這個孩子為徒?僅僅因為她像花千骨麼?還是想報復自己,讓自己難受?

看著白子畫那樣平靜的折了香草遞給那個孩子,眼睛明明看著她,卻又空蕩蕩的什麼都沒裝的有。

走了花千骨,這世上再無一物可入他眼了吧……

摩嚴長歎一聲,想起一年前他逐了花千骨去蠻荒,然後去見白子畫。

他一字一句的說:「花千骨被殺阡陌救走了。」

早已准備好了應付他一切的詰難,只要可以送走那個禍害,他已顧不得子畫是不是會和他生氣翻臉。

雖已試出子畫的確從未對那丫頭動過情,可是從他居然會有心護短,饒她不死,還替她挨了那麼多根銷魂釘,就知道那丫頭對他而言有多重要。

他以前對白子畫的絕情太過自信,如今出了這麼大的事,他沒辦法低估花千骨對白子畫的影響力,也再也不能放任不理。

可是白子畫如同往常一樣的冷淡和無動於衷卻是大大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

他就那樣以洞穿一切的眼神看著他,輕輕點了點頭,咳嗽幾聲,便又昏昏沉沉睡下了。

摩嚴那時才真的慌了,他明明知道一切都是自己設計安排,將她放逐,卻依然可以如此雲淡風輕?

接下來的一年,子畫再沒跟他提過這事半句,甚至連話都很少說。

茅山來要人,他也平靜的將放逐的事情說成是自己下的命令。

摩嚴被他的那種表面上的鎮定和死寂壓迫的快要喘不過氣,都不由得開始質疑當初把花千骨逐去蠻荒的決定到底是對是錯,子畫現在這個樣子是好還是壞?

借著殺阡陌對長留施壓,摩嚴終於開始猶豫要不要召回花千骨,為了長留也為了白子畫。可是沒想到的是,卻被他一口否決。

然後更出乎預料的是,他還答應教導幽若,為了她的安全,讓她住在絕情殿上。如今,居然還答應違背自己當初的誓言收她為徒。

就是發生了太多讓摩嚴想不到的事,做了太多本不應該是白子畫會做出的決定。摩嚴心中不安日甚,隱隱有不祥的預感卻又抓不確切。

大殿鍾聲響個不停,一切儀式都舉行完了,只差最後一步授宮鈴。

摩嚴終於還是忍不住開了口:「子畫,你真的想好了麼?」

白子畫沒有看他,也沒回答。彎下腰,將幽若扶了起來。然後面對著眾人聲音不大不小的說道。

「長留列仙在上,今白子畫將幽若收歸門下。從此幽若就是長留山第一百二十八代弟子。」

來赴宴的仙人並未覺察有何不妥,可是所有長留弟子卻全部都嚇傻了。

笙簫默手中的簫往桌子上一敲,實在忍不住的轉頭低聲笑了起來。二師兄果然還是二師兄,關鍵時刻不是冷幽默就是出人意料,讓他白白緊張擔心了那麼久。真是的!

摩嚴面容僵硬的看著他,嘴角微微有些抽搐。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下面頓時混亂成一團,到處都是議論聲。

前來觀禮的幽若他爹軒武聖帝發覺事情不對,但是又不知道哪裡不對,屬下連忙在他耳朵邊小聲低語了兩句,他頓時臉都氣青了。

東方彧卿微微一笑,白子畫果然沒讓他失望,更沒讓小骨失望。可是從內心深處某個小小的自私來說,他還是挺失望的,自己又輸了他一局。可惜就可惜現在小骨不在,不然還不知道該目瞪口呆的變作什麼表情。這個小丫頭,這下該為自己的臨陣脫逃後悔了吧。

軒武聖帝強忍住努力:「尊上,你這是什麼意思?」

幽若連忙一臉興奮激動的接口道:「爹爹,你別生氣,這是我自己的意思!是我求了尊上好久,非要拜入他門下,做花姐姐的徒弟的!」

四下一片轟然,諸仙皆大驚失色。

軒武聖帝凝眉怒斥:「幽若,不要任性!不說那花千骨為仙界惹下多大的禍事,她現在以帶罪之身被逐到蠻荒,又如何收你為徒?!」

幽若嘟著腮幫子,不服氣道:「不管花姐姐做了什麼,長留賞罰分明,早已施了重刑。如今只要她一天未被逐出師門,就還是長留弟子,我怎麼就不能拜她為師了!哼!我等個百年千年,就不信等不到她回來!!」

「放肆!」軒武聖帝猛得一拍桌子,氣的快要說不出話來。

眾人一片咂舌之下都紛紛看著白子畫,白子畫卻只負手不語,似是對這樣的情景早有預料。幽若的話字字聽在耳中,心頭也不知是喜是悲還是欣慰。

已經不用百年千年了,雖被異朽閣的結界小心的隱去氣息,但是根據昨天封印的劇烈反應。他隱隱已經可以猜到,小骨或許已經從蠻荒出來了。

引導不了,阻攔不了,封印不了,甚至連蠻荒都困不住她,他就這樣眼睜睜一步步看著事態以無可挽回的姿態一步步向前發展。難道這就叫天命?!

只是,他已經心慈手軟,冒著毀天滅地的危險,包庇姑息了她一次,如果還是沒辦法扭轉她的宿命,為了長留,為了六界,他決不會再對她手下留情!

白子畫轉身拿看了一旁桌上的靈犀劍遞給幽若。

「你師父不在,我就不代授宮鈴了,等或許有朝一日她自己親手給你吧。這把靈犀劍先傳你,望你今後能慈悲眾生,除魔衛道,不要布你師父後塵。」

幽若接過劍,一臉的興奮神色,軒武聖帝剛要發作,卻被摩嚴慌忙攔住勸阻。

「師弟當初收花千骨時說過此生只收一個弟子,要讓幽若入門而又不食言這是唯一的辦法,反正花千骨現在身在蠻荒,幽若也是師弟親授。其他聖帝其實無須太過介懷。」

軒武聖帝一聽所言也有幾分道理,便也不再多語。仙界他一向最佩服最相信的人便是白子畫,以前幾度想要送幽若拜師而不得其門而入。花千骨那孩子他也見過兩次,本來甚為喜歡,卻不知道怎會行差走錯之下盜了神器放妖神出世。不過以白子畫的性情,居然可以為徒代受六十四根銷魂釘,對幽若應該也會十分疼愛吧。這樣想想倒也不覺得有什麼了,只是對幽若先斬後奏,故意瞞著他,非要等拜了師,生米煮成熟飯才昭告天下的任性做法無法釋懷。這孩子果然被他寵壞了!

於是拜師宴就以這樣出人意料的結果結束了,落十一和輕水等人不知道有多開心。

霓漫天就氣得食不知味了,咬牙切齒的瞪視著幽若,這丫頭從來長留那天就總是和她過不去,這分明又是一個翻版的花千骨。真是趕完一個又來一個!

幽若手裡玩著靈犀劍,香草插在頭上,吊兒郎當的仰著頭從她面前走過,還趾高氣昂的哼了一聲。霓漫天要不是看在眾仙在場,恨不得扒了她褲子,使勁暴打一頓。

幽若笑瞇瞇的一臉諂媚的笑著鑽進老爹的懷裡,開始發揮死纏爛打的功力把生氣的他哄開心。掂量掂量靈犀劍,目光賊亮賊亮。

第一步作戰計劃已成功!萬歲!

現在第二步計劃就是——把她的師父大人從蠻荒救出來!哦哈哈哈!耶!

***

「師兄師弟你們招呼諸位仙家,我先回絕情殿去了。」白子畫起身離席。

摩嚴看著白子畫的背影,放下手中的琉璃杯,心頭長長的鬆一口氣。這樣反而好,這才是他熟悉的那個白子畫。

白子畫飛身落於院中,看著落滿白雪的桃花樹,花千骨小小的臉不由浮現在腦海中……

——師父,師父,小骨什麼時候才可以像十一師兄一樣收徒弟呢?

——為什麼會突然想要收徒弟?

——那麼大的絕情殿上只要我們兩個人,好冷清啊。我想多個人陪我玩,被我欺負,又不想要師弟師妹,那當然是自己收個徒弟最好啦!師父你看小骨我這麼乖這麼聽師父的話,小骨要是收個徒弟來玩,一定也很有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