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0 章 鎮魂血石

A- A+

眼看東方彧卿不堪重負單腿已經跪在地上。花千骨心急如焚,再顧不得許多,筆直的向他飛去,七掌由各個方位同時向她攻來,她怒喝一聲,周身妖氣暴漲,硬生生將幾人彈開。

飛快的竄到東方彧卿旁邊,想幫他掀開巨石。卻不料一用勁,石頭反而更重了幾分,又往下沉了一沉。花千骨大駭,連連出掌,霓光亂舞,想將巨石擊碎,卻被盡數吸入石中。

眼看越來越重的巨石就要將東方彧卿壓倒在地。花千骨手上蔓生出粗大的木樁,撐住的同時,妄圖將東方彧卿從石下拉出。卻沒想到那石頭仿佛貼在他身上了一般,木樁也承受不住應聲折斷。

花千骨只能靠雙手把石頭抬著,抗力越大,石頭越重,不管花千骨如何使勁用力,都沒辦法將石頭掀開,反而到了一撒手,東方彧卿就會被完全壓扁的地步。

如此以來身後全無防御,花千骨結界大張,將七人隔絕其外,下唇都用力到咬出血來。七星君也不再硬攻,安靜的站在一旁,破軍星君唇齒輕闔,似是與誰傳音。片刻後,七人相視點頭,竟將璀星石收於袖中,剎那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糟糕,小月被他們帶走了!

花千骨想追,無奈卻不能松手,閉眼念咒,想用□術,卻沒想到□踏出剛兩步便又被陣法硬生生逼回體內。

東方彧卿被壓在山丘一樣的巨石下面,花千骨看不見他,只能大聲問道:「東方,你沒事吧?」

「我沒事,別管我,趕快追。不然就來不急了!」

花千骨哪敢撒手,用盡全力抬著,只覺得稍稍一卸勁石頭就會將他壓扁。

「有什麼辦法可以把這石頭移開?」

東方彧卿兩手抵在胸前無奈的笑:「你師父竟想出這種方法來困住我拖住你,真是……」

花千骨急道:「壓著你了麼?疼不疼?」

「還好,撐得住。」

源源不斷的真氣向雙手湧來,那石頭仿佛有生命一樣,停止了增加重量,卻每當花千骨試圖用力時又往下一沉,嚇得花千骨不敢再亂來。而當花千骨真氣不濟時,又會微微減輕一點。

二人一個被壓住一個不敢撒手,竟在七星陣中一困就是好些天。什麼方法都試過了,就是移不開巨石。傳音,吹哨,妄圖搬救兵也根本傳不出陣中。眼看五星耀日馬上就要到了,花千骨猶如熱鍋上的螞蟻。

周遭茫茫雪白一片,望不到邊,是虛空仿佛亦是幻境。

白子畫注視著眼前巨大璀星石中正在沉睡的天真孩童,肌膚晶瑩,吹彈可破。

「南無月。」他開口輕喚,聲音繚繚在虛空中散去,有如炊煙。手輕輕在石上一碰,銀光乍閃,南無月慢慢從睡夢中醒了過來,睜開水亮的眼睛迷蒙的望著他,繼而露齒一笑,聲音像風中鈴音。

「花花師父!」

白子畫眉眼間難得的有了一絲暖意:「睡得可好?」

「恩,剛剛做夢了,夢到花花姐姐給我做好吃的。」

白子畫抬起手來,盡然絲毫沒有阻隔直直的穿過璀星石,伸到南無月的面前,掌一翻,手心裡居然多了一塊桃花酥。

「你花姐姐以前做的。」

南無月伸出兩根小手指小心翼翼的拿起來喂進嘴裡,甜得樂開了花。狼吞虎咽吃下肚去依舊眼巴巴的看著白子畫。

白子畫微微一愣:「沒有了,只剩這一塊了。」其他的都被他吃完了。

南無月不甘心的鼓起腮幫子,意猶未盡的吸著自己的手指頭。

「花花姐姐回來了麼?」

白子畫點點頭,抬眼看著他小腳丫上套的那串佛珠。

「可是她救不了你,也不能救你。你大限已至,害怕麼?」

南無月趴在晶壁上笑嘻嘻的看著他:「不怕,花花姐姐說過,死一點也不可怕。出來之後,會有很多人想要抓我殺我,這雖不是我的錯,但是別人也沒錯,叫我千萬不要恨,心裡有了恨,就會成魔。我不怕死,我也不恨,我就是不想和花花姐姐分開。花花師父,我能再見姐姐最後一面麼?」

白子畫不說話,輕碰璀星石,南無月又再次昏昏睡去。

身子化做一團雲霧慢慢消失,再出現時,竟是從笙簫默的銀簫中如煙霧又緩緩化出。

「明日你和師兄負責押送南無月去昆侖山吧。」

笙簫默將簫放入墟鼎之中,眼神玩味的望著他:「你不去?難道是不忍心看南無月受刑?要是千骨他們來劫人怎麼辦?她現在的力量可大可小,暴走起來我們不一定對付得了。」

「她去不了了。她不會為了救小月而拋下東方彧卿的。」

笙簫默無奈的搖頭:「你為何不干脆直接和她說。南無月造化天地中,雖滋生於邪惡卻是蓮出不染,更被千骨教得純真善良,已有了三魂七魄。你要滅的只是他的妖神之體,讓妖神之力成為無源之水。而南無月的魂魄則由你引渡,再入輪回,重獲新生。你好好跟千骨說,她又怎會不明白,還來劫人。」

白子畫搖頭:「你不懂她。我們自然是勘破生死,哪怕肉身寂滅,只要一息魂魄尚存也大不了再度輪回再次修煉一切從頭來過。本我未變,無甚差別。可是她執念如此之深,又怎麼可能看得破?對她而言,死了就是死了,那個人那些過往那些記憶就都會隨著逝去煙消雲散。南無月對她而言,是既重要又唯一的生命,她絕不可能輕易捨棄。」

笙簫默皺起眉頭,的確一個簡單的靈魂未滅,重獲新生。就可以改變他們殺戮一個什麼錯都沒有,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的事實麼?

突然摩嚴推門而入,面色冷峻。笙簫默疑惑的看著他,白子畫見他神色卻已了然。

「不在了?」

摩嚴點頭:「別說人,連島都不見了,仿佛憑空消失了一樣,到處都追查不到行跡。」

「不可能人間蒸發,那麼多人,應該只是用異術藏起來了。」花千骨出了蠻荒,白子畫自然也推算出其他人一起出來了。布置許久,打算將他們一舉擒獲,卻沒想到被他們逃了。

「群龍無首,他們各個都自身難保,應該不會上瑤池鬧事。」

「不能麻痺大意,那些人隨便一個出來,就夠鬧個天翻地覆,何況如此數量,勝過十萬天兵天將了。東方彧卿既然能事先知道我們會去島上緝拿他們,還知道我們用何方法。不能保證他是不是明日也部署好了。雖然他人不在,但是還是小心為妙,出不得半點茬子。」

「那妖人如此難對付,一日不除,終是心腹大患。我就不明白師弟你既已把他困住,為何不直接殺了。難道還怕那丫頭恨你不成?」

白子畫淡淡轉身,不發一語,走了出去。

花千骨和東方彧卿仍舊被困在巨石之下。雖是危急時刻,他們二人卻從未單獨相處那麼久,東方彧卿倒有些因禍得福的感覺。能在臨死之前,給他那麼多時間和她在一起。

什麼也做不了,唯一空閒的是嘴巴,便不停的說話。花千骨有妖神之力,東方彧卿卻終究只是凡人撐不住太久,石頭大部分重量還是由花千骨扛著。十多天下來,二人不吃不睡都已精疲力竭,花千骨為了小月更是擔憂焦慮。

「真的沒別的辦法了麼。」花千骨都恨不得對著石頭用牙咬了。

「這石名叫鎮魂石,本就是專門用來鎮壓仙魔和妖魂的。更何況你師父在上面做了法,更難解開。」

花千骨欲哭無淚,師父想把她困在這,等殺了小月再來收她?

「不要急,會有人來救我們的。」

「可是我們沒辦法求救,沒人知道我們被困在這裡啊?」

「有心人自然尋得到。」東方彧卿聲音稍顯疲態,卻依舊輕松自如,好像一點都不擔心。

「誰啊?殺姐姐?」似乎每次自己遇上麻煩,都是他趕來救自己。

東方彧卿突然不說話了,側耳傾聽,嘴角露出笑意。

「他來了。」

花千骨四處張望,卻什麼也沒看見。突然感覺東面有異,果然兩顆星子之間,慢慢突然現出一個人的身形。青衣飄飄,面目駭人,不是竹染又是誰。

「竹染!」花千骨有些激動,他怎麼找來的。

「神尊。」竹染面上一絲若有似無的微笑,躬了躬身子。

「你怎麼會來?」

「明日就是五星耀日,屬下見神尊遲遲未回,就各處尋找,卻怎麼都感知不到神尊的氣息。後來雲隱告知屬下神尊和異朽君來闖七星陣。我猜可能是被困於此,就想辦法上來。」

「其他人呢?他們怎麼樣了?」

「天庭有派大軍來剿,雖設下天羅地網,但多虧異朽君早有應對,所以大家都安然無恙,也沒起正面沖突。經過一個月的治療調整,大部分人的法力都已恢復如常。雖有一些不安騷動,但是有斗闌干前輩在,沒人再敢多生事端。」

「他的腳呢?」

「多虧神尊上次送來的和著神尊血的膏藥,已經全好了。如今放眼六界,怕是再沒有幾個是他對手。」

花千骨本來想問藍雨瀾風有沒有去找過他又說了些什麼,後來一想還是算了,見面後直接問比較好。

「大家都已經整裝待命,就等著神尊回去,一聲命下,攻下昆侖山,揮兵仙界。」

花千骨皺了皺眉頭,南無月是要去救,如今已經沒有時間,只能直接上昆侖山搶人了。可是如果帶大軍去,就擺明了和仙界為敵,准備開戰了。

她一時茫然:「東方被壓在鎮魂石下,先想辦法救他出來再說。」

竹染點點頭,突然抽出刀往花千骨臂上割去,卻被她身上真氣彈開。

「神尊,借血一用。」

花千骨無奈,又是用她的血,可不可以換個別的東西,不過也是,總不能割肉吧。

竹染墟鼎中取出筆,沾了天河裡的水,混著花千骨的血開始在鎮魂石上留下的符咒上又蓋了一層上去。二者一面相互融合一面相互侵噬,仿佛無數條血蟲在打架一般。很快全部干結成塊,從石上脫落,化做塵埃。

沒了符咒,花千骨頓感鎮魂石輕了許多,低喝一聲,凝結妖力,使勁一沖,終於把鎮魂石抬了起來。山丘一樣的鎮魂石在空中越變越小,最後變作普通石子一樣掉進天河裡。

東方彧卿此時已是手腳僵硬,在花千骨的攙扶下慢慢起身,看自己一副灰頭土臉的樣子不由覺得好笑。

「你倒是厲害,居然可以用禁術來解白子畫的咒。」

每次施用禁術,定要付出血的代價,上回的妖殺陣是用的那數千人的血,這回用的則是花千骨的。

竹染淡淡一笑,不露聲色。

「不過你也好耐性,在九重天上徘徊那麼久,非要等到最後一刻才進來救我們。」

竹染臉上笑意更深。

花千骨聽東方彧卿這麼一說立刻明白了,自己這麼久以來的行蹤其實全在竹染掌握之下。他為人深不可測,尤其擅長歪門邪道之術。東方彧卿料定他不會眼睜睜看自己受困於此而讓滿盤計劃落空,定會想辦法救她。可是同時又一心想讓花千骨帶兵上昆侖,為了南無月正面同仙界交戰。故而一直拖到最後一刻,時間來不及了才現身。

而如今,是真的來不及了,光靠她一人之力是絕對不可能從十萬天兵手中救出小月的,只能帶著蠻荒眾人前往。不管是脅迫也好,威逼也好,大戰也好,怎能眼睜睜看小月枉死?

竹染知她已別無選擇,朱筆輕揚:「神尊你們先站著別動。我順便幫你們把氣息隱了,一會出了七星陣才不會被發現。白子畫以為你們仍被困在鎮魂石下七星陣中,瑤池的守衛少很多,眾仙也不會太提防。特別是神尊,你太多血融在白子畫體內,他就算算不出來也能感覺到,需要封得嚴一點。」

花千骨點點頭,摘下面皮,讓竹染在額上寫了許多符咒。二人氣息全被遮掩之後,竹染又從墟鼎中取出一物。

「星宮盤?」花千骨和東方彧卿都不由得一驚,此寶物已失傳很久。

「這是我多年前偶然所得之物,不過我的法力不足,操縱不了,也不知道方法,平時只能當作玩物,還要麻煩神尊和異朽君了。」

花千骨沒時間細想,接過星宮盤,跟著東方彧卿的的口訣和指引,催動妖力撥動盤上的星宿。周遭七個猶如太陽般的星星也跟著在緩緩變動位置,斗換星移之間,三人已找到陣法的出口。

下了九重天,三人直奔回島。此刻方圓百裡的小島被巨大的透明氣泡包裹著,整個漂浮在雲裡,從外面看上去卻是透明的什麼也看不到。

東方彧卿一面集結蠻荒眾人,整個小島戰艦一般飛向昆侖,一面卻又似乎故意將竹染調開,暗地裡要他帶一些人去長留攔阻白子畫。

「白子畫沒有去瑤池,但是一旦知道出事定會火速趕來。無論如何一定要攔住他,哪怕只是拖時間也好。你知道骨頭對他,只要他沒來,這場仗我就有必勝的把握。若是他來了,情況可能會完全脫離控制。你如果真想向摩嚴報仇,記住,千萬不能讓白子畫出現在昆侖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