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0 章 雲頂天宮

A- A+

隱隱約約傳來門被打開的聲音。是她?是她來了麼?

眼前模模糊糊看不清楚,闔動一下乾裂的嘴唇,緩緩抬頭,只看見一襲青衣便又慢慢閉了眼睛。

「尊上,這些天可還好?」

竹染聲調中毫不掩飾著快意,仰視著面前被高高吊起綁在殿中金柱上的白子畫。

見白子畫並不搭理他,也一點不覺得無趣的緩緩繞著柱子一邊轉一邊說。

「我知道你很失望,可是我話已經帶到了,是神尊自己不想見你,可不管我的事。」

白子畫手指微微動了動。

她不肯見他,她還是不肯見他,不論受自己多少傷害都不曾有過一絲怨言的她,終歸還是因為間接害死了糖寶而埋怨他……

一年前她把宮鈴的碎片扔在他的面前。她說,從今往後,我與你師徒恩斷義絕——

心狠狠的抽搐著,大腦因為缺氧一陣暈眩。這是一生中,最讓他肝腸寸斷的畫面。他盡了全力,卻終究還是將二人逼上了絕路。

竹染突然騰空而起,飛到他面前,滿臉笑意的看著他。

「被綁在柱子上的感覺怎麼樣,可惜沒有□釘,不然我還真想讓你多體會體會琉夏和神尊當時的恐懼和絕望。」

白子畫輕閉著雙眼,哪怕仙身已失成了凡人,哪怕被吊在這裡近一個月,卻依舊塵埃不染,不見半點狼狽之態。只是一張臉還有唇都蒼白憔悴得如紙一般。

「看著我!」竹染微微有些慍怒,不敬的伸手抬起白子畫的下巴。白子畫雙眼一睜,精光一閃,竹染手抖了一下,不自然的放了開去。心頭不由對自己又有幾分懊惱,最是看不慣他這樣高高在上的樣子,把他綁在這就是想要故意羞辱他,如今明明輕而易舉,卻總是下不去手去。

不能動他,不是因為自己心軟,只是因為神尊,他給自己找了個理所當然的理由和台階下。

「當年如果不算上你後來在摩嚴面前講我的壞話,對我也算是極好的。我這人比較小心眼,一向喜歡恩將仇報有仇必報。我知道你此次來用意何在,神尊對你早無師徒情分,你不要白費心機。否則她不殺你,我自會殺你。」

白子畫依舊沉默不語,很早就看出竹染的野心和不擇手段,努力導他向善他卻始終不知悔改。可惜那時師兄太過護短,否則以當時竹染殺過的人犯下的罪行,自是死不足惜,卻偏偏有琉夏做了他的代罪羔羊。

竹染伸手點了他穴道,喂了兩粒朱果給他吃。畢竟白子畫如今已是凡胎俗體,不吃不喝吊在這裡撐不了多久。神尊雖看上去是不管不問,可真若連白子畫也死了,還不知她要變成什麼樣。

突然門外有人來報,春秋不敗硬闖雲宮神尊殿。竹染再顧不得白子畫,急沖沖的趕了過去。

花千骨冷冷的看著跪在自己腳下的春秋不敗,一語不發。

春秋不敗的長發垂在地上,額頭緊緊貼著地面,聲音顫抖卻堅硬。

「求神尊,讓魔君陛下醒過來,屬下和二界妖魔緊記神尊大恩大德,出生入死,做牛做馬,在所不辭。」他不懂也不明白,花千骨明明已經成了真正的妖神,有了讓殺阡陌醒來的力量,卻為何不救?自己過去雖得罪過她,但魔君一向對她疼愛有加,兩人關系也一直很好。如今明明舉手之勞,她卻為何置之不理。難道人變了,心也變了麼?一年來他不得不聽命於她,跟著竹染征討仙派,幾度求她,她都無動於衷。如今他不在乎誰是六界之主,也不在乎花千骨會不會殺他,他只想魔君早日醒過來。

「屬下知道當年太白之上罪不可恕,請神尊降罪責罰,春秋死不足惜。但是魔君陛下對神尊情深意濃,就算醒來也絕不可能和神尊爭奪帝位,請神尊念在往日情分,救他醒來吧……」

花千骨緩緩站起身來:「不用再說了。來人,把他拖出去。」

「神尊!」春秋不敗只能拼命的磕著頭,鮮血染在晶瑩剔透冰玉鋪成的地面上分外刺眼,花千骨衣袖輕舞便抹了去。任憑春秋不敗被隨從拉了出去,徑直走入後堂。

才剛躺下,竹染已立在門外。

花千骨冷冷呵斥:「幹什麼一個接一個來煩我,你又有什麼事?」

竹染自然知道春秋不敗為何而來,便也不再提,只低聲道:「神尊既然回來,想不想去見見霓漫天。」

房內沉默許久:「她如何?」

「一切遵照神尊吩咐。」

門開了,花千骨走出來已換了一身衣裙,華麗的金色暗紋籐蔓般爬滿袖口,紫色毛領高束,遮住了半邊臉頰。低垂著眼,因為妖化而比常人長了兩三倍有余的睫毛彎彎翹起。美卻不若殺阡陌的那種閃亮逼人,望上去只是一片死水。

隨竹染進入一處偏僻的矮殿內,就算看到霓漫天的那一刻,臉上也沒有絲毫波瀾。

霓漫天黑洞洞的眼眶內眼珠已被挖掉,爬滿了蛆蟲,聽到來人聲音聲嘶力竭的大叫著。

「花千骨!花千骨!你殺了我!你殺了我!」

……

「神尊只交代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八個字,至於其他具體的竹染就擅作主張了,還希望神尊能夠滿意。」

滿意麼?

被活生生挖去雙目,身上蠅蠅爬滿了各種各樣的毒蟲,日日夜夜蠶食著肌體,在她的口鼻眼耳中爬來爬去。沒有了右臂,從膝蓋下面也被啃噬殆盡,如同一個蟲彘一般被吊在空中,滴淌著鮮血和膿液。在身體沒剩下多少之時,再服用仙丹重新將下身肢體筋骨皮肉長回來,日日夜夜在極度清醒的意識中受著這樣永恆的痛苦折磨和輪回之苦。

花千骨直視著她體無完肌的樣子,想在心中找一絲快意,可是沒有,什麼都沒有。死掉的心早已什麼都感受不到了,無論是傷痛,歡樂,還是憤怒。她就這樣靜靜的看著霓漫天,看著比當年初上茅山見過的更血腥更殘忍的景象,麻木的如同看著一處平淡的風景。

「為什麼殺了我師父!為什麼殺了我師父!花千骨,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我詛咒你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霓漫天早就已經瘋掉,在眼睜睜看著落十一死在她面前的時候就瘋了。她只是恨只是嫉妒,卻沒想到花千骨竟會為了糖寶殺了師父。怎樣折磨她都不要緊,為什麼要殺師父!他明明,什麼錯都沒有,錯的是自己,是自己啊……

淚水從黑洞洞的眼眶裡流下,她終於後悔了,不後悔自己曾怎樣對待花千骨或是殺了糖寶,只是後悔居然是她間接害死了師父。

「你殺了我!殺了我!」聲音顫抖著,有蟲不斷從她嘴裡爬出。

她不過是殺死一條蟲子,花千骨竟用千百萬只來折磨她。她總是輸給她,她以為至少有一點比她強,就是比她狠比她毒,卻沒想到還是輸給她。花千骨,你才是世上最殘忍最無心之人!活該受天下人唾棄,活該你師父不要你,你怎麼就不死在白子畫劍下!

花千骨靜靜的看著霓漫天:「我不會殺你,不會再讓你再去打擾糖寶和十一。你也不配,髒了我的手。」

有些遲鈍的轉身,慢慢的向外走去,充耳不聞霓漫天的瘋狂而尖銳的慘叫和謾罵聲。

「怎麼,神尊心軟了?」竹染笑望著她。

「你果然厲害。」她以為霓漫天最多受些殘酷的皮肉之刑,卻沒想到竹染可以這麼狠,這樣的刑罰對於一貫美麗而驕傲的她遠勝於剝皮之痛千萬倍。

「神尊之命,屬下自當盡力而為。」對於所有傷害過他和他在乎的,他從來都不手下留情。

「神尊還有什麼地方覺得不滿請盡管吩咐。」

花千骨搖頭:「既然交給你了,你自己拿主意不要再來問我,我只要求她活著。」

要霓漫天活著,要她活著——

自己活多久,她就要活多久。對她的恨,還有糖寶復生如今已是支撐著她存在的全部。

打開臥寢的暗格,朝裡走了進去,撲面而來的寒氣遇到她似乎都退避三捨。

穿過空蕩蕩的冰廊,是一間巨大的,布置華麗精美的臥房。夜明珠柔和的光幽幽照亮每一個角落,花香遍布的床榻上躺著絕世的美人。

花千骨安靜的在一旁坐下,低頭看著,看著他紅潤的臉頰,睡得兀自香甜,情不自禁伸出手想要觸摸,卻在最後一刻停住,迅速收回,仿佛這一碰,就弄髒了他。

姐姐,你想我了麼?你想醒過來麼?

……

的確她現在輕易就可以將殺阡陌從夢中喚醒,可是醒了之後呢?讓他看著她如今長大後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麼?

他最喜歡她單純傻乎乎的模樣,那個疼她愛她總是恨不得掏小蹺給她的姐姐。

因為重視,所以在乎。不想被他看見,不想看見他心疼的樣子。

她以為霓漫天那慘不忍睹的景象會讓她吐出來。可是她沒有,什麼感覺都沒有。

再也回不去了,如今的小不點,是個徹頭徹尾沒有心的怪物。

她沒有臉見他,更無法面對他清澈的眼眸,就讓她再徹底的自私一次……

姐姐你好好睡,你不是最喜歡睡覺的了麼,就當做了一個長長的夢,夢裡的我還是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我保證一定會讓你醒過來,就在我死的那一天……

-----------------------

「神尊,明日屬下要率兵攻打蓬萊。」

「知道了,我說了這些事不用向我稟告。」

「霓千丈畢竟是霓漫天的爹爹,屬下是想問,需不需要蓬萊滅門。」

「隨便你。」花千骨頭也不抬。

「神尊,春秋不敗已經在外面跪了幾天幾夜了,現在還在外頭。」

「他喜歡就隨他去,不用管他。」停了一會又道,「白子畫呢?還在雲宮?」

竹染似笑非笑:「屬下無意與他為難,是他自己不肯離開。」

花千骨緩緩下榻:「我去看看。」自己無愧於他,何必相避。

二人行到關著白子畫的大殿,幾丈高的門吱呀呀的緩緩打開。空蕩蕩的殿內,金柱上綁著的白子畫格外刺眼。

花千骨面無表情:「這就是你說的自願?」

竹染笑,不置一語。

被吊了一個多月的白子畫身體極端虛弱,似是處在昏迷之中,聽見有人來了,還是忍不住慢慢睜開眼睛。

小骨。他唇輕輕闔動兩下,沒有發出聲音。

下面紫色的身影是他極其陌生的,連周身冷冷的氣質都是,仿佛另外一個人,而不是他相伴多年的徒兒。

再次相見,沒有喜悅沒有痛苦沒有激動,就這樣靜靜相對著。

「白子畫,你來做什麼?」本已決定各不相關,他如今區區凡體,何苦來自取其辱。

白子畫淡淡看著她,終於開口吐出兩個字:「殺你。」

她雖不再當他是師父,他卻始終當她是徒弟。她做錯了,他就不能置之不理,必須清理門戶。這是他對她的責任,也是對天下的責任,哪怕大錯終究是由他促成。

花千骨垂下眼眸,一年來頭一次有了想要冷笑的沖動。可是嘴角依然僵硬,做不出任何表情。

哪怕事到如今,他還是一心想要殺她。

花千骨抬頭看著他:「白子畫,你不欠我什麼,而我欠你的,早已經還清。想殺我,可以,各憑本事。看在終歸師徒一場的份上,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你仙身因我而失,我再給你一滴血,你當作施捨也好補償也罷。法力恢復,就立刻離開。」

白子畫定定的看著她,緩緩搖頭:「殺你之前,我不會走。不然,你殺了我。」

他的眼睛不再明亮卻依舊深邃,花千骨看不懂。他是一心來求死的麼?還是他覺得自己的感情可以一再利用,一直被他擺布?

「好,既然這是你想要的……來人,把他帶我房裡去。白子畫,從今往後,你可以時刻呆在我身邊,不論任何手段,隨時想殺我都行,憑你的能力。但是當然,我不會再在你身上浪費半滴血。」

花千骨眉頭微皺,轉身離去。白子畫一從柱子上放下來就暈了過去。

竹染看著花千骨離去的背影滿意的點點頭,總算在她身上看到一丁點的情緒了。果然,這世上只有白子畫才做得到。

……

花千骨,我希望看到你還活著。