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1 章 烏龍事件

A- A+

「你認錯人了!」花千骨用力甩開她的糾纏,回手一劈,卻又沒多少掌力怕下手太狠傷了她。沒想到幽若瘋了般竟命也不要的向她撲了過來。

花千骨只能硬生生收回掌,心頭一陣火起,伸手便掐住她的脖子,柔弱的仿佛一折就斷。

「你不要命了麼?!」

幽若興奮激動的眨著星星眼,眼淚巴巴可憐兮兮的看著她。

「師父,徒兒終於見著你了……」

「你……」花千骨氣得說不出話來,「我說了不是就不是。」

說著飛快點了幽若的穴道,逃跑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幽若木頭人一樣僵硬在原地,卻嘴角抽搐,始終一臉幸福傻笑的表情。

站了許久,周圍還是一片死寂,她的腿開始麻了,心裡萬分怨念,怎麼還沒天亮啊,趕快來個人解開自己的穴道啊,她好趕快去找師父。師父啊師父,好不容易才見面,你怎麼能拋下幽若呢?

突然這時,隱隱約約聽到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有人來了?

不對。好像是什麼物體在爬行。

啊!媽啊!蛇蛇蛇!

幽若嚇的腿都抖了,看著那條綠油油的東西慢慢從門外爬了進來。

嗚嗚嗚,師父啊!快來救救我!

幽若想哭喊可是又發不出聲,想跑又邁不動步子。師父這是什麼點穴手法,她怎麼沖都沖不開,這下完蛋了。沒想到她堂堂幽若大小姐,盡然葬身小小蛇腹之中。

可是長留山乃靈氣之地,怎會有這種毒物?

還未待幽若細想,那蛇已游到她腳邊,然後纏繞著她的腿一點點攀沿而上,滑膩膩又冷冰冰的感覺,嚇得她滿身的雞皮疙瘩。

蛇身一陣緊收,箍得她快要喘不過氣來。

何方妖孽?現出形來!

她在心裡大聲怒吼。卻見那蛇頭朝向自己,嘶嘶的吐著鮮紅欲滴的信子。然後頭部慢慢幻化成一個人頭的模樣,支撐在細小的蛇身上顯得十分滑稽,又十分恐怖。

茈萸!果然是你!

幽若哭喪著臉,完了完了,這回完了,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小丫頭,想不到這麼快我們又見著了 。」茈萸伸出舌頭,在她臉上輕輕一舔。惡心得她差點沒把今天吃的全吐出來。

「我也只是肚子餓了,想著隨便來長留抓個人回去殺了吃了,卻沒想到竟碰上你。你今天怎麼這麼乖的站在這裡一動不動啊?是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竟然讓我們幽若大小姐在這裡罰站?哎呀呀,可憐,真可憐,這大雪天的,凍壞了吧!來,姐姐心疼你,乖乖跟姐姐回去吧,不要像上一次一樣又溜了。今天,可沒有誰會來幫你了哦……」

幽若一臉的欲哭無淚。

花千骨眉頭緊鎖的推開門,見東方彧卿正坐在房間裡等她。抬頭對她微微一笑,那笑卻不似平常暖意襲人,反而顯得無比虛幻飄忽,仿佛輕輕一碰就會碎掉一般。

花千骨愣了一愣,心頭突然湧上一絲不祥的預感,卻又怎麼都捉不著。

「見到你小徒弟了?有什麼感想?」東方彧卿調侃的望著她,看她一臉無措的表情,定是不小心被幽若正面遇上了,一時不知如何招架應對吧。

「我自己都還是半吊子,哪裡會教徒弟,東方你不要也取笑我,糖寶呢?」

「吃飽了當然是睡了。我這幾日會加緊調查小月被拘在哪,時間不多,最好是能在五星耀日之前把他救出來。不然到時只能硬搶的話,難免又是一場大戰。」

「那我這些日子可以做什麼?」

「你努力修煉,越多沖開一層封印的束縛就越好。」

「……」

「骨頭,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從回來之後就想著能把小月救出來就救,救不出來就到時候拿自己去換。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真的讓天下人知道了,你才是真正的妖神,而小月不是,你認為到時有心包庇替你隱瞞的白子畫怎麼辦?」

花千骨頓時愣住了。的確……那師父不也成了千古罪人,一世清名毀於一旦?

「你要想救小月,又想保你師父,就乖乖聽我安排,不要莽撞行事。」

「嗯,我聽你的。」

東方彧卿點點頭,想了一會,突然目光深邃的問道:「如果……我是說如果,救了小月之後,大家也都沒事,你是想辦法回長留山,再回到你師父身邊,還是跟我,糖寶,還有小月一起走?」

花千骨心頭一震,笑著別開臉去:「事到如今,我已經回不了長留山也回不到當初了。當初選擇盜神器的時候,我就已經下定決心,也做好准備接受這個事實。只要師父好好的,我在不在他身邊都無所謂。」

「那你是說,你願意跟我還有小月糖寶一起走?找個地方隱居起來,以後都快快樂樂的生活,再也不管這六界的事?」

「可是東方你是異朽閣閣主……」花千骨心下紛繁不定。

「我是說如果,如果我可以拋下一切,骨頭,你願意跟我走,跟我離開這個地方麼?」

「我、我……」花千骨囁嚅著看著他深情的眸子,一時不知如何回答。離開了師父,她會願意跟東方在一起麼?還是寧願獨自一人浪跡天涯?

心下一痛,狼狽的擠出笑臉:「當然啊,我希望這輩子,一直和你啊,小月啊,糖寶啊,還有殺姐姐,朗哥哥,輕水他們在一起,永遠都不分開。」

「骨頭,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你把殺阡陌,軒轅朗,小月,還有輕水他們都當什麼?」

「我把殺阡陌當疼我的姐姐,軒轅朗是寵我的哥哥,小月和糖寶都是我的孩子,輕水和落十一他們是我的好朋友啊……」

「那我呢?骨頭你當我是什麼?」

東方彧卿突然握住她的手。花千骨往後微微退了兩步,從沒見過一貫溫柔的東方有如此強勢的樣子,她的心狂跳個不停,緊張的說不出話來。

「你……」

花千骨眉頭糾結成一團,正要開口。卻見東方彧卿又突然伸出食指放在了她唇上。

「好 ,還是不要回答吧。」東方彧卿輕歎一口氣,轉瞬又恢復成了平常模樣。

「反正……也只是如果而已……」再也不可能會有這個如果了吧,雖然能和她,還有小月糖寶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是他最大的願望。可是……就算她願意,也不可能了吧……

花千骨沒看錯他眉間一閃而逝的絕望與悲戚,心下的不安更甚。突然又回憶那日綠鞘死時,他曾對自己的所言,面色頓時蒼白。

「東方,你老實告訴我?!你多少歲了?是不是下次輪回已至?」

心頭揪做一團,默默一算。異朽閣的存在明裡暗裡加起來近千年,東方從自己十二歲遇見到現在已經快八年了。她每一次詢問他的年齡他總是避而不談,可是就算假設當初的他只有十七歲,現在也應該快二十五歲了。綠鞘死時所說的二十五年一輪回,是不是就快到時間了?

對於異朽閣的人來說,死亡猶如一場冬眠,根本就不重要,不值得傷心難過,更不值得一提,因為他們跳出六道,輪回全掌握在自己手中。物質不滅,輪回是靈魂以一種涅槃的形式獲得永生,而死亡只是另一個新的開始。

師父以前總是跟她說很多生生死死的大道理,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宿命。東方也總說凡事都要付出代價,沒有什麼好患得患失。

她是修仙之人,也知道東方作為異朽閣閣主的宿命近千年,她無權介入,更無權干擾他的輪回。他和師父都已跳出六界,堪破生死。

可是她不能!別說死,就是分離她也看不開!

從綠鞘那時她就時常會擔心害怕如果有一天東方也不在了,她該怎麼辦。她以前每次一想到這個事就心驚膽戰,而東方當時的刻意回避更是叫她惶恐不安。心底隱隱已經知道答案之後,就更加不敢細問。東方對她如此重要,她又如何承受每天倒數著他死亡的日子來臨?

那麼多年來,東方在她心裡一直是以無比強大,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形象出現,幾乎和師父一樣厲害。師父總是教導她,要她學會自己解決問題。可是東方寵她,憐她,幫她,她已經沒有了師父,若是連東方也離她而去……

花千骨狠狠咬住下唇,緊緊抓住東方彧卿的手。

「告訴我,你多少歲了?!」

東方彧卿沉默片刻,沒有說話。隨後輕輕一笑:「你暗地裡一直在擔心這個?骨頭放心,我已經二十六了,要死早死了。當時綠鞘死時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我這麼厲害,自然是累了膩了,想入輪回就入。不想入,誰還強逼得了我不成?現在這麼緊要的關頭,我無論如何也不會拋下你。等你哪天看我煩了討厭我了,要趕我走,我可能會覺得這一世做人太失敗,再輪回一次重新來過。然後下次我就會變成你喜歡的那種類型,說不定就能取代你師父在你心目中的地位了。」

花千骨看他一臉戲謔的笑容,不相信的拉過他手來,攤開他的掌心,一點點看著他手中的命輪,研究半天,再三確定的確是已經過了二十六了,這才放開手松口氣。

「真的不用像綠鞘一樣?那代價呢?你說凡事皆有代價,救我出蠻荒有沒有什麼代價?」

東方彧卿瞇起眼睛壞笑一聲:「有啊,當然有!」

「什麼代價?」花千骨身子一震,緊張的望著他。

東方彧卿突然貼近她的臉,溫暖的氣息曖昧不清的吐在她頸間。

「再一個吻如何?」

花千骨突然回憶到上次被他騙吻還有主動親他的事,臉頰頓時一紅:「我問的是你有沒有付出什麼代價,不是說我。」

「你放心,開條密徑而已,多花點功夫就是了,難得住我麼?不過你是真的該讓我吻一下的……」

「我的臉都成這樣了,你看著我難道不想吐麼?」花千骨慌亂的別過頭想溜,卻被東方彧卿拉回懷裡。

眼神陡然溫柔,慢慢低下頭來。

花千骨下意識的伸手想要推開他,卻終於還是忍住了。慌忙閉上眼睛,身子瑟瑟發抖。等了半天,吻卻始終沒落下來,睜開一只眼偷開。卻見東方彧卿笑謔的望著他,目光溫柔得快要把她都整個人都融化成水了。

「骨頭,知不知道,感情的事,越是不忍就越是傷人。你寧可勉強自己,也不想有一點傷害我,雖然這種珍惜和體貼讓我很感動。不過,對著你的什麼殺姐姐,朗哥哥,可千萬不要這樣哦!」

說著伸出手咯吱得花千骨抱著肚子笑得站都站不住。

感動得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她愛的是師父,可是對東方,心裡也是很喜歡的。只是心中有了那人,便再也容不下其他。如果有下輩子……

東方彧卿將依舊小小的她舉起來抱在懷裡。

「除了在你孤單的時候陪陪你,在你困難的時候幫幫你,比起你師父,我能為你做的的確是太少了。」

「沒有,東方可好了。」花千骨伸出手掐他的臉。

「答應我小骨,以後無論如何,都要像現在這樣,心頭不要有仇恨,不要恨你師父,也不要恨這個世界恨任何人。不是要你逆來順受,默默忍受傷痛和委屈。只是仇恨會讓一個人更加可憐可悲,你明白麼?」

「明白,就像清憐那樣……」

東方彧卿笑笑,摸摸花千骨的頭,突然聽到外面有腳步聲傳來,將花千骨放下地去。回頭見來的是雲隱。

「腳步慌慌張張的,出了什麼事了麼?」

「妖魔不知怎的抓了幽若去,殺阡陌率兵正在長留山,用幽若要挾白子畫把千骨從蠻荒召回來。整個仙界都驚動了,去了好些天兵天將,兩邊眼看就要打起來。」

「什麼?!」花千骨大驚失色,幽若剛剛明明還好好的啊,怎麼會一轉眼被殺姐姐給抓了去,莫非是剛剛在廚房……

糟了!

「骨頭你去哪?」東方彧卿連忙拉住她的手。

「我去找殺姐姐,救幽若回來,是我害她被抓走的。」

「你先別急,幽若身份不同,又剛拜你為師,殺阡陌不會輕易把她怎麼樣的。但是要是看你就這樣去,那就真不知道要怎麼樣了。你先坐下來,我幫你好好易個容。」

「沒事,我隨便做張面皮貼上就行。」

「殺阡陌看不穿,但春秋不敗和雲翳就說不定了,萬事小心為妙。」

「都是我,害了師父害了長留不說,這次又害了幽若。」

「傻瓜,這不能全怪你。你以為長留的實力就真的如此不濟,被殺阡陌步步緊逼到如此地步麼?」

花千骨一愣:「什麼意思?」

「我猜仙界和長留,根本就是在利用你牽制殺阡陌的力量。否則三界定會為爭奪妖神掀起大戰。可是你安危未定,殺阡陌根本無心妖神之力,不管雲翳他們如何勸阻,仍是一意孤行與長留作對。整個仙界,還有摩嚴和白子畫,這才遲遲沒有行動。不然你以為,他們會坐看被妖魔騎在頭上麼。還有不到一個月,待妖神一滅,仙界沒有後顧之憂,到時定當反撲。不過兩方對峙多時,忍耐都已到極致,我怕是等不到下個月了。幽若很有可能成為導火索。」

「那現在該怎麼辦?!」花千骨一臉驚恐,沒想到這事暗地裡還有這麼多因由。

「放心,你只要搞定你殺姐姐一個人就是了。」東方彧卿滿臉狡詐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